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云逐月陶家生了七个女儿-王氏,陶正小说无广告弹窗章节试读

陶家生了七个女儿

陶家生了七个女儿

作者:星云逐月
类型:悬疑灵异
时间:2021-10-18 20:19:35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1章 产女 第2章 挑拔 第3章 香枝儿 第4章 一大家子 第5章 推一把 第6章 各有心思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抖音完结《陶家生了七个女儿》的主人公是香枝儿周承泽,是作者星云逐月创作的原创作品,主要讲述了他们二人之间的纠葛。王氏将孩子放到了床上,与香枝儿并排放在一起,香枝儿早就好奇了,这会儿却是使劲扭着脖子看过来,三四个月大的孩子,比她这个刚出生的,却是灵活多了。
节选

“看我这急性子,那就等忙过之后再说。”周福生笑呵呵道,盖屋子也不是一天两天,确实不急在这一时。

“正是呢,等忙过这几天,我办一桌酒席,咱们哥俩好好的喝一盅,这都多少年了,没想到咱们哥俩还能再见!”陶正洪很是感概的说着。

这里正说着话,院门口急步进来一人,边急赶着连喊道:“福生,福生,是你回来了吗?”身后还跟着两中年汉子。

“根大哥,快进来坐!”陶正洪招呼着。

周福生也起身,神色有些激动的唤了一声:“姐夫!”

“福生啊,真是你啊,刚刚一平去跟我说,我还不敢相信呢!要回来也不先捎个信来,我也好领着孩子去接你去。”陶正根拉着周福生左看右看。

“是我回来了!”周福生也盯着陶正根瞧,见他老态毕现,心中只觉一阵悲怆。

“唉,你姐没福,早早走了,也没能看上你一眼,福生,这次回来就不走了吧!”陶正根紧着问道。

“嗯,不走了。”周福生点点头,略有些伤感道:“明儿我就去姐姐的坟头,跟她说一声,我回来了,以后都不走了。”这些年人虽没回来,却也偶通音信,家里的情况也知道些,但倒底通信不便,一年到头的也难收到一回,自家姐姐去逝近一年,他才得了信,那时候手里又有事,也就没能赶回来。

“好好,不走了好,你姐姐在那时候就盼着你回来呢!”陶正根叹息着说道,倒也没太罗嗦,转身对身后两汉子道:“还不快过来见你们舅舅!”

“舅舅!”两汉子忙上前见礼。

要说起来,一般的农妇,其实都没有坐月子这一说,家里忙时,生下孩子两三天就能跟着下地干活了,但大河村不一样,日子过得本就不错,村里又多是陶氏一族的族人,讲究些门风家风,对家里的妇人孩子都算不错,例如坐月子、女孩儿不下地这样的特例,也就上河村才有,因此很多外村的姑娘很乐意嫁进上河村来,而上河村娇养的姑娘们,就算干活差些,但当家理事却是一把好手,更要紧的是,养得白胖一副很有福气的样子,比一般的农家姑娘看着漂亮喜人。

王氏坐月子,待在屋里没出门,家里除香枝儿外,最小的三个跟在她身边,香芹儿、香苗儿各自手中拿了个小绣绷子,捏着针绣花,二岁的香茉儿人太小,什么也干不了,搬了小凳子坐在两个姐姐身边,一时抬头看看这边,又看看那边。

两人绣花也都是初学,绣得并不好看,甚至不成形,王氏看在眼里,也并不出声责骂,只时不时的指点两句,两人也是绣了拆,拆完又绣,香芹儿明显少了些耐心,凳子都坐不住,不时动来动去,香苗儿倒是耐心好,只是她更小些,动作笨拙,绣得比香芹儿更不如。

王氏又哪会看不出,微笑着道:“家里来了客人,你们别出去添乱,要让你们阿奶瞧见,又得讨顿骂了。”

孩子们虽小,却也懂事,并没有闹着要出去玩,香芹儿实在坐不住,道:“娘,我逗香枝儿玩一会儿吧!”说着,放下绣绷就去床边,香茉儿听闻,也起身跟着她走。

王氏瞧着,不由抿嘴一笑。

昨儿生产,才将孩子送到许婆婆家,许婆婆虽有闲暇帮着照看孩子,却也不好总去打扰人家,农户人家养孩子,也不用时时要人照看的,放养着都能长大,只不过王氏做母亲的,总觉得孩子小不放心,犹其一家人都不待见女孩儿,她就更加小心照看了,家人都不经心,她做母亲的再不多看顾点,孩子都不知会被养成什么样了。

“娘,妹妹醒了耶!”香茉儿奶声奶气的喊道,小小的身子已经趴在床沿边上,伸长脖子往床上的小人儿看去。

躺在床上的香枝儿,睁着双眼睛,直碌碌的盯着眼前的姐姐猛瞧,对方的小脸,都快伸到她的脸上,不太习惯与她太近,伸了手去想将她推开点。

却不想,香茉儿以为跟她玩,笑嘻嘻的把她的小手拽在手里,轻轻的捏了捏,转头还冲王氏道:“娘,妹妹的手好软。”

香枝儿没脾气的垂了下眼帘,再掀起眼皮看来时,王氏已近在身前,伸手将她给抱进怀里,习惯性的手就探向尿垫,香枝儿就更加无语了,心想她如今就是个婴儿,完全没有隐私可言。

待王氏抱起她所了尿,收拾干净,脸色便又带出笑意来:“咱们香枝儿真乖,是个会体贴娘的好孩子。”

香枝儿听着,不由笑了,她一个成年人的灵魂,难道还尿床不成。

“笑了,笑了,妹妹笑了。”香芹儿高兴得拍起手来。

村里流传着一个说法,不懂事的婴儿,对着谁笑,就能给谁带来好运气,正因为知道这个说法,香芹儿才特别高兴,觉得自个能得好运。

王氏才不理会她们,掀了衣摆起来开始喂奶,昨儿晚上喝了许婆婆给的药,下半夜就通了奶,香枝儿吃了个饱,早上也就没再去熬米汤来喂,倒是省事不少,而王氏也不知是养好了些,也或是吃了鸡肉、鸡汤的原故,脸色也不复昨日的苍白,气色明显好看了许多。

香枝儿吃得打饱嗝,王氏将她后背拍了拍,随后就又将她给放到床上躺着了,她不由想叹气,初来乍道,其实她更想在外面去转一圈,看看自个身处何方,却也知道,她还没有满月,不宜出门,且王氏还在坐月子,也是受不得风,想一想倒也作罢。

这里才安置好,就听着黄氏大着嗓门走了进来,手里抱着个婴儿。

“你昨儿就通奶了,香枝儿还小,一个人也吃不了多少,这是你周伯伯的孙子,可怜见的落生估计就没吃上一回奶,帮着给喂喂,你周伯伯少不了你的好处,人以后长大了,也领你的情。”黄氏嘴皮子十分利索,巴拉巴拉的一阵,说得唾沫横飞。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