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漂女孩:现实奇遇比影视剧还精彩凡人小酒馆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横漂女孩:现实奇遇比影视剧还精彩

横漂女孩:现实奇遇比影视剧还精彩

作者:凡人小酒馆
类型:总裁豪门
时间:2021-11-12 19:43:31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给您提供《横漂女孩现实奇遇比影视剧还精彩》小说全文阅读,横漂女孩现实奇遇比影视剧还精彩小说主角是小胖老张,横漂女孩现实奇遇比影视剧还精彩精彩节选:空气突然陷入安静。我一字一顿说:「这跟通告发的不一样,你们当时说的是只会湿鞋子。现在是整个人往里泡。这是要落一辈子病根的事情。」
节选

我没好气地一拳锤在他肩头:「不要乱扔垃圾!」

「啊小姐我错了!」胖子夸张地挤眉弄眼,捂着胳膊弯下腰,「哎哟哟……」

我正疑惑是不是下手重了,胖子摸出一个塑料元宝:「小的给您赔不是,这是咱们钱庄新到的银子,请小姐笑纳。」

我被逗笑了:「谁要你的塑料银子!」

戏开拍,导演喊「人走」,包括我在内的背景都开始动起来。小胖子原来不是钱庄老板,只是个路边摊伙计,卖点面人玩具。我假模假样过去选,小胖子很是入戏,热情地从稻草上拔下一个猪八戒面人递给我,又递给我一个嫦娥,作势让猪八戒去亲嫦娥,我差点没笑场。

散场后,小胖子又乐呵呵地捏着面人来找我:「你看这钉耙,像不像你要打人?」我差点一记拳头擂在他肚子上:「死胖子,我有这么丑?」

我随大家一起叫他的外号「小胖」,他也是个横漂打工人,没事常来我家蹭饭。小胖是四川人,悠然是湖北人,我们三人都爱吃辣、能喝酒,很能玩在一起。

都说每个四川男人都是天生的厨子,小胖虽然看起来不修边幅,但在吃上格外讲究,牛肉肥瘦比例好不好、几种辣椒的配比,他夹一筷子就能尝出来,小胖甚至还会西餐,有次在我们简陋的出租屋,愣是用微波炉折腾出了一道惠灵顿牛排。自从有了小胖,我们家仿佛多了一位米其林大厨,我和悠然都长了几斤肉,连连哀嚎,再吃就接不到戏了。

横店特别小,从南到北也用不了半小时,走得久了,连街上的路人都感觉眼熟。我原来的生活很单调,除了跟着老张接戏、应酬,就是自己在网络上修表演课。但认识小胖以后,我的生活慢慢生动起来。没戏的时候,小胖会载着我和悠然去周边的县市爬山、野炊、吃海鲜,去杭州城里逛逛街。

他不仅擅长做菜,也很懂游玩。我们在武义的冷僻山头野炊,山清水秀、人烟稀少,小胖还带我们去农家炖土鸡,花钱不多,但晒着太阳喝汤也美滋滋的;抑或去舟山的小岛,远离内陆,海水蔚蓝清澈,我们在海边冻得惨兮兮的,小胖把两层外套都脱了下来,给我和悠然一人一件披着。

那年中秋节,我们都没回家,加上悠然,三个人在家一边看综艺一边斗地主,就着鸭脖和千岛湖啤酒,有点像一家人。小胖还特意拎了半打大闸蟹,蟹膏肥美,富贵家庭出身的悠然很欢快,我以前在内陆,没怎么吃过这玩意儿,小胖把蟹脚里的蟹肉剔出来攒成一碟堆到我面前。

梧桐落尽,秋去冬来,没想到,悠然先被她爸妈抓回去上学考托福,她哭得双眼通红地搬离了出租屋。横店只剩小胖和我这对贫贱之交,小胖还是吊儿郎当的,而我还在追自己的演员梦。

晋升特约后,我开始有更多选择了。曾经最贵的一场戏,我要到了800元一天。那场戏也是老张帮我接的,没想到到了片场,我才发现那场戏需要演僵尸,全身都画着特效妆,还要躺进棺材里。

