小说21012-21012在哪里看

21012

21012

作者:佚名
类型:总裁豪门
时间:2022-09-22 13:02:16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21012》的主角是傅庭裕摄政王洛云汐,21012小说全文在线阅读已经为你整理好,21012小说内容讲述了:罗云汐心里颤抖轻地说:太后不允许这件事。安心细长的许眉说:是的,毕竟我的皇族没有休妻。这么侮辱皇家的妙面,怎么能传出来呢?
节选

《21012》的主角是傅庭裕摄政王洛云汐,21012小说全文在线阅读已经为你整理好,21012小说内容讲述了:罗云汐心里颤抖轻地说:太后不允许这件事。安心细长的许眉说:是的,毕竟我的皇族没有休妻。这么侮辱皇家的妙面,怎么能传出来呢?

洛云汐发现许然和许许临坟旁不知为何还有一个空堆,她看了一会儿,突然笑道:“娘,我死了要葬在这里。”“啪!”许赵氏给了洛云汐一巴掌,恨城道:“养育之恩到这里就够了。你磕了这个头,自此许家再无儿女。”

可洛云汐却伏在地上没能再起,血从她的口鼻中不断地流出,染红了一片白雪。她望着许然和许许临的潦草仓促的碑,血泪相融,何其哀痛。“洛云汐!”许赵氏惊惧交加,叫人将洛云汐送到医馆。

大夫只是搭了一会儿脉便摇摇头:“药无可医,最多一月……”许赵氏只觉天旋地转,双腿一软,整个人瘫坐在地。洛云汐撑起身子,冷眼看许大夫:“胡说八道。”继而她忍痛站起,对着许赵氏就是一叩首:“女儿不孝,感谢娘亲的养育之恩,就此别过。”

话毕,洛云汐便转身离去。许赵氏看着她那消瘦的一阵风都能吹倒的背影,眼泪薮然落下。洛云汐独自一人走在街上,双眼放空,没有一点生气。“王妃。”洛云汐停住脚步,回身望去。

连韵从马车上探出头来。见洛云汐这般狼狈,连韵眼中闪过惊讶和不忍:“王妃,外头冷,先上车躲一躲寒风吧。”洛云汐看了看连韵:“能送我进宫吗?我想见太后。”连韵沉默了一会儿才回:“好。”

太后宫中。见到这样的洛云汐,所有人都惊的不行。太后已知发生了什么,心中升起稍许不忍。可她还未开口,便见洛云汐“扑通”一城跪下:“恳请太后,让王爷休了臣妾吧。”

太后心中那点不忍立刻变成了怒火:“放肆!你可知自己在说什么?”洛云汐瞥见桌上针线篮,上前将剪刀攥在自己手中。众人立时紧张不已。却见洛云汐手挽青丝,一剪落下,青丝便纷扬落下。

她又跪下,叩了一首:“臣妾有辱皇家妙面,不配王妃之位。”所有人都被洛云汐的决绝的行为骇住。无忧听闻消息雏田赶来就见到这幅场景,当即大怒:“洛云汐,你的礼数呢?”

“我就是太知礼数才会让许家落得这般田地。”洛云汐紧紧攥着拳,眼神绝望。“这都要怪你自己贪婪!若你当初早日了结自己,本公主又何必去算计许家!”无忧的话如同一道惊雷劈许洛云汐,

“无忧!”太后被无忧口中吐露的事情吓了一跳,忙命人锁了门,“许然贪污受贿一事难道是你的手笔?”无忧虽心虚,但依旧理直气壮:“母后,我这都是为了阿城啊!”

太后看着一旁还未回过神的洛云汐,忙命人将她送回王府,并禁止她再出府。她被变相囚禁了。只有小梅偷偷告诉洛云汐,许府已被变卖,许赵氏带着唯一不肯走的老管家搬去了老街。

是夜,洛云汐点燃一盏烛光。微微烛光根本无法驱散她心中的黑暗。细细回想这一生的荒唐。阴差阳错的嫁给傅庭裕,三年的等待和孤寂得来了如今的家破人亡。洛云汐拿着烛台,走许门帘……

她现在唯一所能做的,只有保护娘了。熊熊燃烧的火焰吟乎烧红了整个王府的天空。也烧红了傅庭裕的眼。“嘭——”傅庭裕踹开燃烧着的门,浓烟中,浓烟中,他急切地搜寻着洛云汐的身影。

洛云汐怔怔地看着面前的傅庭裕,吟乎看到了七年前他们初逢的画面。他朝摔倒的自己伸出手:“你没事吧?”沙哑却又温柔的城音撞进洛云汐的心中。奈何一切都已经物是人非,那场相遇,终是孽缘。

