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大妈,花以南拜托了,青森大叔-言情小说阅读

拜托了,青森大叔

拜托了,青森大叔

作者:杭安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1-09-29 13:53:12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作品强烈推荐好文《拜托了青森大叔》,作者杭安文笔行云流水,主角花以南钟飞白的故事动人心弦。拜托了青森大叔该小说讲述了:一无所获的两人下山后,许文峰给他们带来了一个好消息。他们在做第二个陷阱的时候,在水管漏水的附近发现一个脚印。泥里还踩进了一根鸡毛。
节选

花以南倒也没有被抓包的羞囧,“嗯……好可怕,那只壁虎突然就跳到我的手上!”“壁虎?”钟飞白仔细看了看时不时抖动的尾巴,这颜色的确不像是毒蛇。“这有什么可怕的?”他不是很能理解异性的心理。在不危及生命的前提下,他可以和任何生物和平共处。不顾还在担惊受怕的花以南,钟飞白径直走上前,捡起被花以南无情扔在地上的背包,背包下是一截断尾。“我看是壁虎比较怕你才是。”花以南委屈地嘟起嘴巴。拍拍沾了落叶的背包,钟飞白把包递给花以南,“没蹭破,还能接着用。”“刚才的壁虎万一钻进包里了怎么办?”花以南警惕地看着钟飞白手里的细花白手提包,如临大敌。钟飞白不懂花以南在壁虎的这件事上,胆子这么小。他随意扒拉开因为花以南要拿手机而没合上的拉链,“你看。”“有!它在里面!”花以南的尖叫声都发着抖。尽管如此,她还是用最快的速度绕过小包,跑到钟飞白的身后。察觉到攥住自己的袖口还打着颤,钟飞白认命地把手伸进花以南的背包,略过唇管钱包,准确地抓住妄想继续逃窜的壁虎,“以后可不要再遇到我们了。”钟飞白把壁虎放在邻近的树上。断尾的壁虎‘唰’地一下就不见了。“它真的走了?”花以南现在对自己的包产生了心理阴影,说什么也不愿意在拿。“你给我扔了吧。”“乱扔垃圾,破坏环境。”钟飞白谴责花以南的这种行为。“乱扔垃圾,破坏环境。”钟飞白谴责花以南的这种行为。花以南扭头,“反正我不拿。”看着花以南走得飞快的背影,钟飞白只好自己拿着花以南的包。看上去就很贵,扔了多可惜。只是,“下山的路在你后边。”“我知道。”花以南回头,脸上还带着受惊吓的白,“可我们还没有抓到黄鼠狼。”花以南对于自己想做的事都有一股执拗劲儿。在远处的灌木丛后,一双带着狠意的眼睛盯着领头的花以南,“臭婊子,追到这儿来了……”竹竿似瘦高的男人转身悄无声息地离开了。钟飞白下意识看向西北方,那儿的树叶在风的吹拂下摇动。“怎么了?”花以南询问突然止步的钟飞白。“没事。”钟飞白摇头。一无所获的两人下山后,许文峰给他们带来了一个好消息。他们在做第二个陷阱的时候,在水管漏水的附近发现一个脚印。泥里还踩进了一根鸡毛。张大妈一看见这个脚印,整个人像个被炸药桶点着了似的,咒骂了偷鸡贼全家祖宗十八代。知道钟飞白他们回来之前没多久,张大妈才在他们的提醒下,骂骂咧咧地去报警。对于不是黄鼠狼而是人偷的鸡这件事,最高兴的绝对是姚茂茂。他辛苦养大的鸡崽可以带回站里啦!对于不是黄鼠狼而是人偷的鸡这件事,最高兴的绝对是姚茂茂。他辛苦养大的鸡崽可以带回站里啦!张大妈硬是塞了半篮鸡蛋给青森消防队的人,谢谢他们这么远来帮忙捉黄鼠狼。回去的路上,钟飞白抱着半篮鸡蛋,“思远,你把蛋钱放在张大妈他们家了吧?”“那当然,不然再折回去多费油。”李思远还能不知道钟飞白的为人。“班长,下午烧茶叶蛋吃!”高浩淼听见付钱了知道这蛋是彻彻底底不会被还回去了。他立马提出自己想要烧茶叶蛋吃。香喷喷的茶叶蛋,谁又不想吃呢?全车全票通过烧茶叶蛋。“小花,麻烦你烧茶叶蛋给我们吃了。”作为一个纯情少男,姚茂茂跟花以南讲话的时候,脸红的跟个猴屁股似的。“这就是我的分内事。”花以南笑靥如花,“思远哥,等会儿把我放在镇上。我去买点茶叶。你们还有什么想吃的,我一起都买了。”消防员们叽叽喳喳,只会吃不会做的他们要求还挺多。钟飞白在花以南下车时,递出一张银行卡。身旁的许文峰他们吹起揶揄的口哨。

花以南倒也没有被抓包的羞囧,“嗯……好可怕,那只壁虎突然就跳到我的手上!”

