茗芷-(王璋,安锦云-阅读-嚣张跋扈的安六大小姐去世了被她欺负(茗芷)

嚣张跋扈的安六大小姐去世了被她欺负

嚣张跋扈的安六大小姐去世了被她欺负

作者:茗芷
类型:悬疑灵异
时间:2021-09-29 11:38:09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1章 天道有轮回 第2章 偏偏是这个时候 第3章 反问三连 第4章 我的妹妹不可能这么可爱! 第5章 伸手打我的脸 第6章 那个狗东西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作品高分好评小说《嚣张跋扈的安六大小姐去世了被她欺负》的主角是安锦云秦溯,这里为您提供嚣张跋扈的安六大小姐去世了被她欺负小说阅读。嚣张跋扈的安六大小姐去世了被她欺负该小说讲述了:大人饿上一天都受不了,何况是个孩子。安灵梓正是长身体的时候,由此饿了一天后居然吃不下饭了,最后请的大夫慢慢调理这才开始可以喝下去点粥,只是之后经常不舒服。
节选

“三少爷,鞭子来了,”虽然看了这么多次了,每次发生时还是忍不住心上发颤,丫鬟捧着托盘走过来,尽量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正常。王璋松手甩开伍氏,瞥了一眼后轻飘飘道“蘸上盐水。”丫鬟不敢抗命,应声后按照吩咐做了。伍氏心如死灰,想着自己今夜怕是要交代在这儿了。王璋伸手取了蘸完盐水后的鞭子,先是在空中扬了一鞭,看见伍氏害怕得浑身一颤顿时哈哈大笑。没等伍氏心上缓过来,王璋猝不及防一鞭子甩过去,直接抽在了伍氏胳膊上。伍氏口中发出一声哀呼,胳膊上的衣袖连带底下的皮肉一下被抽烂,人往前一扑趴在地上。那被抽烂的地方先是猛然间的撕裂,接下来就是沾染到盐水后的折磨。“不准出声,”王璋用手掰了掰鞭子“你是知道爷的习惯的,这才第一鞭就受不住了?”人命在他眼中,如草芥般可以随意摧残。伍氏白着脸,硬是从地上爬起来继续跪好,之后又受两鞭,居然一声未吭。“好了,就到这儿吧,”王璋似乎终于心情舒畅了,将鞭子放了回去,借着月光看伍氏身上渗着血的伤口。若是现在跪在他脚边的是安锦云,那该有多棒?他不由得幻想起来,安锦云那张冷艳的脸上染上了惊恐,哭着向他求饶……“收拾一下,进屋伺候,”王璋轻轻拍了拍手,起身先进屋去。伍氏抬起头来时眼神空洞,没想到自己受此折磨后居然还要……院子里渐渐没了声,花墙外站着的两个小姑娘心绪翻涌。许久,安灵梓咬牙切齿骂一句“人渣,猪狗不如的东西!”安锦云看着她灼灼的眸子,终于从对方身上看到了那种一直以来潜在的力量。虽然安灵梓一直很是低调,但是她的眸底总是很深,藏着这个年纪不该有的韧性。她沉默着任对方平复了一下心绪,问道“胃里舒服了吗?回去休息吧。”安灵梓点头,随着对方回了屋子,两人一同除了鞋袜准备就寝。安锦云将屋内的蜡烛吹灭,黑暗一下笼罩了两人。“六姐,这事情得告诉二婶,五姐姐绝不能嫁给这样的……”安灵梓咬着牙,甚至不知道该拿什么样的词来形容王璋。她转过身来,眼中带着愤恨。安锦云平躺着身子,冷静道“你觉得二婶难道不知道吗?”安灵梓的心沉了下去,半晌说不出话来。“别想太多了,我说过会帮五姐自然不会食言,睡吧,在别人家不得晚起,”安锦云翻过身去背对安灵梓,再不言语。翌日众人在花厅中用了早膳,齐氏提议带着各位小姐在府中四处逛逛。王家的宅子在泰济确实算是修建得很好了,抄手游廊从垂花门贯穿着东西南北几个院落,用来会客的花厅地处小花园,北边后院还有一个大花园,假山流水,亭台楼榭一样不少。

“三少爷,鞭子来了,”虽然看了这么多次了,每次发生时还是忍不住心上发颤,丫鬟捧着托盘走过来,尽量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正常。

王璋松手甩开伍氏,瞥了一眼后轻飘飘道“蘸上盐水。”

丫鬟不敢抗命,应声后按照吩咐做了。

伍氏心如死灰,想着自己今夜怕是要交代在这儿了。

王璋伸手取了蘸完盐水后的鞭子,先是在空中扬了一鞭,看见伍氏害怕得浑身一颤顿时哈哈大笑。

没等伍氏心上缓过来,王璋猝不及防一鞭子甩过去,直接抽在了伍氏胳膊上。

伍氏口中发出一声哀呼,胳膊上的衣袖连带底下的皮肉一下被抽烂,人往前一扑趴在地上。

那被抽烂的地方先是猛然间的撕裂,接下来就是沾染到盐水后的折磨。

“不准出声,”王璋用手掰了掰鞭子“你是知道爷的习惯的,这才第一鞭就受不住了?”

人命在他眼中,如草芥般可以随意摧残。

伍氏白着脸,硬是从地上爬起来继续跪好,之后又受两鞭,居然一声未吭。

“好了,就到这儿吧,”王璋似乎终于心情舒畅了,将鞭子放了回去,借着月光看伍氏身上渗着血的伤口。

若是现在跪在他脚边的是安锦云,那该有多棒?

他不由得幻想起来,安锦云那张冷艳的脸上染上了惊恐,哭着向他求饶……

“收拾一下,进屋伺候,”王璋轻轻拍了拍手,起身先进屋去。

伍氏抬起头来时眼神空洞,没想到自己受此折磨后居然还要……

院子里渐渐没了声,花墙外站着的两个小姑娘心绪翻涌。

许久,安灵梓咬牙切齿骂一句“人渣,猪狗不如的东西!”

安锦云看着她灼灼的眸子,终于从对方身上看到了那种一直以来潜在的力量。

虽然安灵梓一直很是低调,但是她的眸底总是很深,藏着这个年纪不该有的韧性。

她沉默着任对方平复了一下心绪,问道“胃里舒服了吗?回去休息吧。”

安灵梓点头,随着对方回了屋子,两人一同除了鞋袜准备就寝。

安锦云将屋内的蜡烛吹灭,黑暗一下笼罩了两人。

“六姐,这事情得告诉二婶,五姐姐绝不能嫁给这样的……”安灵梓咬着牙,甚至不知道该拿什么样的词来形容王璋。

她转过身来,眼中带着愤恨。

安锦云平躺着身子,冷静道“你觉得二婶难道不知道吗?”

安灵梓的心沉了下去,半晌说不出话来。

“别想太多了,我说过会帮五姐自然不会食言,睡吧,在别人家不得晚起,”安锦云翻过身去背对安灵梓,再不言语。

翌日众人在花厅中用了早膳,齐氏提议带着各位小姐在府中四处逛逛。

王家的宅子在泰济确实算是修建得很好了,抄手游廊从垂花门贯穿着东西南北几个院落,用来会客的花厅地处小花园,北边后院还有一个大花园,假山流水,亭台楼榭一样不少。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