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阙仙界第一小白龙知乎小说-无阙小说叫什么名字

仙界第一小白龙知乎

仙界第一小白龙知乎

作者:有点懒谈
类型:悬疑灵异
时间:2021-11-30 12:42:16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仙界第一小白龙知乎》的主角是无阙皎霂,仙界第一小白龙知乎小说全文在线阅读已经为你整理好,仙界第一小白龙知乎小说内容讲述了:玉灵的声音在后面远远传来。也许在婚姻殿堂,明亮的你跑得很慢……我的步伐在婚姻殿堂门口。有人正好打开殿门,穿着红袍,穿着金线袖子,隐藏着鸭子。他看起来大病初愈,眉目清澈,肤色苍白,有看不见的淡淡隔世感。
节选

《仙界第一小白龙知乎》的主角是无阙皎霂,仙界第一小白龙知乎小说全文在线阅读已经为你整理好,仙界第一小白龙知乎小说内容讲述了:玉灵的声音在后面远远传来。也许在婚姻殿堂,明亮的你跑得很慢……我的步伐在婚姻殿堂门口。有人正好打开殿门,穿着红袍,穿着金线袖子,隐藏着鸭子。他看起来大病初愈,眉目清澈,肤色苍白,有看不见的淡淡隔世感。

月老的宫殿叫姻缘殿,又红又艳,和别的仙气飘飘的宫殿完全不一样。

我一开始还以为月老会人如其名,是个乐呵呵的慈祥老头,结果一看,惊得我开口就是一句:“这么俊啊。”

无阙后来没说什么,但我想他一定觉得我是女流氓。他当时穿着红色的长袍,神色寡淡,眼上蒙了一块白布,正在拨乱满室缭乱红线。

听见声响后微微一动,转身看我,白布轻飘飘落下,露出一双……呃,没什么神采的眼睛?也不是不好看,就是眼皮耷拉,眼眸微垂,瞳色又淡,看向你的时候,都像是在看一团空气。

他漫不经心地问我:“何事。”我说:“我来求姻缘。”

他又转过身:“姻缘天成,时候到了,自然会到。”我说:“我就看一眼。”

他说:“仙子请回吧。”我放大招了:“我告诉你,我手段狠得很,你最好是给我看一眼,不要逼我跪下来求你!”他:“………………………………………………”

他隐忍了一会,大概是很无语了,再回头认真地看了我一眼。我穷追不舍:“我再告诉你,我爹是天帝,我娘是天后,我就是整个天庭横着走的第一仙二代,你要想清楚了。”

无阙面无表情地看了我好一会,指了指自己的脑袋:“龙角。”我:“啥?”无阙道:“你的龙角露出来了。”而后顿了顿,语调有所波动:“帝后皆是仙身……你是变异品种?”我:“……………………………………”我爹说刚成年的白龙控制不好自己,露出龙角是发情的征兆——这是天界常识。

我以前和仙子们一起洗澡也会冒出龙角,看见美人也会如此,压根不分男女。

我可理直气壮了,喜欢美人怎么了,我就喜欢,喜欢就发情,天庭神伦,天经地义。

只是在这一刻,我真挚地希望这个月老是个智障,不懂常识。

无阙是我见过最无趣的神。不过也是我见过脾气最好(泛指被我烦一天也没有反应)的神仙。

和他相熟的神仙不多,就算相熟的也很少来找他。姻缘殿殿门庭冷落,不过红色鲜艳,怪好看的,我是个喜欢亮闪闪的人,没事就爱站在殿前的红灯笼下,研究那个金光闪闪的丝线能不能扯下来。

无阙虽然一天也不讲几个字,但也不会像我的仙侍姐姐们往往听我叨叨着就露出忍耐而克制的表情甚至落荒而逃,我去了第一次,就有了第二次,去了第二次,就有了第……不知道多少次。

他一开始不怎么理人,平常最常做的事就是遮着眼理那堆弯弯绕绕的红线,我说什么他就“噢”“嗯”两声,配上他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看上去就很像一个被迫工作的社畜。

我总是锲而不舍地追问他,我的姻缘究竟在哪里,他前几次不理我,后来大概是烦了,拿出那一摞姻缘簿,一天翻个几页帮我找。

我也不急了,偶尔带点点心,再去玉宸道君那偷两壶仙酒,他在那理红线,我就边吃边看,满殿绕着圈撒欢。

无阙:“南阳校尉李氏女……”我:“咔擦咔擦。”无阙:“西江王嫡子……”我:“咕噜咕噜。”无阙:“京城北巷何家酒馆馆主独女……”我:“嗷呜嗷呜。”

无阙:“……………………………………………”他摘下白布,恰好看到了我吃点心时不慎撒在一根红线上的芙蓉酥碎屑。

一向没什么表情的青年缓缓转头看我,我兴高采烈地说:“真好,芙蓉酥味的缘分,想想就香甜可口。”无阙嘴角动了动,许是从未见过我这般难以形容之人,他妥协了。

他不再一天几页敷衍式地翻姻缘簿,他连夜翻完了整本姻缘簿。第二天顶着浓浓的黑眼圈,对我说:“看不到。”我疑惑不解:“看不到是什么意思?”

无阙顿了顿,由从上至下扫了我一遍,满眼写着“不解”二字:“意思是,你的命定之人身份高贵,气运鼎盛,天机不可泄露。”

我大喜:“身份高贵!”在月老嘴里都身份高贵,比不上天帝爸爸,那也差不多了吧。哇,我居然如此好运。我说:“月老大人,我定是天选之龙。”

他看上去不太想理我,最后还是敷衍一般地“嗯”了一声,大概觉得以后可以摆脱我了,整个人都松懈了下来。——然后我第二日又去了。

无阙沉默了许久:“你又来做什么。”我笑嘻嘻地说:“找你玩啊。”他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敛着眼说:“不必。”

我答得兴高采烈:“必的必的,你帮了我这么大忙还泄露了天机,我定要让你这冷清宫殿热闹起来,以表达我的感激之情!”

那一刻,向来没什么情绪波动的无阙露出了不可置信的表情:“报恩?”我豪气冲天:“正是正是。”

无阙毕竟还是无阙,他没说出他那句“真的不是在报仇吗”的真心话,面无表情地戴上白布,继续开始理红线。

后来我问他:“你为什么要遮住眼睛?”他被我缠了又缠,死气沉沉地说:“眼睛看到的不一定为真,帮人牵姻缘,最忌讳的便是一眼定论。我不看,是为了公正。”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