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你的氟西汀-姜可儿,顾盛成为你的氟西汀章节试读

成为你的氟西汀

成为你的氟西汀

作者:青柠秋橘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1-09-29 20:22:31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作品热门佳作《成为你的氟西汀》是主角为姜可儿陆子迹的浪漫青春小说,这里为您提供成为你的氟西汀小说的精彩试读。成为你的氟西汀该小说讲述了:陆子迹皱了皱眉,似乎这才注意到她,用平淡而毫无起伏的语气说道,“你太丑了。”他顿了顿,似乎怕她不理解,又补充道,“不好意思,你长的有点丑了,所以我不能接受。”
节选

晚上十点,月色朦胧,姜可儿踩着清辉走进小区,夜里风切切,她拢了拢身上的风衣,神色疲倦而恍惚。人间百态,众生皆苦,自从十年前经历了姜家破产父母双亡,顾盛于她便是唯一的光,只可惜三年前开始,光成了魇,把她拖入无穷无尽的深渊,看着她沦陷挣扎。姜可儿时常想,如果不是她非要闹着父母赶回来陪自己过生日,他们是不是就不会双双车祸身亡,这偌大的姜家也不会一夜之间破败。从小娇宠长大的小女孩毫无自保之力,她眼睁睁看着这座帝国大厦倾然倒下,四分五裂,却无能为力。她不吃不喝像个废人一样,唯一的念头就是好好安葬父母。事情完成了,她便只想死,死在父母的墓前,死在那个春花烂漫的季节。顾盛就是那时候出现的,少年约十七八岁的模样,身姿挺拔,惊才艳艳,他逆光而来,夺下了她要割腕的刀,给了她一个此生最温暖的拥抱,以至于后来的日日夜夜,她只有靠近他才能活下去。因为,他是她的光啊,没有了光,怎么活啊?姜可儿讪笑一声,她这辈子就像攀附的菟丝花一样,永远不可能独自生长,小时候是父母,后来是顾盛,现在是和顾盛长着同样一张脸的陆子迹。她在幽暗里独自生长,汲取着那些光,是向往,是期盼,也是执念。只可惜神说光该受万人敬仰,该可望不可及,于是神收回了她的光,神爱众人却不偏爱一人。“姐姐。”姜可儿一推开门就被抱住,陆子迹习惯性地亲了亲她的唇,然后蹭着她的脖颈嘟囔,“姐姐今天回来好晚,我等了好久好久……”他尾音上扬,带着少年的干净清冽和肆意阳光,本该清清冷冷的人在她面前却总爱撒娇,他深知自己外貌的优势,所以总能利用起来得心应手。至少,姜可儿对着他这张脸怎么也狠不心来,他似乎刚洗完澡,短发微湿,轮廓分明的脸在吊顶水晶灯的照耀下,晕上暖黄的光,分外诱人。陆子迹喜爱薄荷味的沐浴露,他身上也总是清清爽爽的味道,少年清冷傲然却也温柔黏人,如同海风凛凛,带着阳光和海洋的味道。干净的少年,像不染尘埃的冬日白雪,让她——只想毁了这孤高的纯洁,于是她偏头咬上了他的脖颈。“姐……姐姐……嗯?”他气息不稳,嗓音沙哑干涩,茶色的瞳孔染上欲色,却不推开她半分,反而收紧了搂在她腰上的手,“姐姐……别……”姜可儿在他颈侧厮磨着,或轻或重,引起他的颤栗和轻吟,她动作撩拨勾人,眼底却是一片清明,甚至带着她自己都不知道的悲切。“姐姐,别勾我。”陆子迹低喘着气,下巴搭在她的肩窝上,手紧紧地搂着她。他沙哑而低沉的声音提醒着她,这不仅仅是一个少年,他还是一个男人。他年轻阳光,朝气蓬勃,正处于精力旺盛极易被撩拨的年纪,那是介乎于少年与男人间的过渡与蜕变。姜可儿把头埋在他怀里,嫩白纤细的右手插入他的发间,一下一下的顺着,这个动作能让她的心静下来,每疏理一下,她的心就平复一下。只有这样,那个名为顾盛的魔咒才会停下来让她喘息一会儿。顾盛,顾盛,她连叫出他的名字都不敢,所以开口便是一遍一遍的“陆子迹”“陆子迹”。每当这个时候,他总会不厌其烦地回一句,“姐姐,我在。”这样无聊又奇怪的问答总是万分诡异,偏偏两人都习以为常。“小孩,我的芒果慕斯还在吗?”不知过了多久,姜可儿终于从他怀里退出来,她伸出食指挑了挑他的下巴,眼神魅惑慵懒。“这么晚了,姐姐肯定又没有吃晚饭。”陆子迹牵着她的手走向卧室,“姐姐先去洗个澡,我煮点东西给你吃,垫垫肚子才能吃慕斯。”“阿陆真招人疼,所以姐姐才这么喜欢你。”姜可儿回握住他温热的手,轻笑一声,突然问了句,“今天又被小学妹表白了?一说起这个陆子迹就皱着眉,“姐姐,为什么她们都没有自知之明,明明长的那么丑。”姜可儿挑挑眉,“没想到你还是个以貌取人的,怎么能这么说女孩子呢?”陆子迹倒了杯温水给她,依旧蹙着眉,坚持道,“本来就是,她们长的又不好看,我怎么可能会喜欢他们呢?”姜可儿这时反倒想起来了,是了,他当时可是对自己一见钟情的,既然都能见色起意了,又怎么可能不以貌取人?她就着他的手喝了一口水,好笑地问了句,“那你喜欢我什么?”

