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佛渡古言by怅眠-怅眠的小说引佛渡古言

引佛渡古言

引佛渡古言

作者:怅眠
类型:悬疑灵异
时间:2021-11-27 15:33:25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引佛渡古言》的主角是未明和尚莲华,引佛渡古言小说全文在线阅读已经为你整理好,引佛渡古言小说内容讲述了:在银色的雪中,有一只小猫冻僵了,颤抖着,他走上前去,把小猫像宝贝一样抱进怀中,抬头看见她穿着一件刺眼的红衣服,站在满天的细细的白雪中。
节选

《引佛渡古言》的主角是未明和尚莲华,引佛渡古言小说全文在线阅读已经为你整理好,引佛渡古言小说内容讲述了:在银色的雪中,有一只小猫冻僵了,颤抖着,他走上前去,把小猫像宝贝一样抱进怀中,抬头看见她穿着一件刺眼的红衣服,站在满天的细细的白雪中。

莲华哭着冲下了阁楼,可迎接她的是天子担忧的容颜,未明已被抬下去救治,莲华甚至没来得及见他将佛珠还给他就被带回了宫里,她听说,那晚他被敲碎了五根指骨,右手五指形同摆设,已然废了。

他断的五指,到底是为她断,还是为他身为住持的职责?

她到底是没办法问他,当日若是换了另一个人,他是不是也会这般护她。

那日莲华哭倒在皇帝怀中,那般无助与纤弱,那本该是帝王钦点给自己儿臣的女子,他却如同着了魔一般,罔顾伦常地将她接进自己的后宫之中,择日封妃,举国哗然。

封妃盛典那天,她着如意锻绣金丝锦衣,沿着铺好的大红宫毯缓缓上殿,流光步摇衬得她的脸异常娇媚,朝臣百官皆在眼前,然她心心念念皆是宫外的未明,如此敏感的骨眼之上,她不能派任何人去探听任何的消息,只能在而后皇帝论赏法元寺护驾有功之时,淡淡地提了句,“能护得本宫安然也乃法元寺之幸,只是听说住持似乎断了指骨。”她说得云淡风轻,未能让人窥见她分毫情绪,正如她将对他的那份不可碰触的情感,也一并尘封在了淡漠的面具之下。

莲华未曾想过,这后宫之中的争斗竟能这般的残酷,她只得宠不过数月,明枪暗箭悉数来访,若非她已是贵妃的胞姐照拂,她已不知死了多少次。

她本是连一条鱼都不敢下手杀的人,也开始沾染了满手的血腥。

午夜梦回之际,被她害死的,因她而死的魑魅魍魉,面容一次一次在夜里出现在她梦里,让她不得安宁,她总紧紧地揪着那条佛珠,只有在那个时候,她才觉得她在这样密闭透不了气的牢笼之中,尚有一丝的依靠和光彩。

莲华进宫三年,步步为营,终是宠贯后宫。

君王从来这么地喜欢过一个人,她只消皱了皱眉,不喜欢的池子,便让人填了去,因烦了夏天的蝉叫声,整个后宫日日夜夜都有人守着树抓着蝉,这么一位被疼宠到心尖上的妃子,忽然有一天就病倒了,来势汹汹,一病就是半个月,君王也无心早朝,满世界悬赏名医,她多数时间在昏迷之中,偶尔有一天醒来,她忽然道:“近日梦中常见得牛头马面,不知是来带我走的么?”

君王大骇,令法元寺众人进宫做驱邪法事。

她在薄纱红帐之内奄奄一息,听见他在主堂里敲着木鱼念着好听的经文,声音越发地沉稳,他的脚步踏过她房内的每一处地方,在角落里刷刷地洒上了白米,然后停在了她红帐之前。

莲华已是病得神志恍惚,透过红帐往外望去,依稀见得他清明的轮廓,阔别三年他变化不甚大,想来与她十岁那年遇见他的容貌,也并无太大变化,她想她一定是快要死了,所以前尘往事才这么得清晰可见,“未明。”。

他在账外的步子顿了下来,“娘娘,我在。”

“未明,你可记得我?”她缓缓问道。

他低下头,敛眉答道:“娘娘盛名,自然是记得的。”

纤细的手从帐内缓缓伸了出来,她的嗓音虚弱到几乎听不见,却如同她那日着麻布男衣,满心欣喜地问他,你可猜猜我是谁。

“听你说你记得我,我竟觉得这么地高兴……我一直都记得你,你帮我撑过伞,你护过我左右……如今我大抵是要死了……那你会不会觉得难过……”

他的脸色忽地变得惨白,那么细那么小断断续续的声音,偏生他听得清清楚楚,一字不漏。

“阿弥陀佛,娘娘,切勿妄言。”他如见了鬼般,满脸可怖的神色。似乎是吓得过头了,他不住地念着阿弥陀佛,白米在他的手上,乱七八糟的洒了一地。

她忽地重重地咳了起来,未明竟是大骇,手足无措到如同七岁孩童,“娘娘福大命大,定会安然无恙,小僧……小僧这就去唤太医……”

帐内的手却忽然抓住了他,力气那么小,可未明就是拂不去,他想他大概完了,出家人五蕴皆空,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他人生里的每次见她,每一次都让他方寸大乱,而后他潜心静修三年,自认为内心已是毫无波澜的,这刻,竟然拂不去她的手。

她指了指床角的边上,手一松,昏了过去。

在她指着的角落里,写着她生辰八字的红纸包着发丝和指甲,带着最恶毒的诅咒,钉在了她的床脚下。

而就在驱邪法事做完之后,莲华的病却一天天地好了起来,原本不信厌胜之术的君王,按着莲华布好的线索,终于一步步地查到她的长姐身上,这便是深宫,再至亲的骨头也会走向残杀的局面,她从懵懂无知一步步被逼成了恐怖的自己。

莲月被送往冷宫的那天,未明应君王之令去各宫彻查厌胜之术,涉及人员一一处置,莲华意料之中,未明最后会查到她身上来。

④苦海

她一身华重宫服,他的眼睛里显现出她婀娜娇弱的身影来,却没有任何情绪,她一步步向他走来,直视他的眼睛:“你要去向皇上禀告吗?说这一切都是本宫的阴谋吗?”

“娘娘,苦海无边,回头是岸。”他神情恬淡。

“你不会说,我知道。”她微微地笑,笑意到了眼睛里,“你若是要说,那日就不会按着我指的线索,一步步按着我的铺排查了下去,助我除了威胁。”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