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大人,玉娘心尖之人知乎在线看

心尖之人知乎

心尖之人知乎

作者:可以叫我窈窈嘛
类型:悬疑灵异
时间:2022-09-22 11:07:48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玉娘宋大人宋珏是主角的小说是《心尖之人知乎》,该小说讲述了玉娘宋大人宋珏之间的情感历程。心尖之人知乎小说讲述了:宋大人说悦悦是他母亲强赛给他的,他碰也没碰过,还说那个女子是个戏子,现在工钱还没结。宋大人又说他本想八抬大轿娶我,可是他爹扭着他的耳朵说门不当户不对只让我做妾,等生了孩子再说,宋大人说委屈我了。宋大人还说要是过了这两年他爹要是不肯让我做妻,他就要带着我远走高飞气死他爹。
节选

玉娘宋大人宋珏是主角的小说是《心尖之人知乎》,该小说讲述了玉娘宋大人宋珏之间的情感历程。心尖之人知乎小说讲述了:宋大人说悦悦是他母亲强赛给他的,他碰也没碰过,还说那个女子是个戏子,现在工钱还没结。宋大人又说他本想八抬大轿娶我,可是他爹扭着他的耳朵说门不当户不对只让我做妾,等生了孩子再说,宋大人说委屈我了。宋大人还说要是过了这两年他爹要是不肯让我做妻,他就要带着我远走高飞气死他爹。

“大人说悦姑娘吗?”

“反,反正我,我没喝。”

我微微蹙眉,见宋大人面色有些红,连耳根子也红了。宋大人拉了我的手,说:

“玉,玉娘给的是甜的。”

我被宋大人逗笑了,哪有参汤是甜的,何况我都没给宋大人送过去。宋大人见我笑他也笑,还揉了揉我的头,我当时在想,宋大人好像是怕我吃醋。

宋大人姓宋,名珏,字子衍。外人看来宋大人为人两袖清风,风光霁月,是我朝之大幸的廉正清官。其实私底下,他们谁知道宋大人还会结巴,宋大人结巴这事,我不是撞见一次两次了,每每宋大人唤我“玉娘”,他总会结巴,我为宋大人捏把汗,怕他喘不上气来咽下去。

“玉,玉娘,替我研磨。”

“玉,玉娘,替我布菜。”

“玉,玉娘,我房里有虫子。”

我去了宋大人房里为他捉虫子,宋大人板着脸不理我,我见角落里有只翘了腿翻了眼咽了气的虫子。

我指给宋大人看,宋大人皱着眉,喝了口茶,面色凝重。我从宋大人的枕头底下抽出一本册子,说:“大人别再看话本子了。”

宋大人爱看话本子,我管不住宋大人,可宋大人看了话本子就把里头的小花招往我身上使。

夜深露重,我睡的昏昏沉沉的,模糊之间见一个人影停在了我的床头。我被吓醒了,抬头却见是宋大人。宋大人手里拿着足衣,带着不大不小豁口。宋大人将足衣塞到我怀里,说让我给他补。我慢吞吞地穿上了衣裳,眯着眼找出了针线,开始给宋大人补衣裳。

宋大人为我点了灯,我借着烛火,乍名乍现的烛阎窜的老高,我险些昏睡过去。补完了却见宋大人又从怀里掏出一双足衣,我耐着性子为宋大人补衣裳,奈何宋大人太败家,好些足衣都缺了口子。我看着宋大人的足衣上整整齐齐的口子,怀疑是宋大人自己剪坏的。我微微蹙眉看着宋大人,宋大人面色凝重地喝了口茶,说:“不是我剪的。”我叹了口气,给宋大人补了一夜的衣裳,宋大人认认真真地看着我补衣裳,喝了一夜的茶。

