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元寺引佛渡番茄在线看

引佛渡番茄

引佛渡番茄

作者:怅眠
类型:悬疑灵异
时间:2021-11-25 10:37:57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最近上新的现代好文《引佛渡番茄》正在火爆热推中,讲述了莲华和未明和尚的感情故事,是作者怅眠创作的著作。主要讲了:她抱起猫,想起第一次见到吴明,他在大雪中救了一个奄奄一息的小花猫。八年过去了,小花猫变成了一只老花猫。不喜欢陌生人的猫被她猛地抱住,在她手背挥舞爪子,血珠突然一颗颗出现。
节选

最近上新的现代好文《引佛渡番茄》正在火爆热推中,讲述了莲华和未明和尚的感情故事,是作者怅眠创作的著作。主要讲了:她抱起猫,想起第一次见到吴明,他在大雪中救了一个奄奄一息的小花猫。八年过去了,小花猫变成了一只老花猫。不喜欢陌生人的猫被她猛地抱住,在她手背挥舞爪子,血珠突然一颗颗出现。

眼里微亮起来的光芒蓦地就灭下了,莲华敛下了神色,将伞塞回了和尚的手里,转身跟侍女走进了院内。

而后她进了院内,手中拿着暖炉,就见远远的雪地里,素净的小和尚撑着那柄油纸伞,怀抱着那只软绵绵的小猫咪,一步步地走远了。

莲华想,她定要再来一次,她要问他,他叫什么名字。

她素来娇惯,想做的事就去做,第二日她果然就来了,穿的是简便的麻布男衣,掩下了一身的风华,她跑到后院里,抓着小和尚,那眼里的得意快要将她淹没,“和尚和尚,你可瞧瞧我是谁?”

她昨日接过他的伞,眼弯得像月牙,而后侍女到来,她的神色淡漠,眼里却一点光彩也没有,真是个奇怪的女子,今日瞧着她着一身简便男衣,眼里又满是欣喜,和尚忍不住低下头去,不敢再看她的眼,“小僧愚笨,还望施主告知。”

“和尚你可真笨,我们昨日才方见过,今日我换了一身衣裳,你就不记得了吗?”她叽里呱啦继续说着,仿佛这些年来已经都没有跟人好好聊过天了,末了,她问:“和尚,你叫什么?”

“未明。”他答,“师傅常道,知并未知,明如何明,取法号未明。”

她又笑了,念着他的名字,“未明未明。”

一字一字,字正腔圆,在唇间回荡几遍,再飘到他的耳边,落到心上。

同年,莲华被钦点为太子妃。

③纠葛

莲华终于十五岁,行及笄之礼后进法元寺斋戒沐浴,受洗礼三天方可进宫,彼时的她已被冠以天下第一美人的称号,而他进法元寺方二十年整,以虔诚赤子之心,成为法元寺最年轻的主持。

一入宫门深似海,尤其是莲华未入宫就风头太剩,太子的东宫之中早已先立了侧妃,莲家在朝野树敌太多,多的是想置莲华于死地的人,那天夜里寒风凛冽,月色被掩藏在晦暗的乌云之中,剑的寒气在夜色里划出一道道血红的光芒,原本安逸神圣的法元寺刹那之间成了血海战场。

精兵和刺客厮杀成了一团,关在门外兵刃相见的金属声不绝于耳,利刃带过皮肤喷发出浓烈新鲜的血腥味不断传了进来,莲华从未遭遇如此变故,她一直是温室里培育起来的花朵,她想她大约今天就会死在这里,她是害怕的,侍女四散逃开,命悬一线她到底是无可依靠的。

生死那么一刻,房门蓦地被打开,在一片血光之中,未明的脸出现在她面前,他依旧波澜不惊地从容,领着一群护卫军恺恺而来,一路兵刃,他的道袍上都沾满了血,不知是别人还是她的,他将她护得周密,小心翼翼,莲华忽然想起当年被他如珍宝般护在怀里的猫,想起十岁那年他亮晶晶的眼睛看着她,感觉这世上所有肮脏和黑暗都玷污不了他分毫。

精兵护送她们躲到塔楼已经只剩下一半,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拖延时间,等待精兵到来。

他护送她入塔楼,将她藏至藏经阁最深的一个暗格里,漆黑的阁楼之中,只能听到他低沉如水的嗓音,“援军到之前,你千万不要出来。”手中多了一串圆圆的佛珠,他安慰道:“怕的话就拿着佛珠默念一下心经,心境就会平和很多。”

莲华是怕死的,很怕很怕,她揪着未明咬着唇,明明都害怕到轻轻颤抖起来,却始终强忍着不敢表现出一丝的怯懦出来,她是莲家的女儿,她日是要叱咤后宫的人物,怎能在此露了怯,她从齿间吐出话来:“我不怕。”

她的发上覆了一只手,她想她一定是怕到极点,才会听到他语气里带着些许不可闻的心疼:“害怕就说出来,哭出来,只有我在此,无妨。”

她声音终于带着几分哽咽,“可是我不会念心经。”

“那你想到什么,就祷告什么,佛祖会保佑我们的。”

他的手始终紧握住她,给她无尽的支持和依靠。后来的后来,她每个绝望撑不下去的日子里,满脑子都会回忆起他握着她的手,那么宽大,那么温和。

他将把佛珠给她,其实是有了赴死的觉悟,刺客将最后一个护卫兵杀完冲进来的时候,他一人出去拖延时间。

她低估了刺客的狠辣,对未明逼问她的下落时,每问一句不答,便生生敲碎他的一根指骨。

她的眼睛看不见任何的光亮,他隐忍不住的痛哼还是一声声传到她的耳里撞击她的心房,那天晚上她一遍又一遍地向佛祖祷告,佛珠在她手中转了一圈又一圈,用力到纤薄的指尖都磨出了血,佛祖终于听到了她的祈祷,援军终于及时赶到。

莲华哭着冲下了阁楼,可迎接她的是天子担忧的容颜,未明已被抬下去救治,莲华甚至没来得及见他将佛珠还给他就被带回了宫里,她听说,那晚他被敲碎了五根指骨,右手五指形同摆设,已然废了。

他断的五指,到底是为她断,还是为他身为住持的职责?

她到底是没办法问他,当日若是换了另一个人,他是不是也会这般护她。

那日莲华哭倒在皇帝怀中,那般无助与纤弱,那本该是帝王钦点给自己儿臣的女子,他却如同着了魔一般,罔顾伦常地将她接进自己的后宫之中,择日封妃,举国哗然。

封妃盛典那天,她着如意锻绣金丝锦衣,沿着铺好的大红宫毯缓缓上殿,流光步摇衬得她的脸异常娇媚,朝臣百官皆在眼前,然她心心念念皆是宫外的未明,如此敏感的骨眼之上,她不能派任何人去探听任何的消息,只能在而后皇帝论赏法元寺护驾有功之时,淡淡地提了句,“能护得本宫安然也乃法元寺之幸,只是听说住持似乎断了指骨。”她说得云淡风轻,未能让人窥见她分毫情绪,正如她将对他的那份不可碰触的情感,也一并尘封在了淡漠的面具之下。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