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琉璃一身素袄悬笔作画小说-名字是凤父,凤琉璃

凤琉璃一身素袄悬笔作画

凤琉璃一身素袄悬笔作画

作者:佚名
类型:悬疑灵异
时间:2021-09-29 11:15:09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作品凤琉璃和北慕释冯玉儿的小说叫做《凤琉璃一身素袄悬笔作画》,小说情节跌宕起伏,引人入胜,凤琉璃北慕释冯玉儿该小说讲述了:“行了!”北慕释眸光一闪,皱着眉冷声,“这件事我已经决定了,明日你好好准备,迎接新人。”凤琉璃忍不住抓着北慕释的衣裳,手中的小像木雕摔在地上。
节选

直到现在,凤琉璃还记得师兄躺在她怀里,一点点冷却下去的感觉。寒冷从脚底蔓延上来,仿佛抽走了她浑身的血液,让凤琉璃整个人都动弹不了,也说不出话。凤父见她这模样,那一瞬间,仿佛老了十几岁一般。他不再问了。可凤琉璃的眼泪却刹那落了下来。“先把这个孩子的尸首收敛了吧,总不能放在这里让她受冻,也太可怜了。”闻言,凤琉璃看着地上银杏的尸体。心口又如刀割般疼起来。她掏出帕子,替银杏一点点擦净脸上的血迹,哽咽道:“她生前最喜欢装扮了,我得替她换身衣服,打扮得漂漂亮亮的。”黄泉路上,也要漂亮离开的。替银杏收敛完。她仰头半晌,道:“爹,我带你去看看师兄吧。”凉山上,一座矮矮的坟茔前。简陋的木牌上写着“谢知行”,凤父反复抚摸着那木牌上的字迹,佝偻的背影带着说不出的苍凉。这世上,最悲惨的事之一,莫过于白发人送黑发人。他满是皱纹的手颤抖着伸向腰际,解下酒葫芦,给坟前倒了些许。“知行啊,这么多年,辛苦你了。”凤琉璃看着那两座并排的坟墓,眼里空空的。寒风冷吹得她的衣袍翩飞,宽大衣衫下的身躯已十分瘦弱,可她却已经感觉不到任何寒冷。有什么冷比得上心里的冷呢?一口黑血吐在雪白的雪地上,像是朵黑色的花。凤父见状一震,立马抓着凤琉璃的手腕替她把脉。片刻后,凤父震惊地看向她。就连得知谢知行死讯时也没有落泪的老人,却在此时红了眼眶。“儿啊,你……”凤琉璃认命地闭上了眼睛,再睁开时露出了一个笑来。“爹,我想回家了。”凤父用衣袖擦着眼里的泪:“好,好,爹带你回家。”他最后摸了摸那木牌上的字迹:“知行,师父知道你最听话。等安顿好你师妹,师父再来接你一起回家。”父女两搀扶着回了王府。

直到现在,凤琉璃还记得师兄躺在她怀里,一点点冷却下去的感觉。

寒冷从脚底蔓延上来,仿佛抽走了她浑身的血液,让凤琉璃整个人都动弹不了,也说不出话。

凤父见她这模样,那一瞬间,仿佛老了十几岁一般。

他不再问了。

可凤琉璃的眼泪却刹那落了下来。

“先把这个孩子的尸首收敛了吧,总不能放在这里让她受冻,也太可怜了。”

闻言,凤琉璃看着地上银杏的尸体。

心口又如刀割般疼起来。

她掏出帕子,替银杏一点点擦净脸上的血迹,哽咽道:“她生前最喜欢装扮了,我得替她换身衣服,打扮得漂漂亮亮的。”

黄泉路上,也要漂亮离开的。

替银杏收敛完。

她仰头半晌,道:“爹,我带你去看看师兄吧。”

凉山上,一座矮矮的坟茔前。

简陋的木牌上写着“谢知行”,凤父反复抚摸着那木牌上的字迹,佝偻的背影带着说不出的苍凉。

这世上,最悲惨的事之一,莫过于白发人送黑发人。

他满是皱纹的手颤抖着伸向腰际,解下酒葫芦,给坟前倒了些许。

“知行啊,这么多年,辛苦你了。”

凤琉璃看着那两座并排的坟墓,眼里空空的。

寒风冷吹得她的衣袍翩飞,宽大衣衫下的身躯已十分瘦弱,可她却已经感觉不到任何寒冷。

有什么冷比得上心里的冷呢?

一口黑血吐在雪白的雪地上,像是朵黑色的花。

凤父见状一震,立马抓着凤琉璃的手腕替她把脉。

片刻后,凤父震惊地看向她。

就连得知谢知行死讯时也没有落泪的老人,却在此时红了眼眶。

“儿啊,你……”

凤琉璃认命地闭上了眼睛,再睁开时露出了一个笑来。

“爹,我想回家了。”

凤父用衣袖擦着眼里的泪:“好,好,爹带你回家。”

他最后摸了摸那木牌上的字迹:“知行,师父知道你最听话。等安顿好你师妹,师父再来接你一起回家。”

父女两搀扶着回了王府。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