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梓,齐王大周朝摄政王在线看

大周朝摄政王

大周朝摄政王

作者:佚名
类型:悬疑灵异
时间:2021-09-29 18:46:34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作品高分好评小说《大周朝摄政王》的主角是薛梓楚启薛曦,这里为您提供大周朝摄政王小说阅读。大周朝摄政王该小说讲述了:现如今,薛曦的夫君齐王病逝,她竟厚着脸皮回来找楚启。而楚启轻而易举就原谅了她,并接纳了她。原本今日本应该是楚启补偿给她的大婚,以薛梓的身份,一场名正言顺的婚礼。
节选

楚启微微蹙眉,好视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想不明白她怎么会有如此荒谬的想法。“曦儿,你说是不是很好笑,本王不知道区区一个卑微下贱的庶女,居然妄想做摄政王妃?说好听点是与你同胞的妹妹,不也改变不了就是奴才的事实。”男人冷笑,整张脸彻底阴沉了下来:“本王从始至终想娶得只有薛曦,你给我听清楚了,要不是你三年前买通丫鬟从中作梗,她不得已上了齐王的花轿,让我与她生生分离了三年!不然曦儿早就是本王名正言顺的摄政妃了!”薛梓慌乱摇头,挣扎道:“我…没有…你听我解释…”他们之间是不是有误会,解开了,楚启他就不会这样对自己了吧,她心里浮起一丝期望。倏然间,拶夹被两边的嬷嬷一左一右的往死里拉扯。“啊!”女人剧烈痛苦的尖叫声划破天际,如夜色般阴凉。与此同时,响起的是一道温温柔柔的劝解声。“楚启,别这样了,曦儿看的怪害怕的,她不懂事,我作为姐姐的应该当起来这个责任,不如我们就各归各位吧……”薛曦趴在楚启怀中,抹泪哽咽道。楚启挑眉,看了眼倒在地上如同烂泥一般的人儿:“曦儿,你啊就是太善良了,她都这样对你了你还为她求情,不过…”“各归各位?到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冥婚就很是适合这种贱人…”男人顿了顿,笑的凉薄且残酷。“本王马上就为齐王举办一场盛大的冥婚!”冥婚!痛到不能呼吸的薛梓,脸色更为惨白。是幻听么?齐王府今日是齐王的死后的第七天,棺材还放在灵堂。楚启大步迈进,整个府的人大气都不敢出一下,谁能想到这一位大婚之夜还跑到这里来,说是什么为了他们家齐王着想,特地送了个妻子伺候着。这不是闹着玩么,但也无人敢质疑他的决定,毕竟这件事对谁都不吃亏。楚启坐在主位上,一脸漫不经心,挥手。很快就有下人端着一个托盘上来,梨花木上叠放着整整齐齐的衣物。薛梓一路被押过来,挣扎着,双手已经完全动弹不得。直到看到这身嫁衣,浑身最后一丝力气也被耗尽。入眼皆是红色,凤冠霞帔。“去换上吧,齐王妃的这个名号也不算埋没了你。”薛梓颤颤巍巍躲开,嘶哑道:“楚启,你真的确定要这样做么,红衣进本王大门的只能白衣出去,这一生只爱一个人,你都忘了么……”她第一次穿红衣,是以她姐姐的名义,嫁给楚启。第二次,是心爱的男人让她嫁给一个死人。何其荒谬,她的半辈子!楚启漫不经心的脸瞬变,嘴角的弧度收起:“真是不知悔改,你本就该就是齐王的遗孀。”这话将她活生生的打入地狱,恍惚没有知觉一般,木偶似被人拉扯着套上了鲜红的嫁衣。

楚启微微蹙眉,好视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想不明白她怎么会有如此荒谬的想法。

“曦儿,你说是不是很好笑,本王不知道区区一个卑微下贱的庶女,居然妄想做摄政王妃?说好听点是与你同胞的妹妹,不也改变不了就是奴才的事实。”男人冷笑,整张脸彻底阴沉了下来:“本王从始至终想娶得只有薛曦,你给我听清楚了,要不是你三年前买通丫鬟从中作梗,她不得已上了齐王的花轿,让我与她生生分离了三年!不然曦儿早就是本王名正言顺的摄政妃了!”

薛梓慌乱摇头,挣扎道:“我…没有…你听我解释…”

他们之间是不是有误会,解开了,楚启他就不会这样对自己了吧,她心里浮起一丝期望。

倏然间,拶夹被两边的嬷嬷一左一右的往死里拉扯。

“啊!”女人剧烈痛苦的尖叫声划破天际,如夜色般阴凉。

与此同时,响起的是一道温温柔柔的劝解声。

“楚启,别这样了,曦儿看的怪害怕的,她不懂事,我作为姐姐的应该当起来这个责任,不如我们就各归各位吧……”

薛曦趴在楚启怀中,抹泪哽咽道。

楚启挑眉,看了眼倒在地上如同烂泥一般的人儿:“曦儿,你啊就是太善良了,她都这样对你了你还为她求情,不过…”

“各归各位?到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冥婚就很是适合这种贱人…”男人顿了顿,笑的凉薄且残酷。

“本王马上就为齐王举办一场盛大的冥婚!”

冥婚!痛到不能呼吸的薛梓,脸色更为惨白。

是幻听么?

齐王府

今日是齐王的死后的第七天,棺材还放在灵堂。

楚启大步迈进,整个府的人大气都不敢出一下,谁能想到这一位大婚之夜还跑到这里来,说是什么为了他们家齐王着想,特地送了个妻子伺候着。

这不是闹着玩么,但也无人敢质疑他的决定,毕竟这件事对谁都不吃亏。

楚启坐在主位上,一脸漫不经心,挥手。

很快就有下人端着一个托盘上来,梨花木上叠放着整整齐齐的衣物。

薛梓一路被押过来,挣扎着,双手已经完全动弹不得。

直到看到这身嫁衣,浑身最后一丝力气也被耗尽。

入眼皆是红色,凤冠霞帔。

“去换上吧,齐王妃的这个名号也不算埋没了你。”

薛梓颤颤巍巍躲开,嘶哑道:“楚启,你真的确定要这样做么,红衣进本王大门的只能白衣出去,这一生只爱一个人,你都忘了么……”

她第一次穿红衣,是以她姐姐的名义,嫁给楚启。

第二次,是心爱的男人让她嫁给一个死人。

何其荒谬,她的半辈子!

楚启漫不经心的脸瞬变,嘴角的弧度收起:“真是不知悔改,你本就该就是齐王的遗孀。”

这话将她活生生的打入地狱,恍惚没有知觉一般,木偶似被人拉扯着套上了鲜红的嫁衣。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