晚上十点,月色朦胧,姜可儿踩着清辉走进小区,夜里风切切,她拢了拢身上的风衣,神色疲倦而恍惚。

人间百态,众生皆苦,自从十年前经历了姜家破产父母双亡,顾盛于她便是唯一的光,只可惜三年前开始,光成了魇,把她拖入无穷无尽的深渊,看着她沦陷挣扎。

姜可儿时常想,如果不是她非要闹着父母赶回来陪自己过生日,他们是不是就不会双双车祸身亡,这偌大的姜家也不会一夜之间破败。

从小娇宠长大的小女孩毫无自保之力,她眼睁睁看着这座帝国大厦倾然倒下,四分五裂,却无能为力。她不吃不喝像个废人一样,唯一的念头就是好好安葬父母。

事情完成了,她便只想死,死在父母的墓前,死在那个春花烂漫的季节。

顾盛就是那时候出现的,少年约十七八岁的模样,身姿挺拔,惊才艳艳,他逆光而来,夺下了她要割腕的刀,给了她一个此生最温暖的拥抱,以至于后来的日日夜夜,她只有靠近他才能活下去。

因为,他是她的光啊,没有了光,怎么活啊?

姜可儿讪笑一声,她这辈子就像攀附的菟丝花一样,永远不可能独自生长,小时候是父母,后来是顾盛,现在是和顾盛长着同样一张脸的陆子迹。

她在幽暗里独自生长,汲取着那些光,是向往,是期盼,也是执念。

只可惜神说光该受万人敬仰,该可望不可及,于是神收回了她的光,神爱众人却不偏爱一人。

“姐姐。”姜可儿一推开门就被抱住,陆子迹习惯性地亲了亲她的唇,然后蹭着她的脖颈嘟囔,“姐姐今天回来好晚,我等了好久好久……”

他尾音上扬,带着少年的干净清冽和肆意阳光,本该清清冷冷的人在她面前却总爱撒娇,他深知自己外貌的优势,所以总能利用起来得心应手。

至少,姜可儿对着他这张脸怎么也狠不心来,他似乎刚洗完澡,短发微湿,轮廓分明的脸在吊顶水晶灯的照耀下,晕上暖黄的光,分外诱人。

陆子迹喜爱薄荷味的沐浴露,他身上也总是清清爽爽的味道,少年清冷傲然却也温柔黏人,如同海风凛凛,带着阳光和海洋的味道。

干净的少年,像不染尘埃的冬日白雪,让她——只想毁了这孤高的纯洁,于是她偏头咬上了他的脖颈。

“姐……姐姐……嗯?”他气息不稳,嗓音沙哑干涩,茶色的瞳孔染上欲色,却不推开她半分,反而收紧了搂在她腰上的手,“姐姐……别……”

姜可儿在他颈侧厮磨着,或轻或重,引起他的颤栗和轻吟,她动作撩拨勾人,眼底却是一片清明,甚至带着她自己都不知道的悲切。

“姐姐,别勾我。”陆子迹低喘着气,下巴搭在她的肩窝上,手紧紧地搂着她。

他沙哑而低沉的声音提醒着她,这不仅仅是一个少年,他还是一个男人。他年轻阳光,朝气蓬勃,正处于精力旺盛极易被撩拨的年纪,那是介乎于少年与男人间的过渡与蜕变。

姜可儿把头埋在他怀里,嫩白纤细的右手插入他的发间,一下一下的顺着,这个动作能让她的心静下来,每疏理一下,她的心就平复一下。

只有这样,那个名为顾盛的魔咒才会停下来让她喘息一会儿。顾盛,顾盛,她连叫出他的名字都不敢,所以开口便是一遍一遍的“陆子迹”“陆子迹”。

每当这个时候,他总会不厌其烦地回一句,“姐姐,我在。”这样无聊又奇怪的问答总是万分诡异,偏偏两人都习以为常。

“小孩,我的芒果慕斯还在吗?”不知过了多久,姜可儿终于从他怀里退出来,她伸出食指挑了挑他的下巴,眼神魅惑慵懒。

“这么晚了,姐姐肯定又没有吃晚饭。”陆子迹牵着她的手走向卧室,“姐姐先去洗个澡,我煮点东西给你吃,垫垫肚子才能吃慕斯。”

“阿陆真招人疼,所以姐姐才这么喜欢你。”姜可儿回握住他温热的手,轻笑一声,突然问了句,“今天又被小学妹表白了?

一说起这个陆子迹就皱着眉,“姐姐,为什么她们都没有自知之明,明明长的那么丑。”

姜可儿挑挑眉,“没想到你还是个以貌取人的,怎么能这么说女孩子呢?”

陆子迹倒了杯温水给她,依旧蹙着眉,坚持道,“本来就是,她们长的又不好看,我怎么可能会喜欢他们呢?”

姜可儿这时反倒想起来了,是了,他当时可是对自己一见钟情的,既然都能见色起意了,又怎么可能不以貌取人?

她就着他的手喝了一口水,好笑地问了句,“那你喜欢我什么?”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