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小,马贼山下有家混沌铺子是一群老将士的聚集地小说-王小,马贼小说叫什么名字

山下有家混沌铺子是一群老将士的聚集地

山下有家混沌铺子是一群老将士的聚集地

作者:骁骑校
类型:都市小说
时间:2021-11-25 09:09:35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山下有家混沌铺子是一群老将士的聚集地小说近期正在全网热推,为您带来山下有家混沌铺子是一群老将士的聚集地小说全文阅读。该小说主角是元封哑姑,作者是骁骑校。一个十八九岁的小女孩怒气冲冲地走过来,在堡墙边对着孟小二大叫:“小二,你一夜不回家,想死啊!”姑娘走到前面,却没有看到被人群围住的尸体,只看到了堡墙上的弟弟,叉着腰继续骂:“你怎么还站在上面,还不赶快滚下去,看姐姐我不抽死你。”
节选

以元封为首的这十三个少年,经过昨夜的并肩作战已经俨然成为一个紧密的小团体,他们一边听着赵定安向叔伯婶子们讲着事情的经过,一边骄傲的挺起了胸膛,眼睛却在人群中搜寻着自家的爷娘,这出个惊天动地的大事情,还不知道爷娘怎么高兴呢。

镇民们听了赵定安的讲解,终于明天昨夜他们又一次和死神擦肩而过,不由得都痛骂起老孙头等人,这些当家作主的老爷们简直是引狼入室,还不如这些小子们顶事呢。

昨天老孙头等人喝了不少酒,直到天光大亮才起来,晃晃悠悠披着皮袄想去镇中心旗杆处晒太阳吹一会牛逼呢,却发现那里已经围满了人。

两个马贼跪在旗杆下瑟瑟发抖,他俩昨天被扔在堡门洞里过了一夜,没被冻死已经是走运了,现在正接受审判呢,赵定安不知道从哪里搬来一张烂木箱,放在台子上权当公案,元封坐在后面审案,两边站着四个少年,长刀都别在裤腰带上,一脸的意气风发。

商队的掌柜邓子明、铁匠铺的大老赵,还有胡瘸子、张驼子等人也都闻讯赶来了,他们都被那一地的尸体吓呆了,甚至不敢胡乱插话,就这样静静听着元封审案。

其实也没啥审头,就是把事情搞清楚,到底有多少人参与这次偷袭,独一刀死后马贼团伙内部究竟是个什么情形,两个马贼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尤其后来捉到的那个十五六岁的名叫叶开的小马贼,更是把马贼内部纷争的内幕竹筒倒豆子一般说了出来。

原来独一刀手下有一百多号兄弟,除了他之外还有四个当家,每人手下都有一票兄弟,由于他们都是独一刀收编的马贼团伙,所以并不团结,独一刀在的时候还能压得住,这一死就乱了套,当天就为了争夺大当家的位子拼了刀子,死了十几号人,四个当家分成两派,二当家和五当家是一边,三当家和四当家是一头,双方势均力敌不相上下,便约定谁先宰了元封为独一刀报仇便能做这个当家位子,于是四当家草上飞就开动了脑子,派遣王小二打入了邓子明马帮内部,一路尾随着商队前来夜袭。

说到底还是马贼们的心不齐,草上飞的心腹兄弟就这十来号人,若是他和其他人联手来攻,凑上三四十个汉子,十八里堡还真未必能扛得住,可是他们人人都想吃独食,这样哪还能有得胜的道理。

听了叶开的供述,邓子明羞愧难当,原本想报答恩人一番,结果反而引狼入室,差点毁掉了堡子,他扑通一声跪倒,两手扇着自己的耳光,乞求乡亲们的原谅。

“我只当他是流落异乡的关中人,想行个善事带他回家呢,哪知道竟然是个探子,我真是白活了三十多年,我该死!我有愧啊!”邓子明声泪俱下道。

元封知道这确实不是邓子明的责任,便道:“邓掌柜菩萨心肠,被坏人钻了空子而已,所幸菩萨也替你把这个窟窿堵上了,咱们堡子没有伤亡,反将马贼一网打尽,你也不必过分自责了。”

邓子明一脸羞愧的站起来待到一边去了。

老孙头奇道:“封哥儿,你咋知道商队里有奸细呢?你要是看出来了,咋不早说,咱们一起对付马贼岂不是胜算更大?”