我在片场打地铺等开工,凌晨2点就被薅起床,去画特效妆。化妆师拎起一瓶国产白胶就往我脸上倒,做凹凸的特效。

第一天试戏,白胶就让我全脸都过敏了,都是大大小小的红疹子。每天我都披着一身僵尸妆在镜头前张牙舞爪。男主角是个新晋流量小生,我要从棺材里跳出来,追着他满场跑。他NG了3次,我就跑了3次,小生演技可差,但他可以错,我却一步不敢错。有一场我脚底打滑,从楼梯上连摔两跤,一言不发爬起来继续追。

披着厚重的服装跑了一整天,我浑身是汗,跟着演员们走,想走进休息室坐一会儿,却在门口被拦住:「群演?」我点点头。助理指指边上一片空地:「那儿坐着去,这里是演员休息室。」

好在化妆师心疼我们几个僵尸,拿着一块蛋糕过来:「快吃吧。」我高兴地伸出手,他接着说:「他们都不吃,给你吧。」我伸了一半的手僵在那里,勉强接过,放在地上,虽然很饿,却一口没动。

我的同伴闷闷说:「这一千块钱挣得,真累。」我正想点头称是,忽然反应过来,一千?老张给我的报价只有八百。这里拍戏的价格并不公开透明,所谓公会,形同虚设。离剧组走得越近,我愈发感觉到,这是一个等级分明的世界。群演和特约们,都处在产业链的底层,是最卑微的,如同工蚁般的存在。

晚上卸了妆,我坐夜班公交回家,掏出手机,本想问问老张报价的事,犹豫了下又放下。已经是大半夜,路灯昏暗,街道死一般地寂静,下了车,我打开手机的手电筒,深一脚浅一脚往回走。

还没到楼下,却远远看到单元楼底亮着一盏灯。走近一看,是我熟悉的胖胖的身影,他手上还拎着一碗东西。我鼻子一酸,忍住没哭。

小胖大概被我吓着了,疑惑地问:「咋了,受委屈了?」

我摇摇头:「谁敢欺负我啊,你等了多久了?」

他哈哈一笑:「我就路过,刚到。」余光扫到他手上的袋子,这家做桃胶甜品的店我知道的,九点就关门了,现在已经快十二点了。

卸妆后,我满脸都是红疹子,小胖帮我擦药,小心翼翼地一边吹气一边抹药,还一边宽慰我:「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你看,这下你有自己的代表作了不是?」我被逗笑了。

这场戏持续了一礼拜。虽然很苦,但一周挣回了我一个月的钱,刨去买药的成本还剩了不少,我美滋滋的。杀青那天,和我对戏过的男演员站在合照C位,我们几个僵尸就在边上看着。以往我大概会很郁闷,但那天我心情很好。我约了小胖去金华,请他吃海底捞。

我们喝酒到深夜,饭后沿着一条大江透气散步。夜风吹来我们身上的火锅味和酒味,没成想小胖突然问我:「晴晴,你愿意做我的女朋友吗?」

大概是因为喝了酒,他手足无措,讲话都打结巴:「这句话我在心里憋了很久,其实我在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就喜欢你。我……」他从兜里掏出一个小盒子,里面是一串项链,款式很简单,中间镶着一排钻,小胖涨红了脸,嗫嚅着说:「虽然这钻石是假的,但我的心是真的……」

听了这话,我的醉意一下子被晚风吹醒了。我凝视着小胖,他真诚的胖脸上没有一点油腻,可那一刻,我突然鬼使神差地想到老张,不知道为什么,我落荒而逃,只留下小胖呆立在原地。我不敢回头看他。

龙套

其实,和小胖混在一起之后,我和老张的联系渐渐少了,有时候他约我我也不想出门。虽然和老张还不是男女朋友,但我常常觉得我像老张养的一只金丝雀,关在无形的笼子里,他说向左我不敢向右,但现在,我不想再去烟雾缭绕的麻将馆或者觥筹交错的酒席,就像想飞的鸟。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