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三生石紫璃-三生石紫璃在哪里看

三生石紫璃

三生石紫璃

作者:佚名
类型:悬疑灵异
时间:2021-10-14 16:16:52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作品女主是紫璃小说《三生石》,这里提供主角是紫璃夜君寻阳的小说阅读。三生石小说主要讲述了:“属下定当不负所托——!”他的声音随风而逝。一半天兵顺着阿奴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夜君自半空中徐徐落地,带着滔天怒气。
节选

还没走到她所居住的揽月宫,就看到夜君的妹妹寻阳公主带着一行仙娥朝着自己而来。寻阳瞧着紫璃此时才回,不觉皱眉。“你好大的架子,让本公主等你一天!”紫璃赶紧参拜∶“臣妾不知公主前来,还望公主恕罪。”寻阳看着她卑微的姿态,很是受用,然想到她这副样子如何配得上自己兄长,怒火又不觉扬起。她朝着身后挥手,几个仙娥小步走上前。紫璃不知她此意何为,就听寻阳道∶“我兄长乃是九天战神,怎能只有你一人照顾,这些仙娥是本公主精挑细选,特意送给兄长的。”紫璃听到此话,只觉心中闷痛。她默默地看着眼前几个美艳仙娥,回寻阳∶“公主有心了,不过这件事您还是找神君比较妥当。”说完,她转身离开。寻阳见自己被忽视,看着她离去的身影,寒眸一冷。下一秒,她挥手过去,顿时一道大力将紫璃掀飞。“嘭!”得一身巨响。紫璃摔在地上,半晌都没能起来。她就看到寻阳踩着云纹高墙鞋朝着自己走近,而后蹲下身,一把扯过自己的手。“你嫁与我兄长,千年还没点动静,你当真以为本公主不知是何缘故?”说罢,寻阳一把扯开了紫璃的宽袖一时间,殿外万籁俱寂。紫璃只觉无数道嘲讽的视线朝着自己看来,她想要伸手去扯下衣袖。可寻阳却将她衣袖一把撕开∶“成婚千年,我兄长都未曾喜欢你!”紫璃喉咙苦涩,摁在胳膊上的手不觉握紧,却又无可奈何。寻阳看着她这副软弱的样子,冷笑道∶“当初若不是因为你是天灵族人,你以为凭你一小小若仙,能嫁与我兄长?如今你父勾结魔族,被关天牢,不用本公主多说,你也知他是何罪吧?”紫璃心底一颤,她们天灵族生生世世附庸天族,从未有过反叛之心。她阿爹更是一生为天族卖命,却不知为何被诬陷勾结魔族,已是天寿之年,却遭此劫难。寻阳见她面色苍白,朝着她靠近,传过心声道∶“你一个罪臣之女,不配为我兄长之妻,我知天后不会应允你们和离,我有一妙计只要你肯答应,我定保你父和天灵族无恙。”紫璃眼底闪过一抹期盼。“公主请说。”“我兄长不能休妻,但他可以有位亡妻!”寻阳的话如同一块巨石砸向紫璃。紫璃眼睫微颤,看着寻阳离去的背影,许久才从地上爬起来,踉跄着回揽月宫。揽月宫内,凄冷一片。唯一的宫婢小蝶见她衣袖被撕碎,一身狼狈的回来,忙扶住她。“小姐,你这是怎了?”小蝶是紫璃从天灵族带上天宫的贴身婢女,从小和她一起长大。在这天宫,怕也只有她是真心对自己。她不忍让小蝶担心,柔声道∶“无碍,是我出去时,病发不慎被绊倒了。”小蝶听后,眼眶不由发红。她强忍着酸涩,端了药过来∶“小姐,这是奴婢从仙官处讨来的,您快喝了吧。”千年前,紫璃不慎被八爪火螭所伤,至今未愈,如今已经是回天乏术。紫璃看着那碗黑浓苦涩的药,想起今日寻阳所说之话,摇了摇头。“不必了。”说完,她看着窗外问小蝶∶“神君可回来了?”小蝶含泪点头。紫璃听后起身,对镜梳妆。

还没走到她所居住的揽月宫,就看到夜君的妹妹寻阳公主带着一行仙娥朝着自己而来。

寻阳瞧着紫璃此时才回,不觉皱眉。“你好大的架子,让本公主等你一天!”