元封道:“我只是猜测而已,并没有任何真凭实据,就算说了你们会信么?反而打草惊蛇让奸细藏的更深,昨夜我们也只是见机行事而已,若那王小二循规蹈矩,自然也没有这些事情了。”

众人一想确实是这个道理,邓子明远来是客,总不能不分青红皂白就把人家队伍里的伙计拉出来审问吧,而且元封虽然武功好,但是谋略方面的东西并没有被大人们认可,就算昨晚他提出疑问,这些人未必会听。

但是经过这次事情之后,元封在众人心中的地位更重一层,事关堡子生死存亡的大事,还得让他拿主意才行啊。

十四个马贼,二十匹马,还有长短刀械二十余把,金银财宝首饰若干,马贼们居无定所,个人财产都是随身携带,这回可便宜了十八里堡,不过这些金银都被元封等少年截留了,充作他们的秘密金库。一共是五根金条,八百六十两银子,一些钗、簪子等物,倒也是一笔不菲的财产。

两个俘虏十八里堡不打算留,也不打算杀,反正也不是什么穷凶极恶之徒,不如放他们回去,对此元封也表示同意,那个叫王小二的哭丧着一张脸倒没说什么,叫叶开的却一脸的不情愿,欲言又止的样子。元封见状便先把王小二打发了,让他出堡子自己逃命去吧。

王小二走了以后,叶开才表露心迹,原来他举目无亲,在马贼队伍里也是个备受欺凌的主儿,现在又摊上这个事,便想加入元封他们的小团体,成为其中的一份子。

元封见他机灵,年龄也相仿易于沟通,有心收纳,但又怕不稳妥,便道:“想加入我们也行,不过也纳投名状。”

叶开道:“啥是投名状?”

元封解释道:“就是证明你能加入我们的东西……”说着将叶开拉到角落处谈了一阵子,叶开苦着脸出来,没再说什么,元封道:“给他一匹马让他回去吧。”

这些马都是元封抢来的,他自然有资格分配,众人也不会说三道四,叶开骑着一匹马离开了,兄弟们七嘴八舌问元封要的什么投名状,元封笑而不答,只是说到时候你们就明白了。

这一战收获颇丰,除了两匹死马给了胡瘸子,一匹被叶开骑走之外,剩下的都让元封留下充作小团体的坐骑,这些马和堡子里的马有所不同,属于战马,他们用非常合适。

本来邓子明还打算在镇上耽搁几天,好好宴请一下父老们,眼下出了这档子事他也不好意思再留了,带领商队伙计们踏上了返乡之路,至于张铁头则留在了家里,等来年开春商队过来的时候再开工。

少年们一夜没睡,全靠精神顶着,这会儿忙完了一个个都开始瞌睡了,元封便让他们都回家睡觉去,自己只带了一个叫王小尕的骑马将商队送出去好远,至于路上说了什么就无人知晓了。

趁着马贼再次袭击给人们心理上带来的震撼,元封游说那些少年的父母,请他们允许儿子跟着自己习武。

此举正中大人们的下怀,镇上的男丁就这么些,年龄大的老胳膊老腿不中用了,二三十岁的青壮们大都成了家娶了媳妇生了娃,也没有精神闹腾,唯有这些十六七岁的半大小子没牵没挂,精力旺盛,待在家里也是戳祸的角儿,还不如交给元封管带一番呢,再说了,这年头乱得很,学点武艺傍身没有坏处。

镇西有一户人家,祖孙二人相依为命,奶奶人称王寡妇,今年六十多岁了,腰上有伤不能干重活,只靠出租家里的几间土屋给过路客商借宿赚取一些微薄的收入,孙子王小尕自幼没有爹娘,缺少管教之下染了些偷鸡摸狗的毛病,每每被邻居找上门来骂,为了这个不长进的孙子,王寡妇真是操碎了心。

黄昏时分,元封终于回来,和王小尕一起来到镇西头,王小尕先进去,元封在外面等着,只听见里面一阵鸡飞狗跳,王寡妇拿着擀面杖将孙子打了出来,一边打一边质问:“手脚又不干净,这银子哪里来的?给你说了多少次咱人穷志不能短,你就是不听。”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