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是大周朝摄政王楚启迎娶王妃大喜之日-薛梓,薛曦今日是大周朝摄政王楚启迎娶王妃大喜之日章节试读

今日是大周朝摄政王楚启迎娶王妃大喜之日

今日是大周朝摄政王楚启迎娶王妃大喜之日

作者:佚名
类型:悬疑灵异
时间:2021-09-29 20:02:13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作品女主是薛梓小说《今日是大周朝摄政王楚启迎娶王妃大喜之日》,这里提供主角是薛梓楚启薛曦的小说阅读。今日是大周朝摄政王楚启迎娶王妃大喜之日小说主要讲述了:女人看到地上已然熄灭的蜡烛,漂亮的脸蛋皱成一团,眼泪唰唰往下直掉,梨花带雨道:“楚启,灭掉了,曦儿怕是不能跟你长长久久了……”转头又看向薛梓,面带不解道:“妹妹,你就如此恨姐姐么,这是为什么?”
节选

烛光照射在红纱帐帘处,隐隐约约透出两道身影,缠绵不已。今日是大周朝摄政王楚启迎娶王妃大喜之日。这满室的红光,远不及薛梓眼底泛起的血泪。此刻,她正大汗淋漓跪在床边,颤抖着双手举起挂满玉石华贵的烛台,烛台极高。上面摆放着如儿童般手臂粗似的的龙凤喜烛,新婚之夜燃烧到天亮,象征着夫妻两人长长久久,是个极其美好的象征。可于她来说,无疑是种折磨,她这个姿势得维持一整晚,饶是她有些许武功底子,也已受不了。手臂像不是自己的一样,没有知觉,烛芯发出“呲呲”声燃烧掉,滚烫的红油一滴滴掉落在她手背手心之上,痛的颤抖不已。更曾论,眼前人恩恩爱爱,时不时发出娇喘声的一幕闺房之乐。薛梓双眼紧闭,却堵不住耳朵,那一道道男人的撕吼声与浪叫声重重叠合,心口剧烈抽疼,麻木的双臂再也支撑不住,“啪嗒”蜡烛倒地,红光扑灭。红帐内静了静,下一瞬,强劲的掌风朝她袭来,狠狠的打在她苍白脸上,随之响起的是男人愤怒的声音。“贱婢!”薛梓身子歪倒在地,头重重的磕在案几,控制不住吐出鲜血。她俯趴在地,双手艰难的撑起,只觉得今夜所受到的苦楚,都抵不过楚启那两个字带来的疼痛。她陪伴他三年,朝夕相处,终究还是比不过薛曦么?这时红帘被掀起,露出一张绝美,面带春意的脸庞。女人看到地上已然熄灭的蜡烛,漂亮的脸蛋皱成一团,眼泪唰唰往下直掉,梨花带雨道:“楚启,灭掉了,曦儿怕是不能跟你长长久久了……”转头又看向薛梓,面带不解道:“妹妹,你就如此恨姐姐么,这是为什么?”为什么?薛曦怎么好意思问?薛梓冷笑,她这一出无非就是想责难自己。“是,我恨你,你难道不知道么?你凭什么能跟楚启长长久久?”三年前楚启父兄战死沙场,楚家落败。是薛曦不顾二人青梅竹马的情谊与婚约,央求着自己替嫁。现如今,薛曦的夫君齐王病逝,她竟厚着脸皮回来找楚启。而楚启轻而易举就原谅了她,并接纳了她。原本今日本应该是楚启补偿给她的大婚,以薛梓的身份,一场名正言顺的婚礼。“本王的名讳也是你这个贱婢可以叫的?”楚启随意的披着寝衣,棱角分明的脸俊美十分,他的语调散漫慵懒,看向薛梓的眼神,是毫不留情的厌恶蔑视:“来人。”立刻有两个嬷嬷低眉顺眼的轻步走进来,听候命令。楚启淡漠的眼神不带有一丝一毫的起伏,嘴唇轻启:“上拶夹。”薛曦惊呼一声,将手掩面,求情道:“楚启,这样是不是对妹妹太过于残忍了,妹妹一双巧手…可经不起…”

烛光照射在红纱帐帘处,隐隐约约透出两道身影,缠绵不已。

今日是大周朝摄政王楚启迎娶王妃大喜之日。

这满室的红光,远不及薛梓眼底泛起的血泪。

此刻,她正大汗淋漓跪在床边,颤抖着双手举起挂满玉石华贵的烛台,烛台极高。

上面摆放着如儿童般手臂粗似的的龙凤喜烛,新婚之夜燃烧到天亮,象征着夫妻两人长长久久,是个极其美好的象征。

可于她来说,无疑是种折磨,她这个姿势得维持一整晚,饶是她有些许武功底子,也已受不了。

手臂像不是自己的一样,没有知觉,烛芯发出“呲呲”声燃烧掉,滚烫的红油一滴滴掉落在她手背手心之上,痛的颤抖不已。

更曾论,眼前人恩恩爱爱,时不时发出娇喘声的一幕闺房之乐。

薛梓双眼紧闭,却堵不住耳朵,那一道道男人的撕吼声与浪叫声重重叠合,心口剧烈抽疼,麻木的双臂再也支撑不住,“啪嗒”蜡烛倒地,红光扑灭。

红帐内静了静,下一瞬,强劲的掌风朝她袭来,狠狠的打在她苍白脸上,随之响起的是男人愤怒的声音。

“贱婢!”

薛梓身子歪倒在地,头重重的磕在案几,控制不住吐出鲜血。

她俯趴在地,双手艰难的撑起,只觉得今夜所受到的苦楚,都抵不过楚启那两个字带来的疼痛。

她陪伴他三年,朝夕相处,终究还是比不过薛曦么?

这时红帘被掀起,露出一张绝美,面带春意的脸庞。

女人看到地上已然熄灭的蜡烛,漂亮的脸蛋皱成一团,眼泪唰唰往下直掉,梨花带雨道:“楚启,灭掉了,曦儿怕是不能跟你长长久久了……”

转头又看向薛梓,面带不解道:“妹妹,你就如此恨姐姐么,这是为什么?”

为什么?薛曦怎么好意思问?薛梓冷笑,她这一出无非就是想责难自己。

“是,我恨你,你难道不知道么?你凭什么能跟楚启长长久久?”

三年前楚启父兄战死沙场,楚家落败。

是薛曦不顾二人青梅竹马的情谊与婚约,央求着自己替嫁。

现如今,薛曦的夫君齐王病逝,她竟厚着脸皮回来找楚启。

而楚启轻而易举就原谅了她,并接纳了她。

原本今日本应该是楚启补偿给她的大婚,以薛梓的身份,一场名正言顺的婚礼。

“本王的名讳也是你这个贱婢可以叫的?”楚启随意的披着寝衣,棱角分明的脸俊美十分,他的语调散漫慵懒,看向薛梓的眼神,是毫不留情的厌恶蔑视:“来人。”

立刻有两个嬷嬷低眉顺眼的轻步走进来,听候命令。

楚启淡漠的眼神不带有一丝一毫的起伏,嘴唇轻启:“上拶夹。”

薛曦惊呼一声,将手掩面,求情道:“楚启,这样是不是对妹妹太过于残忍了,妹妹一双巧手…可经不起…”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