宋大人上早朝去了,我偷偷翻了宋大人床头的话本子,里面有一段是小娘子为砍柴的夫君补衣裳。

府里的嬷嬷让我学女德,我听话地学了。傍晚宋大人来我房里,我为宋大人打好了洗脚水,将宋大人的靴袜脱了下来,将宋大人的脚放在温水里轻轻搓着,宋大人看着我,问我为何这样。我说古代女子都是这样侍奉丈夫的,嬷嬷不让大人给我洗脚,说那样不合规矩。宋大人皱着眉将我拉入他怀里,凶巴巴地问我是哪个嬷嬷说的,还说要把人赶出去。我摇摇头,说夫唱妇随,宋大人可别教坏我。宋大人挑挑眉,似乎没想到我会这样说。

我与宋大人说三纲五常,宋大人不该对我那样好。宋大人摇摇头,义正言辞地说那嬷嬷教错了,天下没有女德这东西。我睁大了眼,宋大人在我面前说了瞎话。

过了一日,府上的女德便全被宋大人烧了,嬷嬷也被请了出去,那嬷嬷走之前还骂了宋大人,说宋大人没文化。她净胡说,我夫君是明嘉初年的状元郎。

府里有人说宋大人在伙房捣鼓东西都一天了,我好奇,便去看了趟。伙房的桌上摆着盘黑乎乎的东西,却不见宋大人,我拿起一旁的玉勺轻轻戳了戳,软乎乎的。不一会宋大人来了,大喊一声:

“玉娘,那不能吃!”

“我没想吃,卖相难看,大人快将那个厨子赶出去。”

宋大人黑了脸,偏不告诉我哪个厨子做的饭这么难看。还是那个舌头利落的小厮告诉我,那是宋大人自己做的饭食,我偷偷笑了。

今日是我生辰,府里的下人都张罗着给我庆生辰,许是我脾气好,性子软,他们更亲近我些。生辰宴办的风风光光的,悦悦是小孩子心性,凑到我面前双手捧着个兔子,戳着那兔子软乎乎的毛,笑嘻嘻地说:“小玉姐姐跟小兔子一样软乎乎的。”悦悦将兔子送我了,我摸着软乎乎的毛,想起了宋大人软乎乎的脑袋。可那个舌头利落的小厮说宋大人有要紧事,不能来给我庆生辰。我低头,也是,我只是个妾。

宋大人回府的时候已是日暮了,府里闹腾了一天,只有宋大人不知道有多喜庆。

我将悦悦送我兔子的事与宋大人说了,宋大人笑地爽朗:“我看着兔子耳朵跟你一点也不像,就叫小玉吧。”宋大人说着就开始揪兔子软趴趴的长耳。我红了脸,低头碾了碾手指,呸,宋大人太没规矩了!

宋大人下手没轻重,将那兔子惹急了,就咬了宋大人一口。我急着要叫人,宋大人却扯着我,不让我去。宋大人捂着手,蹲了下来,与那只兔子对视。那只兔子气性高,不理宋大人,团成个球,用屁股上的一小撮毛对着宋大人。宋大人气性也高,非要挪到那兔子跟前。兔子一扭身,还是不理人,宋大人急了,提着兔子耳朵就站了起来。那兔子也急了,伸直了毛绒绒的小短腿踹到了宋大人的俊脸上。我见宋大人面色不虞,忙将宋大人抱住了,宋大人小肚鸡肠,是会咬回去的。

宋大人叹了口气,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偷着笑了,宋大人跟个小孩儿似的。

宋大人从身侧的食盒中抽出了一碟小食,我没认出是什么,这次不是黑乎乎的,倒是发亮,还油光水滑的。宋大人为我备了碗筷,让我快些尝尝,我低头轻嗅,一股子酸味。总不好拂了宋大人好意,便进食了一小口。宋大人生了一双顾盼风流的狐狸眼,眸光微亮:“好吃吗?”

我说话悄声细气的,小如蚊呐。宋大人没听见,就凑到我跟前听。我攥紧了衣裳,使劲喊了一句:“不好吃!”

宋大人黑了脸,端着食盒子跟那一小碟油光水滑的东西,一声不吭地走了。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