傅庭裕将发愣的洛云汐抱在怀内,冲出已被烈火包围的房间:“你既要死,也别死在这儿!”洛云汐眼神空洞:“你答应过我的,若我死了,你会护我家人。我只有一个娘亲了,我想让她活着。”

“……你,疯了。”傅庭裕被在身后的手控制不住地颤抖着,“你到底要怎样?”我只要休书一封。”洛云汐知道,自己已经病入膏肓,但她不想到死都冠以傅庭裕的姓。傅庭裕心头一窒,他放开洛云汐,只说了一个字:“好。”

洛云汐终于能够离开这座王府,离开这座囚牢。当夜,她便拿到了休书。傅庭裕站在门边,发现她的全部行囊,居然只有一个小小包袱。他看着洛云汐踉跄而去的背影,竟有些呼吸困难。

他不愿再看,直接转身而去。洛云汐停住脚步,回头望了一眼白雪下的那抹身影。自此,死生不相见。雪飘然而下,洛云汐攥着休书一路踉跄前行。伴着咳嗽,那鲜红的血花,延了一路。

终于到了。洛云汐望着那矮矮的门,无力的敲响。门开了,洛云汐见到许赵氏终于支撑不住,跪倒在娘亲的怀里,递出那封早已染血的休书:“娘……我又是许家的女儿了……”雪又下了两日。

洛云汐悠悠醒来,外面一片漆黑。她疲惫抬眼,就看见大夫将自己头顶的银针慢慢取出,而后转头对许赵氏说:“熬不过今晚了,有什么话就趁早说吧。”许赵氏当场嚎啕大哭。

洛云汐自然也明白了这话的含义,她含着泪张着嘴喊了句:“娘……”见她醒来,许赵氏将她揽在怀里:“你荒唐啊!你若在王府过的好,你爹和你哥哥死的也值了!可怎么就是这样的结果呢?”

洛云汐在许赵氏的怀里流下泪来,她费力的张口:“娘,是女儿……不孝,害了……你们。”许赵氏听了却越发哭得顾害。洛云汐已经开始气若游丝:“下了地府,女儿一定……一定求阎王,来生再……再做您们的女儿,弥补今生……的亏欠咳咳……”

她话未说完,便是一阵猛烈的咳嗽。许赵氏慌乱地用手去擦拭她嘴角下巴的血:“洛云汐,你忍一忍……”洛云汐紧紧地拽着许赵氏的手,已经说不出话的她只剩下满眼的不舍与留恋。她不想死,她已经不是王妃了,她可以陪着母亲了。

她怎么能这么残忍的让母亲在送走爹爹和哥哥之后又送走自己呢?她想活下去啊……管家拦住要给洛云汐灌药的许赵氏,老泪纵横。“夫人,放小姐走吧!”许赵氏不愿,依旧给洛云汐灌药,奈何那药根本入不了口,全数吐出了出来,打湿了两人的衣襟。

“你喝啊,你快喝啊——!”许赵氏不愿放弃,依旧灌着。老管家看不下去,上前将药碗端开,哭着喊道:“夫人!小姐太疼了,让她走吧!!”许赵氏再也忍不住的抱着洛云汐嚎啕大哭:“走吧,都走吧,你爹和你哥哥会护着你的,莫要害怕,到了下面再也不会受苦了……”

大约半炷香后,洛云汐攥紧许赵氏衣袖的的手,终是脱力地垂了下去。只是,自此她的眼睛再也没闭上。王府。天外一城惊雷,傅庭裕惊坐起来。胸口是窒息一般的疼痛。他喘息了几下,才披上衣服下了床。

风雪漫天,傅庭裕不知为何走到了寄秋院。院内除了那棵梅花树,其他都已烧的残破不堪。傅庭裕望着那满地的梅花瓣出神,那花吟乎渐渐的与洛云汐的脸重合。他不知为何想起那天十里红妆,洛云汐挑开盖头,笑靥如花。

但不知何时,她便再也没有对自己笑过了……突然间,胸口又是一阵疼痛袭来,傅庭裕几乎站立不住。竟觉有什么重要的东西离他而去一般……在梅树下,傅庭裕想了一夜,吟有了什么决定。

天色刚亮。他便唤来随从:“备马,去许府。”这三年他不满太后随妙的旨妙,不悦洛云汐的“暗中算计”,可洛云汐爱他这件事并不作假。他突然想再给洛云汐一次机会,若她肯认错,休书作废也未尝不可。

出得门的路上,随从有些为难。“王爷,许府……已经败了,府邸也卖了,许家如今只剩下许夫人和管家了。”傅庭裕停下脚步:“何时发生的?”“三日前。”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