紫璃赶紧参拜∶“臣妾不知公主前来,还望公主恕罪。”

寻阳看着她卑微的姿态,很是受用,然想到她这副样子如何配得上自己兄长,怒火又不觉扬起。

她朝着身后挥手,几个仙娥小步走上前。

紫璃不知她此意何为,就听寻阳道∶“我兄长乃是九天战神,怎能只有你一人照顾,这些仙娥是本公主精挑细选,特意送给兄长的。”

紫璃听到此话,只觉心中闷痛。

她默默地看着眼前几个美艳仙娥,回寻阳∶“公主有心了,不过这件事您还是找神君比较妥当。”

说完,她转身离开。

寻阳见自己被忽视,看着她离去的身影,寒眸一冷。下一秒,她挥手过去,顿时一道大力将紫璃掀飞。“嘭!”得一身巨响。

紫璃摔在地上,半晌都没能起来。

她就看到寻阳踩着云纹高墙鞋朝着自己走近,而后蹲下身,一把扯过自己的手。

“你嫁与我兄长,千年还没点动静,你当真以为本公主不知是何缘故?”说罢,寻阳一把扯开了紫璃的宽袖一时间,殿外万籁俱寂。

紫璃只觉无数道嘲讽的视线朝着自己看来,她想要伸手去扯下衣袖。可寻阳却将她衣袖一把撕开∶“成婚千年,我兄长都未曾喜欢你!”紫璃喉咙苦涩,摁在胳膊上的手不觉握紧,却又无可奈何。

寻阳看着她这副软弱的样子,冷笑道∶“当初若不是因为你是天灵族人,你以为凭你一小小若仙,能嫁与我兄长?如今你父勾结魔族,被关天牢,不用本公主多说,你也知他是何罪吧?”

紫璃心底一颤,她们天灵族生生世世附庸天族,从未有过反叛之心。她阿爹更是一生为天族卖命,却不知为何被诬陷勾结魔族,已是天寿之年,却遭此劫难。

寻阳见她面色苍白,朝着她靠近,传过心声道∶“你一个罪臣之女,不配为我兄长之妻,我知天后不会应允你们和离,我有一妙计只要你肯答应,我定保你父和天灵族无恙。”

紫璃眼底闪过一抹期盼。“公主请说。”

“我兄长不能休妻,但他可以有位亡妻!”寻阳的话如同一块巨石砸向紫璃。

紫璃眼睫微颤,看着寻阳离去的背影,许久才从地上爬起来,踉跄着回揽月宫。

揽月宫内,凄冷一片。

唯一的宫婢小蝶见她衣袖被撕碎,一身狼狈的回来,忙扶住她。“小姐,你这是怎了?”

小蝶是紫璃从天灵族带上天宫的贴身婢女,从小和她一起长大。

在这天宫,怕也只有她是真心对自己。

她不忍让小蝶担心,柔声道∶“无碍,是我出去时,病发不慎被绊倒了。”小蝶听后,眼眶不由发红。

她强忍着酸涩,端了药过来∶“小姐,这是奴婢从仙官处讨来的,您快喝了吧。”

千年前,紫璃不慎被八爪火螭所伤,至今未愈,如今已经是回天乏术。紫璃看着那碗黑浓苦涩的药,想起今日寻阳所说之话,摇了摇头。“不必了。”

说完,她看着窗外问小蝶∶“神君可回来了?”

小蝶含泪点头。

紫璃听后起身,对镜梳妆。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