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月,裴旷阅读-单翅萤小说

单翅萤

单翅萤

作者:吾玉
类型:悬疑灵异
时间:2021-11-27 11:54:11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最近上新的现代好文《单翅萤》正在火爆热推中,讲述了流萤和裴旷柳月的感情故事,是作者吾玉创作的著作。主要讲了:她好像听不见周遭的动静,只是苦笑着哀求着,颤颤巍巍地从裴旷身边走过:「小贼我们走吧,我们去伏云山见你师父,你说他老人家会喜欢我的对不对……」卑微恳切的话已经隐隐带着癫狂,裴旷不耐烦地拔出袖子:「过去的事就不要再提了,这只是个错误,我现在是你姐姐的夫君。」
节选

最近上新的现代好文《单翅萤》正在火爆热推中,讲述了流萤和裴旷柳月的感情故事,是作者吾玉创作的著作。主要讲了:她好像听不见周遭的动静,只是苦笑着哀求着,颤颤巍巍地从裴旷身边走过:「小贼我们走吧,我们去伏云山见你师父,你说他老人家会喜欢我的对不对……」卑微恳切的话已经隐隐带着癫狂,裴旷不耐烦地拔出袖子:「过去的事就不要再提了,这只是个错误,我现在是你姐姐的夫君。」

「这么久不来,我还以为你扔下我自己走了呢……」

声音低不可闻,却还是飘进了裴旷敏锐的耳中,他心头一动,仿佛察觉出了什么,却又稍纵即逝,无从捕捉。

只有山林间的清风吹过他们的发梢,像有人在耳边低语,温柔地拂过他们相贴的心。

天下无不散之筵席,不短不长的路程结束得那样快,流萤在山脚下和裴旷道了别,眸中隐含不舍,脸上却带着笑:「上面就是扶柳山庄了,祝你好运。」

她牵着马转身离去,却没走出几步,忽然回头:「小贼,你一定要娶那位柳小姐吗?」

裴旷摊了摊手,露出灿烂的笑脸:「原本无所谓,但现在,势在必得。」

他说到做到,进了山庄,递了拜帖,比武大会上果然艳惊四座,力挫各方豪杰,一举夺魁。

却是一直没有见到传说中的柳小姐,只在比武时远远朝着席座望过一眼,柳小姐身前拉下了一道帘幔,轻纱飞扬间,人影朦胧,看不真切。

裴旷摇摇头,勾唇一笑,几乎迫不及待地想听到那声「小贼」了。

大红的喜服,张灯结彩,山庄上下好不热闹。

裴旷兴奋又期待地看着那个窈窕身影一点点走近,盖头掀开的一瞬间,他呼吸一窒——

眼前人明眸善昧,清丽秀美,正是那张一路相伴熟悉万分的脸!

他欣喜若狂,刚想唤一声「流萤」将她搂入怀中,却在欺近她身旁时顿了一下,目光疑惑地望向她的眼角。

新娘娇羞浅笑:「柳月见过夫君。」

上挑的眼角,一点红痣妩媚动人。

裴旷皱着眉退后,摇头喃喃:「不对,不对,你不是她……」

柳月一惊,躲在窗下的流萤也是一怔,气息紊乱间却不小心发出声响,被屋里的裴旷敏锐察觉:「谁?」

窗外一道身影一闪而过,追出门的裴旷眼前一亮,叫了声「流萤!」便甩了喜袍,风一样地跟了上去。

流萤几个闪跃,身形穿梭在林间,后头的裴旷紧追不舍,声声呼喊着她的名字,她心跳如雷间,眼眶却不觉湿润了。明月在上,流萤无光。

柳月,流萤,从被庄主捡回扶柳山庄起的那一天,她就注定活在姐姐的阴影下,做她见不得人的替身。

没有人知道,扶柳山庄的大小姐柳月曾是一个「无脸女」,柳夫人生她时难产而死,虽然最后孩子保下了,一张脸却是血肉模糊,彻底毁掉。

所幸,同年,柳庄主在城郊的雪地里捡到了一个奄奄一息的婴孩,将她带回了山庄。

山庄请来的江神医接过婴孩,眉目大喜,他知道一种蛊术,叫作移花接木,可以一点点割下婴孩的面皮,将其通过蛊术转移到柳月的脸上,然后再喂婴孩特制的蛊虫,促使她伤口快速愈合,等到愈合后,就继续割皮转移,如此周而复始,终有一日柳月的脸能够光洁如初,但会和献皮人长得一模一样。

喂蛊献皮,这样的日子流萤足足持续了七年,每次她疼得死去活来,柳庄主都会在床边握住她的手,柔声对她说:

「萤儿乖,萤儿不想救姐姐了吗?」

是啊,姐姐,是庄主带她回来的,给了她姓名,给了她片瓦遮头,给了她丰衣足食的生活,还给了她一个家,有爹有姐姐的一个家,她只要贡献出自己的面皮模样,忍受点小小的疼痛又算得了什么呢?

爹和姐姐都待她很好,大功告成时,她们站在镜子前,一样的年纪,一样的身高,一样的容貌,她拉着她的手,叫她「好妹妹」,她笑得心头暖暖,曾经受过的苦痛一瞬间全都不重要了。

即使爹说,出于种种考虑,不能公开她二小姐的身份,柳萤这名字也只记载在族谱中,平时就叫她流萤。

即使爹说,要她自小习武,保护身体孱弱的姐姐,做山庄的暗卫,去外面替山庄完成各种隐秘的任务。

即使姐姐是众星捧月的大小姐,她只是姐姐黯然无光的替身,是只能站在姐姐身后,为她挡去明枪暗箭,挡去一切危险的暗卫。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