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不想当地主-我真的不想当地主小说阅读

我真的不想当地主

我真的不想当地主

作者:黄土守山人
类型:都市小说
时间:2021-11-13 08:58:32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我真的不想当地主》是一部非常受读者欢迎的小说,这部小说情节曲折动人,小说的主要人物是杨承志王海燕,书中描述了:快到中午的时候,黑子嘴里叼着一只野兔一瘸一拐地跑了回来,放下野兔,转身到杨承志早已给它准备好装着空间水的小盆喝了一气。
节选

快到中午的时候,黑子嘴里叼着一只野兔一瘸一拐地跑了回来,放下野兔,转身到杨承志早已给它准备好装着空间水的小盆喝了一气。

杨承志注意到黑子身上的皮毛不知背什么撕下几块,露出粉红色的嫩肉,左前腿还有一道伤痕。打了点空间水,给黑子清洗了一下伤口,说道:“黑子是不是在山里和野兽打架了。”

黑子低头看看自己的伤口,轻轻的点了点头。杨承志摸着黑子的头,说道:“黑子,以后遇见这种情况,打不过就赶紧回来。知道不,黑子呜呜了几声算是答应。

杨承志捡起地上的兔子,开膛剥皮,清洗了几遍,剁成碎块,做了一道香辣兔肉,又焖了一锅米饭,和黑子美餐了一顿。

下午受了伤的黑子没在出去,安静的趴在院子养伤。

杨承志站在屋门前,看着院子一米多高的蔬菜,红的,绿的,紫的,青的。各种颜色的果实挂满枝头,水塘中不时跃起一尺多长的草鱼,院中一片火色。

这时的院子再也没有刚回来那种荒凉的感觉。杨承志心中一种自豪感油然而生,曾经一直在城市里打拼赚钱,想过人上人的生活。可看到眼前的一切,觉得当时是多么的无知可笑,到现在才知道,平平淡淡才是福。

在院子转来转去也没事干,想起远在羊城的老四,回来两个多月了,刚回来那种混吃等死的阴霾以随风远去,对以后生活有着更高想往的他,觉得应该给老四打个电话报个平安。拿出古董手机找到手机中保存却一次也没拨过的号码拨了过去。

片刻后对方接起,你好,我是闫雪飞,请问有什么事可以帮您,一阵机械般的问候传了过来。

“老四,我老二杨承志,”杨承志压抑不住心中的激动,哽咽着道。

对方先是一愣,然后惊喜道:“老二,你是二哥,二哥身上的伤怎么样,你在老家过的好不好。回去两个多月了干嘛才给我打电话,是不是把兄弟忘了。”闫雪飞话中开始是一阵惊喜,到后来成了哭泣。

对杨承志的事情,闫雪飞一直深感愧疚,同窗四年,最好的兄弟,是他带着杨承志到羊城发展,可事业无成,杨承志却残了,最后伤心的离开羊城。闫雪飞一直觉得对不起杨承志。

“老四,告诉你个好消息,我身上的伤全好了,脸上的疤痕没了,腿也不瘸了,身体比以前还好。我在老家过的特开心,你要有空来二哥这看看,吃喝二哥全包了。”

“老二、二哥,你别拿我寻开心了。”

闫雪飞知道,羊城第一人民医院是羊城最具权威的医院,医院资金雄厚,技术设备先进,医院给杨承志的病情判了死刑,短短两个来月,那能说好就好,除非是吃了传说中的仙丹妙药。

“老四,我啥时骗过你,我走时和你说过,我家老爷子对中医颇有研究,我在他留下的笔记中找到两个方子,吃了十几副中药,伤势就全好了。”

“老二过几天我正好要去三晋省城出差,到时候去看看你,看你说的是不是真的。”

“行,老四,到时我给你个惊喜,你来平城给我电话,到时我去接你。”

“老二,你现在和王海燕有联系没有,我和你说这两个月来王海燕瘦了一大圈。我见了好几次她一个人偷偷的在办公室哭泣。她也问了我好多次,问你现在干嘛,为什么手机号也换了。我能看出王海燕是真的喜欢你。老二,不怕你生气,你要不喜欢人家,就和人家说清楚,不要耽误了人家的前程。”

杨承志听了王海燕的事,心中一阵酸楚,对于王海燕杨承志打心底喜欢。他知道王海燕不是那种嫌贫爱富,爱慕虚荣的女孩,只不过出了那一档子事,他自己脸毁,腿瘸,觉得自己配不上王海燕,于是让闫雪飞从公司办理辞职,以至于回到老家也没和王海燕打过一个招呼。

杨承志觉得时间是医治感情创伤的最好良药,离开的时间久了,王海燕也许就把他给忘了。今天听到老四闫雪飞的一席话,杨承志觉得自己太无情,伤害了一个对自己用情很深的善良女孩。

和闫雪飞聊了半个多小时,挂了电话。

杨承志想了半天,他又拿起手机拨了个一直藏在心中天天念叨只能在梦中见到伊人的号码。嘟嘟响了几声,从话筒中传来嘶哑的话语,“喂,你好,我是王海燕。”

听到伊人这嘶哑的话语,杨承志心如刀绞,眼泪止不住顺着眼角滑落,他觉得自己真不是东西,一个不辞而别,把一个活波可爱的女孩折磨的不成样子。

杨承志嘴唇哆嗦着,结结巴巴说道:“海燕,我是杨承志,你还好吗?”

对方听到这一问,突然沉默了,隔了一会,话筒中传来一阵抽泣的声音,对方呜咽着问道,“承志,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你辞职,也不告诉我一声,电话也打不通,是不是你不喜欢我了,不要我了。承志,你知不知道,你不在我身边的这六十八天,我的心有多苦,我有多么想你。”

听着王海燕嘶哑的哭泣,听着王海燕一句句饱含思念的话语,杨承志觉得心都碎了。一行热泪滚滚而下,在他受伤住院时,从未喊疼,也没流泪的他,觉得现在心疼的要命,眼泪止不住的流出。

这就是爱,一种比海誓山盟更真挚的爱。

“海燕别哭了,这一切都怪我,是我自己出了车祸,怕你伤心,所以才没敢告诉你,也没和你打招呼就回老家养伤。”

王海燕一阵惊慌,“承志,你没事吧,你现在在那,我马上去看你。”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