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夫,明月楼画山海-古代小说阅读

画山海

画山海

作者:红豆薏米
类型:悬疑灵异
时间:2022-09-20 09:11:14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关于姜沅太子楚执御的小说《画山海》为当下热门佳作,该小说文风卓越,浑然天成。画山海小说讲述了:我已不记得那天是我被那人锁起来的那一天。当朝阳铺满这间屋子的时候,我看到了耀眼的阳光,也看到了明月苍凉地映照在那人脸上的掌印。那人有时很温柔,眼神里却流露出怜悯,他会带给我梅花饼,带给京城新风潮,带给两年前沈书珩赠我的诗集。
节选

关于姜沅太子楚执御的小说《画山海》为当下热门佳作,该小说文风卓越,浑然天成。画山海小说讲述了:我已不记得那天是我被那人锁起来的那一天。当朝阳铺满这间屋子的时候,我看到了耀眼的阳光,也看到了明月苍凉地映照在那人脸上的掌印。那人有时很温柔,眼神里却流露出怜悯,他会带给我梅花饼,带给京城新风潮,带给两年前沈书珩赠我的诗集。

我盯着花神贴许久,到底做不到同一群十四五岁的小郎君小女郎混在一处,且到时我是同贵妇们坐一处呢,还是陪着年轻人们玩闹呢,委实尴尬。

罢了罢了,我还是出门游京门的好。

于是便着了青衣,做了男子装扮,只带着一个侍女便出了门。

在家大醉了几日,甫一出门便见官道两边两道绵延的白线,竟是真的满城白绣球开。

我觉着这花开的怪异得可爱,分明已做了泉下泥,却又好似拼了命地爬回了人间。满城白花,倒也是千年难遇的奇景了。

我一路走走停停。本是愉悦的心情却渐渐磨灭。

太多了,一路上失了记忆的人太多了。譬如那书画阁的掌柜娘子,眼下已不记得自己的夫君儿女,再譬如路边云吞小摊上的老师傅,也忘了自己两鬓斑白的妻,然,他却还在一遍一遍地包着云吞。短短一段路,已是在路上撞到了三户人家的人出来扯回家人,“你要去哪儿呀!我们都在这啊!回来呀!!一大家子人都在呢!你上哪儿去?”越来越多失了记忆的人走到官道上。

你们在找什么呀?回家呀!为什么不看看身边喊你回家的人儿呢?你们怎么了?就这样忘了自己相伴半生,甚至一生的家人吗?

我只觉着眼眶有点涩,随意雇了架马车打算去往城郊。一路上与马夫谈天闲聊,说到京城新鲜事儿。马夫说,甭管失了忆的,没失忆的,都是可怜人啊。马夫又说,听说今儿个花神签开宴,不知是怎样的神仙光景,这自古流传的上层宴会,他们平头百姓多想开开眼。马夫又说,女郎此番到郊外,怕是能看到好一番景致,那里的白绣球都成了花海。

我看到他说这些话时,他的眼睛里无悲无喜。那些上天警示的流言到底只在上层流传。而这些百姓,他们什么都不知道,就这样一代代地卖着手艺糊口,期望哪一日子孙便能一朝跃了龙门,他们甚至不敢期望自己。

无端端地,我只觉着荒唐至极。

我忽然歇了赏花游玩的心思,只说掉头去明月楼。马夫自然没有不应允的。

到了明月楼,我给了马夫一串铜钱,他推阻再三,只说,无端端收了女郎这么多,到底不心安。于是我便不再强求。

进了明月楼,没成想映入眼帘的第一个人,竟是个穿着粗布衣的光头和尚。我觉着稀奇,和尚来吃茶听戏,稀罕。

我盯着人家滑溜溜的脑袋许久,那和尚终于回过头,竟是惠安大师!

大师冲我笑了笑,招了招手,我便在他一旁坐下。

“今日是场木偶戏,叫慈悲海。”惠安抿了口茶,“姜檀越可好生体味。”

我挑了挑眉,没再说话。

幕布揭开,三刻钟,却是讲了个菩提不渡,众生皆苦的戏。

“大师入佛门,却听这样一场戏,不觉荒唐?”我咬了口茶点,嗯,梅花馅的,不错。

他轻轻哂笑,“渡非渡,不渡非不渡,正如生非生,死非死,出世既入世,入世为出世,世间缘法,自有妙处。”

他抚了抚衣袖,正打算起身,我却百无聊赖地捻着梅花糕,“那我亦非我么?”

指尖一顿,他合掌朝我拜了拜,再无说法。

我盯着他离去的背影半晌,转头看着那幕布后的木偶,又低头掸了掸衣衫上的碎屑,叹了口气,“无趣,无趣得很啊,我们也走罢”。

踏上马车的那一刻,回首明月楼,我看到夕阳沉了下去。

在承恩候府的日子又像回到了我未出阁的日子,平淡却又美好。

这一个月我推掉了所有宴席,只是成日躲在书房渡这酷暑。闲时便去郊外陪阿绯说说话,倒也清闲。

直到一日我正在书房看怪异奇志,侍女突然进来递了份帖子,“殿下,是沈相府中递来的。”

我叹了口气,到底伸出手接了,细细瞧了瞧,他约我明日去明月楼一聚。

明月楼,我轻轻敲了敲书桌,说来自上次同惠安一别后,我再未踏入过明月楼。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