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兄长不能休妻,但他可以有位亡妻by佚名-佚名的小说我兄长不能休妻,但他可以有位亡妻

我兄长不能休妻,但他可以有位亡妻

我兄长不能休妻,但他可以有位亡妻

作者:佚名
类型:悬疑灵异
时间:2021-10-12 08:52:24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作品女主是紫璃小说《我兄长不能休妻但他可以有位亡妻》,这里提供主角是紫璃夜神君的小说阅读。我兄长不能休妻但他可以有位亡妻小说主要讲述了:紫璃用着紧剩得仙力回天灵族。天灵族在南海,她花了半日方才赶到,赶到时已是黎明。这里一片竹海,看着很是宁静。
节选

紫璃看着夜君目光温柔一直落在那女子身上,是她从未见过的。原来神君也会爱人,只是所爱之人不是自己……“看到了吗?那是掌管花界的上神汐月,她才是我兄长真心所恋之人,你一若仙如何与她相比?”紫璃面无血色,正欲离开。可寻阳设在两人之间的屏障,顷刻便被夜君看破。他挥手,屏障退去,两人四目相对。紫璃就站在夜君的身旁,相对无言。夜君看着她脸上所涂的脂粉,不觉皱眉∶“以后莫要在脸上涂人间之物,本君看着甚是碍眼。”紫璃没有回答,只看他∶“我想回天灵族。”“天灵族大逆不道,你若敢去,是想将我九宫殿置于何地?”夜君冷声道。勾结魔族本是诛灭全族,天君饶恕,已经是格外开恩。紫璃一时哑然,再说不出一句话来。回到揽月宫。紫璃将枕头下的木盒拿起,打开看着上面的梨花,想起今日所见。一口淤血再也忍不住从口中溢出。那雪白的花瓣,顿时变得一片通红。她静静地拿着木盒,看着里面仙气消散,放了千年的梨花星星点点糜烂。就如同她和夜君这姻缘,终归是维持不住了。小蝶端药进来之时,就看紫璃满身鲜血,云灵若隐若现。“啪!”得一声。她手中药碗摔落在地,忙跑上前道∶“小姐,你等等,我这就去请仙医过来。”紫璃却阻止了她∶“不必了,你下去吧。”她虽贵为九曜神君之妻,可在这天宫,都知她不过挂个头衔罢了。无人真把她当做战神之妻对待,小蝶去请仙医,不过是白去。小蝶含泪退下。紫璃孤独地躺在冰冷的卧榻之上,刚闭上双目,眼前便是阿爹身死一幕。她睁开双目,穿了衣服,乘着夜色还是悄悄赶往天灵族之地天灵族在南海一小舟栖息。这日,紫璃还未赶到,远远就看无数仙族手持仙器将其团团包围。电们高声喊∶“铲除魔族余孽!”天灵族从未动过刀兵,世代已生产玉笛神器为生。此时被仙族包围,一个个手无寸铁焦急得站在屏障内。紫璃看着里面还站着三四岁的孩童,显然是被吓的不清,蜷缩在母亲怀里。而她的兄长夜君手拿玉笛挡在最前面,已然受伤,嘴角鲜血滑落,大声道∶“天灵族和我父从未勾结魔族,我们也不是魔族余孽,你们再不离开,休怪我不客气!”那些个仙族听后,更加气愤,朝着夜君出招而去。紫璃见状,奋力飞身挡在了夜君身前,尽数接下那些出招。口鲜甜猛地从胸腔涌出,紫璃整个人被打落在地。夜君见状瞳仁皱缩,瞧着她弱小身影,正欲抬手去扶。

紫璃看着夜君目光温柔一直落在那女子身上,是她从未见过的。原来神君也会爱人,只是所爱之人不是自己……

“看到了吗?那是掌管花界的上神汐月,她才是我兄长真心所恋之人,你一若仙如何与她相比?”

紫璃面无血色,正欲离开。

可寻阳设在两人之间的屏障,顷刻便被夜君看破。他挥手,屏障退去,两人四目相对。紫璃就站在夜君的身旁,相对无言。

夜君看着她脸上所涂的脂粉,不觉皱眉∶“以后莫要在脸上涂人间之物,本君看着甚是碍眼。”

紫璃没有回答,只看他∶“我想回天灵族。”“天灵族大逆不道,你若敢去,是想将我九宫殿置于何地?”夜君冷声道。

勾结魔族本是诛灭全族,天君饶恕,已经是格外开恩。

紫璃一时哑然,再说不出一句话来。回到揽月宫。

紫璃将枕头下的木盒拿起,打开看着上面的梨花,想起今日所见。

一口淤血再也忍不住从口中溢出。那雪白的花瓣,顿时变得一片通红。

她静静地拿着木盒,看着里面仙气消散,放了千年的梨花星星点点糜烂。

就如同她和夜君这姻缘,终归是维持不住了。小蝶端药进来之时,就看紫璃满身鲜血,云灵若隐若现。

“啪!”得一声。

她手中药碗摔落在地,忙跑上前道∶“小姐,你等等,我这就去请仙医过来。”

紫璃却阻止了她∶“不必了,你下去吧。”她虽贵为九曜神君之妻,可在这天宫,都知她不过挂个头衔罢了。

无人真把她当做战神之妻对待,小蝶去请仙医,不过是白去。

小蝶含泪退下。

紫璃孤独地躺在冰冷的卧榻之上,刚闭上双目,眼前便是阿爹身死一幕。

她睁开双目,穿了衣服,乘着夜色还是悄悄赶往天灵族之地

天灵族在南海一小舟栖息。

这日,紫璃还未赶到,远远就看无数仙族手持仙器将其团团包围。

电们高声喊∶“铲除魔族余孽!”

天灵族从未动过刀兵,世代已生产玉笛神器为生。

此时被仙族包围,一个个手无寸铁焦急得站在屏障内。

紫璃看着里面还站着三四岁的孩童,显然是被吓的不清,蜷缩在母亲怀里。

而她的兄长夜君手拿玉笛挡在最前面,已然受伤,嘴角鲜血滑落,大声道∶“天灵族和我父从未勾结魔族,我们也不是魔族余孽,你们再不离开,休怪我不客气!”

那些个仙族听后,更加气愤,朝着夜君出招而去。

紫璃见状,奋力飞身挡在了夜君身前,尽数接下那些出招。

口鲜甜猛地从胸腔涌出,紫璃整个人被打落在地。

夜君见状瞳仁皱缩,瞧着她弱小身影,正欲抬手去扶。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