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稻纯,宋辉爷爷探案:80年代十宗罪-都市小说阅读

爷爷探案:80年代十宗罪

爷爷探案:80年代十宗罪

作者:脸叔
类型:都市小说
时间:2021-11-25 19:42:19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爷爷探案80年代十宗罪》徐传庆陶四爷小说大结局是什么?爷爷探案80年代十宗罪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徐传庆陶四爷之间的都市悬疑桥段:第二天晚上,我爷爷请专案组把案发当夜四个当事人全带到了行凶现场。人一到齐,我爷爷就说,凶手就在你们四个人中间!
节选

《爷爷探案80年代十宗罪》徐传庆陶四爷小说大结局是什么?爷爷探案80年代十宗罪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徐传庆陶四爷之间的都市悬疑桥段:第二天晚上,我爷爷请专案组把案发当夜四个当事人全带到了行凶现场。人一到齐,我爷爷就说,凶手就在你们四个人中间!

有发现!

杨稻纯是区局从区卫校借来充当验尸官的老师。那时基层技术人员非常缺乏,杨稻纯平时在卫校授课,公安局有事时她就过来帮忙。我爷爷说,稻纯虽然是女孩子,但接触刑事案件多了,她变得非常喜欢推理,虽然她的推理基本都是错的。

杨稻纯认为粉笔灰是一个值得深挖的线索,她据此就产生了一个推理:死者是老师,平时手指甲内残留有粉笔灰并不奇怪,但死者当夜在参与巡逻之前,已经洗漱完毕,正常情况下不会再有粉笔灰残留。

如果说,死者在案发当夜曾使用了粉笔,那么他应该就是之前「徐老师板书」的始作俑者。很可能宋辉想通过模仿徐老师的板书,向学校里某人秘密传达什么不可告人的信息,结果却被杀人灭口。或许,宋辉知道徐传庆当时失踪的内情。

区局不少同志当场就为杨稻纯的推理鼓了掌,虽然这个推理尚无实证,但方向应该没错,刘副局还盛赞她美貌与智慧并存。

我爷爷陶四爷当场打脸:「案发当夜大家先后几次巡查,都没有发现教室内有新增的板书。」

杨稻纯反驳道:「完全有可能宋辉自己写了什么板书,然后被凶手擦掉了。」

我爷爷霸气反问:「为什么不能反向思考下,是凶手写下了板书,然后被宋辉擦掉呢?这样的话宋辉手指甲里也会残留粉笔灰。」

杨稻纯和她的推理的支持者顿时无言。

粉笔灰的疑问无法继续推进,专案组又开始研究死者死前讯息,也就是那个神秘的三角形符号之谜。

三角形是数学常用符号,刑警大队钟大队长认为,是不是与数学老师王秉德有关。

杨稻纯则认为:物理老师陈是瑞与宋辉一同竞争追求一个女老师,陷入了三角恋之中,因此这是暗指陈是瑞。这一观点也得到了专案组大多数同志的认同。

我爷爷暗讽二人思维太浅薄,死者若知凶手身份,何必隐晦的用图形去表达?这个三角符号也许代表了线索藏在死者身上的三角内裤,线索就藏在三角裤中。可是翻遍了死者的内裤也没有结果,血三角线索也无法获得突破。

当天下午,这桩离奇的案子就被《蓉城晚报》等报纸大肆报道。

神秘失踪的老师夜半板书,夜巡老师离奇遇害,凶手在密封大楼内神奇遁走,案件一夜之间轰动蓉城,也给龙泉墺的专案组带来了巨大的压力。

接下来几天,专案组对学校周边环境做了仔细勘察,对全校师生进行了详细盘查,尤其是四个当事人,均无实质收获。

与此同时,探讨凶手犯罪手法成为蓉城社会各界的兴趣焦点。外界有几种主流猜想:

一、徐老师并没有死,他偷偷潜伏进了学校,并趁着宋辉夜巡落单之时,将其打晕拖到了文艺楼杀了他,为刘文敏报仇,也为自己洗清不白之冤。但持这种猜想的人,无法解释「凶手」徐老师是怎么在其他教职工眼皮底下逃出大楼的。

二、宋辉是自杀身亡,他对自己奸污刘文敏致其自杀的事悔恨不已,最终以死谢罪。不过,持这种论调的人,没人能解释清楚宋辉是怎么自己把自己吊起来,还用刀从背后杀死自己的。

三、是当夜四名当事人在得知宋辉奸污了刘文敏的真相后,合谋杀死了宋辉,然后一起编了个弥天大谎,把案件说成是不可能的犯罪。这种论调警方经过对当事人多次单独隔离讯问后,也排除了可能。

案发三天后的凌晨4点左右,我爷爷前往案发现场体验。在十年动乱期间,他驻守市档案馆,研究了很多案例。他发现,对于缺乏线索指引的案件,最好能完全复原现场条件,让破案人员能沉下心来模拟凶手和死者当时的案发经过,这有助于发现一些异乎寻常的细微线索。

据杨稻纯的验尸结论,宋辉应该是先被人一棒子打晕之后,塞住嘴巴,再捆上绳索,吊在了走廊之上。这意味着,全程他都没来得及吹哨子呼救。

为了尽可能体验当时受害者宋辉的反应,我爷爷把自己眼睛闭上,装晕,让一个同事在文艺楼三楼一个房间里,将其捆绑,塞嘴,然后背到走廊上去吊起来。绳索捆绑打结方式,悬吊高度,都是按照片还原现场。

半夜的文艺楼死寂得可怕,我爷爷睁开眼睛,眼前基本是一片模糊漆黑。在恐慌的驱使下,虽然想喊叫,想挣脱,却都是徒劳的。

凶手既然是要谋杀宋辉,将其打晕制服后,完全可以一刀致命,为何要拖到这恐怖的文艺楼来悬尸刺背呢?是不是要通过这种方式故布疑阵,从而掩盖自己的作案可能?

虽然体验更真切了,但还是无助于案情,更不明白死者脚底下的三角血迹,到底有何含义。

松开我爷爷的嘴后,杨稻纯突然说道,这楼道的气氛,感觉和那天来勘察现场时有点不一样。

经她一提醒,我爷爷也觉得有哪里不对。

对了,是光线!那天来时,这三楼的光线明显要亮一些。不像现在这样,乌漆墨黑的,什么也看不清。

我爷爷想起几个当事人口供,案发当夜为了寻找宋辉踪迹,他们开了操场上的大灯。但现在灯已经关掉了,因此楼道里一片黑暗。一位同事立即去门卫配电室,打开了大灯。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