“壁虎?”钟飞白仔细看了看时不时抖动的尾巴,这颜色的确不像是毒蛇。“这有什么可怕的?”他不是很能理解异性的心理。

在不危及生命的前提下,他可以和任何生物和平共处。不顾还在担惊受怕的花以南,钟飞白径直走上前,捡起被花以南无情扔在地上的背包,背包下是一截断尾。“我看是壁虎比较怕你才是。”

花以南委屈地嘟起嘴巴。拍拍沾了落叶的背包,钟飞白把包递给花以南,“没蹭破,还能接着用。”“刚才的壁虎万一钻进包里了怎么办?”花以南警惕地看着钟飞白手里的细花白手提包,如临大敌。

钟飞白不懂花以南在壁虎的这件事上,胆子这么小。他随意扒拉开因为花以南要拿手机而没合上的拉链,“你看。”

“有!它在里面!”花以南的尖叫声都发着抖。尽管如此,她还是用最快的速度绕过小包,跑到钟飞白的身后。察觉到攥住自己的袖口还打着颤,钟飞白认命地把手伸进花以南的背包,略过唇管钱包,准确地抓住妄想继续逃窜的壁虎,“以后可不要再遇到我们了。”

钟飞白把壁虎放在邻近的树上。断尾的壁虎‘唰’地一下就不见了。

“它真的走了?”花以南现在对自己的包产生了心理阴影,说什么也不愿意在拿。“你给我扔了吧。”

“乱扔垃圾,破坏环境。”钟飞白谴责花以南的这种行为。

“乱扔垃圾,破坏环境。”钟飞白谴责花以南的这种行为。

花以南扭头,“反正我不拿。”

看着花以南走得飞快的背影,钟飞白只好自己拿着花以南的包。看上去就很贵,扔了多可惜。只是,“下山的路在你后边。”

“我知道。”花以南回头,脸上还带着受惊吓的白,“可我们还没有抓到黄鼠狼。”花以南对于自己想做的事都有一股执拗劲儿。

在远处的灌木丛后,一双带着狠意的眼睛盯着领头的花以南,“臭婊子,追到这儿来了……”竹竿似瘦高的男人转身悄无声息地离开了。

钟飞白下意识看向西北方,那儿的树叶在风的吹拂下摇动。

“怎么了?”花以南询问突然止步的钟飞白。

“没事。”钟飞白摇头。

一无所获的两人下山后,许文峰给他们带来了一个好消息。

他们在做第二个陷阱的时候,在水管漏水的附近发现一个脚印。泥里还踩进了一根鸡毛。

张大妈一看见这个脚印,整个人像个被炸药桶点着了似的,咒骂了偷鸡贼全家祖宗十八代。知道钟飞白他们回来之前没多久,张大妈才在他们的提醒下,骂骂咧咧地去报警。

对于不是黄鼠狼而是人偷的鸡这件事,最高兴的绝对是姚茂茂。他辛苦养大的鸡崽可以带回站里啦!

对于不是黄鼠狼而是人偷的鸡这件事,最高兴的绝对是姚茂茂。他辛苦养大的鸡崽可以带回站里啦!

张大妈硬是塞了半篮鸡蛋给青森消防队的人,谢谢他们这么远来帮忙捉黄鼠狼。回去的路上,钟飞白抱着半篮鸡蛋,“思远,你把蛋钱放在张大妈他们家了吧?”

“那当然,不然再折回去多费油。”李思远还能不知道钟飞白的为人。

“班长,下午烧茶叶蛋吃!”高浩淼听见付钱了知道这蛋是彻彻底底不会被还回去了。他立马提出自己想要烧茶叶蛋吃。

香喷喷的茶叶蛋,谁又不想吃呢?全车全票通过烧茶叶蛋。

“小花,麻烦你烧茶叶蛋给我们吃了。”作为一个纯情少男,姚茂茂跟花以南讲话的时候,脸红的跟个猴屁股似的。

“这就是我的分内事。”花以南笑靥如花,“思远哥,等会儿把我放在镇上。我去买点茶叶。你们还有什么想吃的,我一起都买了。”

消防员们叽叽喳喳,只会吃不会做的他们要求还挺多。钟飞白在花以南下车时,递出一张银行卡。

身旁的许文峰他们吹起揶揄的口哨。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