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定权,陆柏闻清末四大恐怖新娘案温泉谷小说-胡定权,陆柏闻小说叫什么名字

清末四大恐怖新娘案温泉谷

清末四大恐怖新娘案温泉谷

作者:陶球霸
类型:都市小说
时间:2021-12-23 08:25:37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章楚望卓雁芝《清末四大恐怖新娘案温泉谷》小说是作者陶球霸最新佳作,在这里给您准备了章楚望卓雁芝小说全文阅读,精选内容:我曾祖父他们四个人对着一堆资料,翻查了近两天时间,终于找到了当时胡定权的资金往来记录。
节选

章楚望卓雁芝《清末四大恐怖新娘案温泉谷》小说是作者陶球霸最新佳作,在这里给您准备了章楚望卓雁芝小说全文阅读,精选内容:我曾祖父他们四个人对着一堆资料,翻查了近两天时间,终于找到了当时胡定权的资金往来记录。

那就是说,有人故意把马牵走了。

这一点应该是确定无疑的。但无法肯定是旅馆内的人所为还是另有其人。这个旅馆位置比较偏远,按理说应该不会有外人在雷电风雨之夜跑来偷马吧。

不管怎么说,历经十年沧桑,黄泉旅馆内已经查不到什么有效线索了。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当年的当事人,向他们了解一些细节问题。

萧芝仪提议先去找襄阳的三个人,也就是当天在李涛房里的三个人。但叶文胜和刘探长觉得,应该先去汉口找胡定权,因为当年对于襄阳那三个人的审讯已经很详细了,而胡定权却一直没有找到。这次利用我曾祖父在汉口的关系,或许能够有所突破。最终,大家决定先去汉口找胡定权。

胡定权是做棉布生意的,但他自己没有产业,只是帮一些棉纺厂在其他地区发展代理,赚取提成。几经周折,他们才在一个小巷子里找到了胡定权的家。但胡宅早已换了主人,物是人非,而且房子已经被转手过一次,现在的住户根本不认识胡定权。

曾祖父一行对附近民居进行了一一走访。最终有一个卖豆腐的老人说,胡定权在十年前就已经不在这里了。案发后大概十来天,就有人来找他,之后他就一直没有出现过。

胡定权神秘失踪又隐藏着什么秘密呢?

正当大家一筹莫展之时,萧芝仪说,看胡定权老宅,应该还是有一些资产的。像这种小商人,他的钱平时会存在什么地方呢?

叶文胜立马反应过来说:「他们这种小商人经常在外跑,钱肯定不会放在自己家里面,肯定会存到银行里。」

我曾祖父也恍然大悟:「对啊,只要我们找到他存钱的银行,去查证一下,十年前他有没有把自己的存款提走,是不是他本人亲自去的,这样就可以证实了。」

于是,我曾祖父找到了与胡定权合作的棉纺厂。根据厂里一名老会计提供的信息,他们与胡定权的往来资金,都是通过汉口商业银行进行。

要在汉口商业银行这样的大行查找一个十年前的客户的信息,还是有一定难度。于是曾祖父设法与汉口财政局一名督办取得联系,请他出面,让汉口汇丰银行予以配合,终于得到了胡定权所在区域分行的领导的配合。

我曾祖父他们四个人对着一堆资料,翻查了近两天时间,终于找到了当时胡定权的资金往来记录。他账上的钱的确是被取走了,而且就是他本人取走的,有签字和手印,日期就在陆柏闻案发生六天之后。由此可见,胡定权是自己因为某种原因神秘失踪,而不是被人谋害。

值得注意的是,胡定权的账户显示,在其失踪前一天,有一笔一千五百大洋的巨款打到了他的账户上。转款人为陆鼎文。经过排查,与胡定权合作的棉纺厂里并没有一个叫陆鼎文的人。

萧芝仪说,世上恐怕没有这么巧合的事情,正好在胡定权失踪前打来巨款。这事应该与陆柏闻一案有关。这个陆鼎文应该是来自襄阳,说不定与那三个襄阳人有关。

众人回到襄阳。襄阳是刘探长的地盘,查案就方便多了。经过一番调查,发现这个陆鼎文很可能是房县的一个书画商人。当年陆案的亲历者中,有一位叫作刘听波的美术老师,说不定陆鼎文就与刘听波有关。

当我曾祖父一行兴冲冲地去找陆鼎文时,刘探长见面却大吃一惊。这个陆鼎文,不就是刘听波吗?

刘探长问刘听波为什么改名换姓躲起来,是不是与当年的案子有什么关联?刘听波解释说,这件案子当年实在是太轰动了,而他作为目击者受到很多人的骚扰,只能改名换姓,干起了书画买卖。

刘探长把陆鼎文转账给胡定权的转款凭据拿出来,和他对峙。刘听波见事情瞒不住,无法抵赖,只好承认。他之所以要从学校辞职,并且转钱给胡定权,是另外有人让他这么做的。这个人名叫蒋青,但是他们从来没有见过面,一直都是通过纸条联系的,但纸条早已被销毁。不过据刘听波所说,这个蒋青有可能就是在襄阳做生意的李涛。因为当年几个目击者除了刘听波和胡定权之外,只有李涛会写字。杜劲是农民,不会写字。

陆鼎文的身份查清了,萧芝仪又继续问了他一些问题。刘听波说,其实在黄泉旅馆之前,他就见过陆柏闻夫妇。两人在房县大清河摆渡时,温丽仪在船头踏空,不慎掉入水中。陆柏闻当场悬赏二十大洋要船上的人赶紧下水救她,最后是船夫把温丽仪救了起来。当时,刘听波就在同一条船上,但是陆柏闻他们不一定注意到刘听波。

刘听波当时想,是不是陆柏闻这个举动暴露了他是有钱人,引起了别有用心之人的注意。但当时警方调查时,他并没有把这个细节说出来,因为担心如果说出来,警方又会让他去指认很多相关之人,太过麻烦。

萧芝仪问他:「你们三个人,和陆柏闻夫妇直接接触过吗?」

「对警察讲了很多次的,杜劲和李涛跟温丽仪聊过,他们对那件『绝代佳人』婚衣很感兴趣,当天晚上聊天时还说想去借出来看一下。」

「你们三人那天晚上聚在一起,聊什么呢?」

「我们仨之前不认识,干的活计也不一样,有什么好聊的,就聊陆柏闻他们嘛。这两夫妻挺有钱,但又奇奇怪怪的,竟然主动住进那间婚房。我们就聊他们,聊他们那些宝贝。」

「那你们聊天时,也会经常关注他们那屋子了?」

「是,他们时不时地唱几句曲子,有些腔调我们都没听过,觉得蛮有意思。」

「这过程中他们有没有和你们打过招呼?」

「没有,但陆柏闻喊过几声『梁大爷』,要他来加点热水,但估计梁大爷他们没有听到。」

「之前你们都是在自己房内招呼梁老驴的吗?」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