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八荒爱他一人小说-名字是云若月,胡闹

九州八荒爱他一人

九州八荒爱他一人

作者:万小烟
类型:悬疑灵异
时间:2021-10-12 14:09:20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1章 凡间女子 第2章 天作之合 第3章 绝不背离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作品云若月楚玄辰雀翎小说《九州八荒爱他一人》,万小烟,提供云若月楚玄辰雀翎小说阅读。九州八荒爱他一人小说主要讲述了:慕言一路交代,但云若月听进心里却没有放在心上。她又怎么让这般疼她护她的二哥来冒这个险呢?到了天界边际,慕言再次重复自己刚才所言,但云若月依旧只是敷衍地点头回应自己。
节选

“才分开几日,你就准备在天界寻找新靠山了?”楚玄辰怒气肆意地了进来,甩出一道灵力化作利刃朝慕言刺去。但慕言尚未动手,身后的斗篷便直接将那灵力弹开化无影。这般身手,让楚玄辰多了丝忌惮,但更是恼羞成怒。“阁下何人,抱着本殿夫人作甚?!”楚玄辰质问。慕言将云若月稳稳放至软塌上,这才挑眉看向身后来人。“仙者头戴玉冠和月簪,想必是大名鼎鼎的夜神殿下,只是听闻夜神殿下前阵子刚娶我们鸟族的一只孔雀为妃,那这位姑娘又怎会是你的夫人?”慕言的话,让脸薄的楚玄辰更是难堪。“本殿的家事,由不得你一个外人问东问西!”床榻上的云若月明显觉察到楚玄辰的神情中透着杀意,她不想让慕言因为她而深陷囫囵之境。“慕言上仙,您先走吧……云若月改日再报您的恩情……”她虚弱说道。慕言蹙了蹙眉,对着云若月点头后未再看楚玄辰一眼,直接化作一只凤凰飞走。“我道是谁,原来是南禺山的凤凰!你从哪里学的狐媚手段,竟背着我在外面勾三搭四?”楚玄辰抬起云若月的下巴逼迫她直视自己,阴沉容颜溅出凛冽的寒光。云若月任由他肆意妄为,脸上没有丝毫表情。“我既已被你赶出浮云殿,又何来背着你一说?”她淡淡的口吻叫人听不出情绪。“云若月!我说过你永远都是我的妻子,住在这里只是暂时之计,你到底要胡闹到什么时候?!”楚玄辰冷声呵斥。云若月忽的就笑出了声,那笑声又淡又凉,带着嘲讽之意。“胡闹?我身边的人一个一个没了,就连洛儿刚才也差点离我而去,你说我这是在胡闹?!”楚玄辰被噎住,随即有些凌乱地收回了掐着她下巴的手。“一个自寻死路,一个死有余辜,洛儿已经有了火灵芝定会痊愈,你尚且安分点,别再让我看到你跟别的男人纠缠不清……雀翎有了身孕,过几日浮云殿会大办喜宴,届时四海八荒的神仙包括天帝天后都会到访,你切记莫在这个节骨眼上让人在我背后嚼舌根。”说完,他看着云若月苍白憔悴的脸色,心忽的一软,想伸手怜惜抚一抚。可掌心刚触到她冰凉的脸庞,就被她厌恶避开。“你要再给我甩脸色,你和那孩子一个都别想好过!”宫中佳人温顺体贴又乖巧,他是凡人之心作祟才会在她这里受这种气!这般想着,楚玄辰直接拂袖离开,徒留一室清冷和破烂的门给到云若月。云若月自软塌上起来,一张静如潭水的面庞就那样直直看着男人离开的方向,神色木然。原来无需挖心掏肺,也能叫人心死。砰——里屋传来一阵响声,云若月回了神,连忙支撑着起身前去。

“才分开几日,你就准备在天界寻找新靠山了?”

楚玄辰怒气肆意地了进来,甩出一道灵力化作利刃朝慕言刺去。

但慕言尚未动手,身后的斗篷便直接将那灵力弹开化无影。

这般身手,让楚玄辰多了丝忌惮,但更是恼羞成怒。

“阁下何人,抱着本殿夫人作甚?!”楚玄辰质问。

慕言将云若月稳稳放至软塌上,这才挑眉看向身后来人。

“仙者头戴玉冠和月簪,想必是大名鼎鼎的夜神殿下,只是听闻夜神殿下前阵子刚娶我们鸟族的一只孔雀为妃,那这位姑娘又怎会是你的夫人?”

慕言的话,让脸薄的楚玄辰更是难堪。

“本殿的家事,由不得你一个外人问东问西!”

床榻上的云若月明显觉察到楚玄辰的神情中透着杀意,她不想让慕言因为她而深陷囫囵之境。

“慕言上仙,您先走吧……云若月改日再报您的恩情……”她虚弱说道。

慕言蹙了蹙眉,对着云若月点头后未再看楚玄辰一眼,直接化作一只凤凰飞走。

“我道是谁,原来是南禺山的凤凰!你从哪里学的狐媚手段,竟背着我在外面勾三搭四?”

楚玄辰抬起云若月的下巴逼迫她直视自己,阴沉容颜溅出凛冽的寒光。

云若月任由他肆意妄为,脸上没有丝毫表情。

“我既已被你赶出浮云殿,又何来背着你一说?”她淡淡的口吻叫人听不出情绪。

“云若月!我说过你永远都是我的妻子,住在这里只是暂时之计,你到底要胡闹到什么时候?!”楚玄辰冷声呵斥。

云若月忽的就笑出了声,那笑声又淡又凉,带着嘲讽之意。

“胡闹?我身边的人一个一个没了,就连洛儿刚才也差点离我而去,你说我这是在胡闹?!”

楚玄辰被噎住,随即有些凌乱地收回了掐着她下巴的手。

“一个自寻死路,一个死有余辜,洛儿已经有了火灵芝定会痊愈,你尚且安分点,别再让我看到你跟别的男人纠缠不清……雀翎有了身孕,过几日浮云殿会大办喜宴,届时四海八荒的神仙包括天帝天后都会到访,你切记莫在这个节骨眼上让人在我背后嚼舌根。”

说完,他看着云若月苍白憔悴的脸色,心忽的一软,想伸手怜惜抚一抚。

可掌心刚触到她冰凉的脸庞,就被她厌恶避开。

“你要再给我甩脸色,你和那孩子一个都别想好过!”

宫中佳人温顺体贴又乖巧,他是凡人之心作祟才会在她这里受这种气!

这般想着,楚玄辰直接拂袖离开,徒留一室清冷和破烂的门给到云若月。

云若月自软塌上起来,一张静如潭水的面庞就那样直直看着男人离开的方向,神色木然。

原来无需挖心掏肺,也能叫人心死。

砰——

里屋传来一阵响声,云若月回了神,连忙支撑着起身前去。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