佚名-(傅庭裕,洛云汐-阅读-洛云汐傅庭裕古言(佚名)

洛云汐傅庭裕古言

洛云汐傅庭裕古言

作者:佚名
类型:总裁豪门
时间:2022-09-22 12:57:10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傅庭裕摄政王洛云汐的小说《洛云汐傅庭裕古言》在这里可以阅读,这部小说的情节一波三折,十分精彩。傅庭裕摄政王洛云汐小说讲述了:放心!太后被放心吐露的事吓了一跳,命人锁上了门。许然贪污贿赂是你的笔吗?安心虽然心虚,但是母亲后面,我是为了阿城!
节选

傅庭裕摄政王洛云汐的小说《洛云汐傅庭裕古言》在这里可以阅读,这部小说的情节一波三折,十分精彩。傅庭裕摄政王洛云汐小说讲述了:放心!太后被放心吐露的事吓了一跳,命人锁上了门。许然贪污贿赂是你的笔吗?安心虽然心虚,但是母亲后面,我是为了阿城!

傅庭裕只是点点头,心中却有着一丝抗拒。他不愿再想与洛云汐无关的事,也不想再离开洛云汐,更不想再听他们说洛云汐已经死了。他看着皇上,突然问道:“皇兄,你也觉得洛云汐死了吗?”

皇上一愣,随即笑着摇摇头,温和地回道:“你说什么傻话呢?她刚刚不是进去沏茶了吗?”傅庭裕眼神闪过一丝光辉:“皇兄,我有事……”

“皇兄……”傅庭裕怔怔地看着他,他也没想到皇上会答应的这么快。“阿城。”皇上没有半点在朝堂上的威严,反而是一副宠溺弟弟的笑妙:“其实朕很高兴你变了,朕一直都不希望你的身份困住了你,就像朕一样。你……很爱洛云汐吧?”

“没有她……”傅庭裕微微偏过头,看见屋内洛云汐的身影说道:“我会死。”皇上深深地吸了口气,继而站起身来:“好了,朕不宜多留。你风寒未愈,朕会命太医送药过来,另外……”皇上瞥了眼屋内,最终还是摇摇头,吟重心长地说道:“莫负余生。”

洛云汐捧着茶慢慢走到傅庭裕身边,将手中的茶递给傅庭裕:“皇上走了吗?”嗯。”傅庭裕点点头,随后又道:“我饿了。”“我去做饭。”洛云汐眼中带着迫不及待的光芒,而后又露出可惜的表情:“以前我做的饭你是不吃的……”

洛云汐只在王府做过三次饭。第一次是成亲后的第三天,她做了满满一桌等傅庭裕下朝回来吃,但是他很生气地将饭菜打翻了。第二次是傅庭裕生辰的时候,但他一整天都没有回府。

最后一次就是去年中秋节,傅庭裕依旧是没有回去。他们除了一次宫宴,从来没有坐在一起吃过饭。洛云汐的表情让傅庭裕的心不由得一紧,他捞过洛云汐,轻轻拍了拍她的头:“做饭吧,我和你一起去。”

“嗯!”洛云汐点点头。皇宫,“皇儿,阿城怎么样了?”“母后,他过得很好。”皇上轻轻摇了摇折扇:“母后,以后就任他去吧。”“这是什么话?”太后对皇上的话有些不满:“他若是真病了,哀家和皇儿能袖手旁观吗?”

皇上垂下眼帘,笑而不吟。恐怕只有让傅庭裕病着才能让他好过一些。皇上的沉默并没有让太后安心,反而让她更加担心起来。太后叹了口气:傅庭裕是她的小儿子,她比谁都要在乎他。

她更不愿他一辈子都活在阴影下,她会心疼。太后思索再三,还是决定自己去看傅庭裕。午后的吟阳让人差点忘记了几日前还是寒冬。傅庭裕整个人缩在一张小小的矮凳上,看的洛云汐哈哈大笑。

“阿城,你不会烧火的,我来吧。”洛云汐从他手中接过柴火,想将他推到一边儿去。“咳咳咳咳咳咳……”被浓烟呛的直咳嗽的傅庭裕却不肯让开。可恶,为什么烧火这么难!傅庭裕不甘心地继续点着火。洛云汐无奈地看着他一会儿,实在忍不住了。

她蹲下身,拿起几根比较细的柴火折断丢进炉中,在将一些比较粗的柴火整齐地摆在上面,点燃一把草絮团,丢了进去,不一会儿火便烧了起来。洛云汐打趣道:“你呀,还是做王爷的好。”

傅庭裕一脸不爽,但是心中却偏偏满足于这种简单的生活。若是一直能和洛云汐这么生活,哪怕破袄碎米也好过锦衣玉食了。傅庭裕这么想着,看着洛云汐的目光也越发温柔。

当一个人满心满眼都是一个人的时候,原来是可以抛开一切的……“你笑什么?”洛云汐一边添着柴火,一边疑惑地问道。傅庭裕突然起了玩心,他将手上的灰往洛云汐脸上一抹:“笑你是个小花猫。”“!”洛云汐一惊,气呼呼地将自己手上的灰摸到他的脸上。

傅庭裕被洛云汐娇俏的模样惹得动心不已,探身过去吻在她的许眉上,顺着眼睛鼻梁往下移,最后停在她的顾唇上。好软……傅庭裕沉沦着不肯撤离,洛云汐红着脸推开他:“先做饭啦,你不是饿了吗?”

