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南成,夏斐然阅读-她八岁那年公司临近破产她被卖给了夜氏集团小说

她八岁那年公司临近破产她被卖给了夜氏集团

她八岁那年公司临近破产她被卖给了夜氏集团

作者:清芷
类型:总裁豪门
时间:2021-11-27 16:08:05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为您提供夏斐然季南成小说第22章在线阅读。小说名字叫做她八岁那年公司临近破产她被卖给了夜氏集团,讲述了:好像被小江提到痛处,季南成猛然回头,对着小江疑惑的眼睛,瘦长的鹰眸折射出寒光,“难道你没看见她的衣服已经破了吗?要是出去遇上流氓怎么办?」
节选

看着小江狼狈离开的背影,季南成知道,他的“清白”算是被夏斐然这一摔给摔毁了。

但事已至此,如果再不赶紧将她推开的话,季南成不敢保证他还能继续保持风度翩翩的正人君子一面,于是立即伸手将她推开,皱眉说:“出去!”

他并非有意对她凶巴巴,只是他身体正在发生微妙的变化,万万想不到,就连身材前凸后翘的模特都被他多次拒绝,如今他竟然会对一个高生女孩感兴趣?

夏斐然猜不到季南成心中所想,其实就算他不呵斥,她也是要出去的,毕竟在这种尴尬的气氛里,继续留下来只会让她下不来台,于是顾不上脚背的疼痛,她抓着破掉的衣服便急匆匆逃离。

凌乱的头发,破掉的衬衣,当夏斐然用这种形象从季南成办公室里跑出来时,几乎整个秘书室都轰动了!

显然其他人跟小江的想法一样,皆是意想不到季南成竟然拒绝了美艳不凡的模特,竟然会不顾身份,对一介高中生夏斐然动手动脚?

这件事很快便传遍了整个季氏集团,茶水间里,职员们窃窃私语讨论的也都是这件事,甚至还有人在这件事上大胆的添油加醋,将季南成比作本身就有这种兴趣爱好的怪人,只是碍于季氏集团掌权人的身份,这才将真正的一面压抑在心底。

季南成多少也听些流言蜚语,但却无暇理会,他此时脑海里不断浮现出的,都是夏斐然纽扣挣开的画面,根本无心专心工作,心烦气躁的他将小江叫进来,先是说了些无关紧要的事,待小江一头雾水时,季南成才站在落地窗前负手而立,如寒冰般的侧脸曲线分明,“她人呢?”

“夏小姐吗?”小江明知故问,见季南成眉头紧锁,显露出不耐烦后,生怕惹恼他的小江才赶紧说:“走了。”

“就以那么狼狈的模样走掉了?”想到夏斐然的身体可能会被其他男人见到,不知怎的,季南成心间便涌出一股无名火焰。

这下小江彻底愣住了,他缩了缩脖子,面对季南成眼中冒出的怒火,不解道:“人,不是董事长亲自撵走的吗?”

即便隔着一道门,小江依然能清晰听见季南成勒令夏斐然立即离开的声音,可为何他现在反倒呵斥起他来了呢?

似乎被小江提到痛处,季南成猛然回头,对视上小江疑惑的眼眸,修长的鹰眸折射出寒光,“你难道没看到她衣服破了吗?万一出门遇到流氓该怎么办?”

“是属下的疏忽,夏小姐人应该没有走远,属下这就去追。”未免季南成的怒火波及到自己身上,小江赶紧举手投降,且生怕继续被训,堂堂秘书室主管甚至不敢乘坐电梯,只能跑楼梯下楼去追夏斐然。

殊不知此时的夏斐然刚走出季氏集团大门,只是她的神态过于慌张,所以即便在大街上,来往人群仍旧有不少目光落在她身上,这让她隐隐有种不舒服的感觉,只想快点找到一间女装店,将这身不合适的衣物换下来。

然而事实证明,一个倒霉的人出门之前必须要做的事,就是查看黄历!否则很有可能像她这样,刚逃离狼窝,却又遇见了野狗......

“然然?这个时间你不是应该在上课吗?怎么会这副打扮出现在这里?”楚涟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原本他隔得较远,尽管看着她的身影十分熟悉,却并没有在意,可是走近以后却发现,这个身穿职业装,身材婀娜多姿,双手紧紧攥住衣服的女人,的确就是夏斐然没错!

印象中,楚涟还从未见过她这身打扮,但在她背后就是季氏集团,显然她刚从里面出来,臆想着如今夏家受难,不舍的看夏卫国受苦的夏斐然不会善罢甘休,想必之所以跑来这里,就是为了恳求季南成收手?而看她如今的模样,可想而知她刚才都经历了些什么?

“哼!平时看你冷若冰霜,没想到还未高中毕业,就学会了社会上恶心的一套,想要用美色.诱惑季南成放过你们夏家吗?夏斐然,我看你大概忘了我这个未婚夫的存在了吧?”分明看出夏斐然的狼狈,楚涟非但不心疼,反而还出言冷嘲热讽起来。

众目睽睽下,他的嗓门不小,似乎是故意想让周围的人听见一般,可想而知,他之所以对季南成颇有微词,大概就是由于之前在医院里,他傲娇的不给他留颜面,且夏斐然对他的态度也不如之前热情高涨,而是冷冷冰冰,出于报复的想法,他才有意让她下不来台!

“我警告你别胡言乱语,随意侮辱我的清白!”夏斐然看出楚涟心中所想,怒瞪着他充满讽刺的眼神,冷冷的斥责道:

“你自称是我的未婚夫,那这次夏家遇难,你又帮了些什么忙?还有,这里可是季氏集团楼下,难道你还没从夏家这件事中吸取教训,迫不及待的也想让你们楚家也尝试一下,被季南成针对的滋味吗?”

“你闭嘴!一个不惜用美色.诱惑季南成,让他饶过夏家的人,根本没资格做我的未婚妻!”楚涟压根不愿理会夏斐然的警告,反而依旧出言不逊的嘲笑她,眼神中充满了鄙夷之色。

他分明是一副青春盎然大学生的打扮,小麦色刚毅的脸颊曾经是最令夏斐然心动的原因,但他却再一次亲自证明,他跟她想象中的存在很大区别,前一世,他伙同乔娅薇折磨她,杀害她,这一世,她绝不会给他任何伤害自己的机会!

“既是如此,那就解除婚约吧,反正就算你不提,我也打算亲自找楚伯伯说道说道。”

出乎楚涟的预料,面对他的讽刺,夏斐然并没有哽咽抽泣,甚至没哀求他一句,反而痛快答应解除婚约?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