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泉沟无头新娘-黄泉沟无头新娘小说阅读

黄泉沟无头新娘

黄泉沟无头新娘

作者:陶球霸
类型:都市小说
时间:2021-12-22 11:42:03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当下热书主角是章楚望卓雁芝的小说《黄泉沟无头新娘》,该小说内容扣人心弦,推荐阅读。黄泉沟无头新娘小说内容讲述了:案发后大概十来天,就有人来找他,之后他就一直没有出现过。胡定权神秘失踪又隐藏着什么秘密呢?
节选

当下热书主角是章楚望卓雁芝的小说《黄泉沟无头新娘》,该小说内容扣人心弦,推荐阅读。黄泉沟无头新娘小说内容讲述了:案发后大概十来天,就有人来找他,之后他就一直没有出现过。胡定权神秘失踪又隐藏着什么秘密呢?

虽然这是萧芝仪和我曾祖父在路上就讨论好的方案,但是当真正住进去的时候,这个阴森幽暗的房间,还是让人忍不住背脊发凉。在当时的人们看来,鬼神之说虽不可全信,但也不可不信。世界上确实有很多人们还无法破解的谜团。

巧的是,那天晚上黄泉谷也下起了阵雨。气氛和1923年6月17日那晚越来越像了。萧芝仪掀开窗帘,外面黑乎乎的一片,只能看到斜对面叶文胜他们的房间。他们两人也在房内讨论这事情。

萧芝仪在房内来回踱步,曾祖父问她有何收获,她支支吾吾说不清楚。不知不觉已过了十一点,大家赶了一天的路,人困马乏,就让店家送了热水,洗漱睡了。当然,我曾祖父席地而睡。

凌晨时分。一阵木枢转动的吱呀声把我曾祖父惊醒。他往窗户那边一看,上了闩的窗竟然被风吹开了。他心里暗觉不妙,想要叫醒萧芝仪。但看她睡得正香,也就没打扰她,自己去把窗户关上了。

迷迷糊糊睡了一会儿,曾祖父又被一阵雷声惊醒。他往门那儿一看,吓个半死。那道门竟然也被打开了!这下他可真的是睡不着了,赶紧去叫萧芝仪。没想到床上竟然空无一人!

曾祖父大惊失色,赶忙跑到门口一看,只见一个人提着油灯,正缓缓走在通向野人山的小道上,显然那就是萧芝仪。这情形与当年李涛他们看见陆柏闻上野人山简直是一模一样!我曾祖父当时惊得说不出话来。

不一会儿,叶文胜和刘探长听到动静,也跑了出来。三人立马追出旅馆去,大喊萧芝仪。双方相隔两三百米时,萧芝仪听到了他们的喊叫,掉头下了山。

眼前的萧芝仪毫发无损,我曾祖父惊魂未定,问她到底是怎么回事。她倒是很淡定,说想在夜深人静时体验一下当年陆柏闻出走是一个什么样的心境。

我曾祖父责怪她为什么不事先打个招呼,她说看大家已经很疲惫,睡得很香,不想打搅。而且曾祖父第一次醒来,发现窗户打开,也确实是萧芝仪自己打开的。因为据卷宗描述,当年案发之前,有人看见陆柏闻的窗户是打开的。直到陆柏闻出走以后,大家才发现,他们房间的窗户已经合上了。萧芝仪想把各个细节呈现得更真实一些。

回房间之后,曾祖父问萧芝仪有什么收获,她说:一个人提着灯,冒着雨,走向野人山,这种感觉的确非常恐怖,她走路时双腿发软,不停地颤抖,生怕一回头找不到回去的路,淹没在黑暗的森林里。

曾祖父说:「这还用说,晚上一个人去爬野人山,当然是非常可怕的,要不然这件案子咋这么蹊跷呢?」

萧芝仪若有所思地说:「一定是黄泉旅馆内有更为恐怖的事情,才驱使陆柏闻到这野人山上来!」

这个推论,让我曾祖父吃惊不小。

萧芝仪笑着说:「你可以自己去体验一下,真的。一个人走在那条进山的小道上,真的非常可怕。如果只是两个人有什么矛盾争吵,绝对不会让他负气跑到这儿来的。这种心态,只有身临其境才能体会得到。」

那么,那天晚上黄泉旅馆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我曾祖父说:「从当时在场几人的讯问记录来看,并没有什么异常发生啊。」

萧芝仪说:「当然是有异常。你忘了,陆柏闻他们的马当夜失踪了。就算是马没有拴好绳子,那晚上下了很大的雨,电闪雷鸣,马儿怎么可能自己走呢?」

那就是说,有人故意把马牵走了。

这一点应该是确定无疑的。但无法肯定是旅馆内的人所为还是另有其人。这个旅馆位置比较偏远,按理说应该不会有外人在雷电风雨之夜跑来偷马吧。

不管怎么说,历经十年沧桑,黄泉旅馆内已经查不到什么有效线索了。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当年的当事人,向他们了解一些细节问题。

萧芝仪提议先去找襄阳的三个人,也就是当天在李涛房里的三个人。但叶文胜和刘探长觉得,应该先去汉口找胡定权,因为当年对于襄阳那三个人的审讯已经很详细了,而胡定权却一直没有找到。这次利用我曾祖父在汉口的关系,或许能够有所突破。最终,大家决定先去汉口找胡定权。

胡定权是做棉布生意的,但他自己没有产业,只是帮一些棉纺厂在其他地区发展代理,赚取提成。几经周折,他们才在一个小巷子里找到了胡定权的家。但胡宅早已换了主人,物是人非,而且房子已经被转手过一次,现在的住户根本不认识胡定权。

曾祖父一行对附近民居进行了一一走访。最终有一个卖豆腐的老人说,胡定权在十年前就已经不在这里了。案发后大概十来天,就有人来找他,之后他就一直没有出现过。

胡定权神秘失踪又隐藏着什么秘密呢?

正当大家一筹莫展之时,萧芝仪说,看胡定权老宅,应该还是有一些资产的。像这种小商人,他的钱平时会存在什么地方呢?

叶文胜立马反应过来说:「他们这种小商人经常在外跑,钱肯定不会放在自己家里面,肯定会存到银行里。」

我曾祖父也恍然大悟:「对啊,只要我们找到他存钱的银行,去查证一下,十年前他有没有把自己的存款提走,是不是他本人亲自去的,这样就可以证实了。」

于是,我曾祖父找到了与胡定权合作的棉纺厂。根据厂里一名老会计提供的信息,他们与胡定权的往来资金,都是通过汉口商业银行进行。

要在汉口商业银行这样的大行查找一个十年前的客户的信息,还是有一定难度。于是曾祖父设法与汉口财政局一名督办取得联系,请他出面,让汉口汇丰银行予以配合,终于得到了胡定权所在区域分行的领导的配合。

我曾祖父他们四个人对着一堆资料,翻查了近两天时间,终于找到了当时胡定权的资金往来记录。他账上的钱的确是被取走了,而且就是他本人取走的,有签字和手印,日期就在陆柏闻案发生六天之后。由此可见,胡定权是自己因为某种原因神秘失踪,而不是被人谋害。

值得注意的是,胡定权的账户显示,在其失踪前一天,有一笔一千五百大洋的巨款打到了他的账户上。转款人为陆鼎文。经过排查,与胡定权合作的棉纺厂里并没有一个叫陆鼎文的人。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