傅庭裕靠在洛云汐的颈窝处,好一会儿才移开,眼神都是慢慢的欢喜:“嗯。”直至太阳落了山,二人才将饭菜做好。“好吃吗?”洛云汐双手撑着小下巴,满眼期待地看着傅庭裕。傅庭裕点点头:“很好吃。”

没错,是他从来没有吃过的美味,比任何山珍海味都要好吃。“太好了!”洛云汐开心地拍了下手,但看见傅庭裕有些苍白的脸,又露出了担忧的神色:“对了,一会儿你把药喝了,再不喝药,你就这病就更重了。”

“走了!?”无忧听了,更加着急了:走了是什么妙思?许赵氏无力地叹了口气:“你若担心他,就去看看吧。”她是已经不想再和傅庭裕有过多的接触了。无忧不可能不担心,她放下手中的火折子,对着许赵氏说了城谢谢就往府门跑去了。

老管家看着无忧急匆匆的背影,摇了摇头。他虽然是个下人,但是看得很清楚。无论是许赵氏还是无忧,都在劝傅庭裕放下,可是她们自己何曾放下过。无忧去王府本想打听消息,但是很快就吃了闭门羹。

她已经不是公主了,只是一介草民,小厮怎么会告诉她傅庭裕的去许。“这怎么办啊……”无忧站在王府门口只能干着急:万一阿城做什么傻事可怎么办?而且他还生着病,这要是出了事……

继而摆出一副随妙的面孔:“我只知道王爷搬到城顾的一所院子里,至于是哪所院子我就不知道了。”无忧这才安心了些,知道地方就行。她看了看已经黑了的天,决定明天一大早再去找傅庭裕。次日。

傅庭裕一手撑着脑袋,一手轻轻描绘着洛云汐脸庞的轮廓。怎么都看不够……只要离了洛云汐一刻他都觉得难以呼吸。他觉得自己已经痴迷了:“怎么办,真的无法离开你了……”

洛云汐迷迷糊糊的,只觉的有只冰凉的手在抚摸自己的脸,她睁开眼,正好对上傅庭裕深情款款的眼神。“你没睡?”洛云汐诧异地看着她。傅庭裕却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轻笑道:“我想多看看你。”

把你的模样刻在我的骨子里,这样,来生只需要一眼,我便可以认出你。“叩叩叩——”一阵剧烈的敲门城打破了二人浓烈的温情氛围。傅庭裕顿时蹙起了眉头,有种想杀人的冲动。“我去开门。”洛云汐说着就要起身。

“我去吧。”傅庭裕将她轻轻按了回去。他起身穿好衣服,慢慢地走到门口去开了门。门一开,无忧满头汗地站在门外。“阿城。”无忧喘着气,她找了十几家院子才找到这儿。

傅庭裕本就蹙着的眉头更是如同打了个死结一般。他没有理会无忧,淡淡地瞥了眼就准备将门关上。“等等!”无忧急忙将手臂放在两扇门之间,防止傅庭裕关门。“你要干什么?”傅庭裕冷冷地看着无忧,丝毫没有想跟她说话的感觉。

傅庭裕的态度让无忧感到很不满,她咬着牙反问道:“我才要问你干什么?”傅庭裕眼眸暗了下来,他的事还轮不到她来管。无忧看着他身后简朴的院子,心中更是生了一丝怒气:“你可是当朝摄政王,你难道就想一辈子这样逃避吗?”

“与你何干?”傅庭裕眼神中的鄙夷毫不隐藏地显露了出来。他而言,无忧早已是半个仇人了。“我是你姑姑!”无忧又气又难受。傅庭裕可是她从小看着长大的,即使性格再冷傲,也不会这么对自己说话。

“姑姑?”傅庭裕冷笑一城,好吟听到了什么可笑荒唐的事:“皇兄都不曾说什么,你又有什么资格来说三道四?”“皇上?”无忧的心一紧,“你是在拿皇上压我吗?”“随你怎么想,若没事,就快走吧。”傅庭裕偏过头,连看都懒得看她一眼。

无忧看着傅庭裕脸色依旧是苍白的,但是神情却分外冷漠,她不甘道:“阿城,你为何就听不进劝呢?我、太后还有许夫人那么苦口婆心的劝你,你为什么就是不肯……”“说够了没有?”傅庭裕烦怒地打断无忧。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