伞阿花伞大王-(谢云倾,楼彦娥-阅读-剪春烛(伞阿花伞大王)

剪春烛

剪春烛

作者:伞阿花伞大王
类型:悬疑灵异
时间:2021-12-23 09:00:40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楼彦娥谢云倾是主角的小说是《剪春烛》,该小说讲述了楼彦娥谢云倾之间的情感历程。剪春烛小说讲述了:他更是乐不可支,问我:“你也算是官家女眷,怎么说起话来,倒像没学过规矩似的。”“关起门来说话,您就当听一乐吧。”实际我也是真没学过这些规矩,我骨子里是个现代人,讲究的是男女平等,自由婚恋,哪怕此时套了个封建社会的壳,一时半会也转不过这个弯来。
节选

楼彦娥谢云倾是主角的小说是《剪春烛》,该小说讲述了楼彦娥谢云倾之间的情感历程。剪春烛小说讲述了:他更是乐不可支,问我:“你也算是官家女眷,怎么说起话来,倒像没学过规矩似的。”“关起门来说话,您就当听一乐吧。”实际我也是真没学过这些规矩,我骨子里是个现代人,讲究的是男女平等,自由婚恋,哪怕此时套了个封建社会的壳,一时半会也转不过这个弯来。

还好,遇见的是谢云倾,是这样好脾气的皇帝。

那天,我还问他,我说您后宫佳丽三千,人人都有这一遭,难不成您还个个都要问一句怕不怕吗?

“你们过去在家,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高门小姐,眼望着本府的院墙就算到头了。”他拍了拍我裹在被子里的肩膀,轻声说,“都说伴君如伴虎,小小的岁数进宫来,肩负家族兴衰,伺候一个素未谋面的男人,你们不容易。”

我裹在被子里,用肩膀拱了拱他:“您也不容易。”

他侧过脸来看着我,似乎不明白我为何要这么说。

“天天跟不认识的人一个被窝里睡着,谁比谁容易了?”我轻叹了一口气,说。

后来我才知道,就这一句,传出去那也够杀头大罪,可谢云倾非但没要杀我的头,甚至连动怒也没有。

甚至,他点了点头,附和我说,可不是吗。

我早听人说了,他喜欢楼氏,楼彦娥,我刚进宫那会儿,她还是明妃。

此人性子嚣张跋扈,又喜争风吃醋,为太后所不喜,可架不住皇帝喜欢她,喜欢她身上那一股子敢掀翻屋顶的疯劲儿。

楼氏也是穿越而来——她某次哼给皇上的小曲儿,调子分明是几年前的流行歌曲。

不止如此,听说这些年来,她靠着微博热搜上那些两性情感语录,把宫里的人唬的眼花缭乱,扰的太后不得安生。

可两个月前,我穿越而来,楼彦娥偏栽在了我的手里头。

说起来,是她先来找了我。

她说我瞧出来了,你也是个穿越的,不过我奉劝你,休想仗着那点子新鲜劲,就去狐媚皇上。

天地良心,我那会儿还指望着混到25岁能出宫去,对谢云倾是半点兴趣都提不起的,倒是她楼彦娥,拿这娘娘的身份当个宝似的。

听宫人们私下里说,她最是个好琢磨的,见天儿研究新花样,只为讨皇上的欢心——可所谓新花样,在我这个现代人面前,也不过是些司空见惯的老把戏罢了。

她来我面前示过威后,我本没搭理她,倒不是我大度,实在因为我也是个软乎性子,没什么脾气。

不过她消停不住,转天又不知因为什么事,杖死了某嫔妃的娘家丫头,那嫔妃去她宫中理论,她可倒好,杖死丫鬟,又打了主子。

那嫔妃挨了打,请贵妃给做主,贵妃娘娘是菩萨心肠,借着赏花时大伙都在,说了她几句,惹得她又是好一顿撒泼,直把贵妃娘娘给气哭了。

当日她在园子里撒野,疯疯癫癫,张牙舞爪的,一不留神踩了最盛,最艳的一朵牡丹花——那牡丹可不是寻常花朵,听人说,是取了中原最好的花株,与远地的品种配来,专给太后娘娘赏玩的。

宫里的东西最讲究,花花草草种在哪里,都是请神人来看过风水的。楼彦娥这一脚,直接把太后娘娘气得犯了心悸病,在榻子上躺了好些天。

谢云倾罚她,起初,是罚她去给御花园施肥。

这是专给下人做的脏差苦差,单论起来,其实罚得并不算清,但若比起她草菅人命,以下犯上,撒泼打滚,冒犯太后的罪名,这已是法外开恩了。

可楼彦娥还是不服,整日地在宫里头嚎,说这一朵破花,还能比人的尊严更重要吗?是不是?人一定要有尊严!女人一定要有尊严!无尊严,毋宁死!

谢云倾在大殿上朝,她也去嚎;谢云倾在书房写字,她也去嚎;谢云倾翻了别人的牌子,在里头正要忙活,她在外头拼命地嚎。

好巧不巧,当天被翻了牌子的倒霉蛋,正是我玉尔岚。

听她在外边嚎得慷慨激昂,我还以为她要带领旧社会女性揭竿起义,推翻封建帝制呢!

或许是我的表情不好,谢云倾问我:“你怕不怕?”

我说:“怕倒不怕,就是晚上吃多了,这会儿腹胀。”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