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邈邈,贵妃以血绣半生相思-古代小说阅读

以血绣半生相思

以血绣半生相思

作者:佚名
类型:悬疑灵异
时间:2021-09-29 09:34:59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作品苏邈邈和商彦徐慧的小说叫做《以血绣半生相思》,小说情节跌宕起伏,引人入胜,苏邈邈商彦徐慧该小说讲述了:苏邈邈却似乎早已经习惯,她说:“去拿药吧,还没到傅太医说的那么严重。”阿碧看着苏邈邈面不改色的服下药,她躬身退下,脚步一转,却直接走出了长春殿。
节选

腊月二十七,对于苏邈邈来说,是个特别的日子。就在七年前的今天,她和商彦互许终身。当年依旧是皇子的商彦抱着她说:“无论是眼下的悠闲生活,还是他日为帝的日理万机,我一定会在今日陪你用膳。”苏邈邈换上一身新衣期待的看着宫门处。可日上三竿,商彦没来。日落西山,依旧没见他身影。“商彦,七年你都坚持了。这最后一年,你真要失约吗?”苏邈邈低声自语。冬日的寒风浸透了她单薄的身体,胸肺间仿佛真破了一个大洞,她猛地一阵咳嗽。这一次,她竟直接咳出一口血来。这时,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苏邈邈心中一惊,急忙偏过头去,用袖子拭去唇边血渍。但来人不是商彦,是苏邈邈的三嫂,雪晴。雪晴行色匆匆,眼中全是惊慌和无措,但看到苏邈邈嘴角那一丝血迹不由关切的问道:“这是怎么了?”苏邈邈抹去最后一丝血渍,面上淡定:“只是喝了碗补药,嫂嫂不必担心,怎得今日这么晚还进宫来见我?阿满呢?”话刚落音,雪晴却噗通一下跪在地上:“皇后娘娘,求您救救阿满吧。”苏邈邈眼神一变,连忙扶起雪晴:“嫂嫂别慌,发生了什么事?”“阿满童言无忌冲撞了慧贵妃,陛下竟不问缘由就要打他板子!阿满才五岁啊!求您救救他吧……“苏邈邈袖中的手握紧,面上却是镇定,宽慰雪晴:“嫂嫂莫要担心,且在这里等我,我去去就回。”离开大殿,苏邈邈便有些支撑不住,她轻唤阿碧:“将那药拿来。”阿碧为难不已:“娘娘,不可啊。”苏邈邈面色冷静:“拿来。”阿碧只得应允,服下药后,苏邈邈便恢复了些血色,重新站直了身体。刚踏进坤眠宫,便听见徐慧哭哭啼啼的自怨自艾:“臣妾知道,苏家满门忠烈,确实不是我区区一个后宫妃子可比。但我腹中毕竟有着龙子,臣妾斗胆,请陛下还臣妾一个公道。”龙子?苏邈邈心情复杂至极。目光触及下首跪的笔直的孩童,小小年纪已有苏家铮铮铁骨的意味。却见苏阿满却磕了个响头,声音洪亮的说道:“皇上,小子没有冲撞贵妃。”商彦脸色沉了沉,扬声道:“来人,将此子拉出去,仗责二十。”“住手!”苏邈邈拦下要带走苏阿满的侍卫,目光灼灼的看着商彦,“陛下,孰是孰非尚且未可定论,为何你只听慧贵妃一面之词,阿满年幼,这二十大板下去,他可还有命活?”“放肆!”商彦站起身来,搂着徐慧居高临下的喝道:“皇后,为了一个外臣之子,你竟然枉顾朕的血脉?简直居心恶毒,看来是朕平日待你太好了。”

腊月二十七,对于苏邈邈来说,是个特别的日子。

就在七年前的今天,她和商彦互许终身。

当年依旧是皇子的商彦抱着她说:“无论是眼下的悠闲生活,还是他日为帝的日理万机,我一定会在今日陪你用膳。”

苏邈邈换上一身新衣期待的看着宫门处。

可日上三竿,商彦没来。

日落西山,依旧没见他身影。

“商彦,七年你都坚持了。这最后一年,你真要失约吗?”苏邈邈低声自语。

冬日的寒风浸透了她单薄的身体,胸肺间仿佛真破了一个大洞,她猛地一阵咳嗽。

这一次,她竟直接咳出一口血来。

这时,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苏邈邈心中一惊,急忙偏过头去,用袖子拭去唇边血渍。

但来人不是商彦,是苏邈邈的三嫂,雪晴。

雪晴行色匆匆,眼中全是惊慌和无措,但看到苏邈邈嘴角那一丝血迹不由关切的问道:“这是怎么了?”

苏邈邈抹去最后一丝血渍,面上淡定:“只是喝了碗补药,嫂嫂不必担心,怎得今日这么晚还进宫来见我?阿满呢?”

话刚落音,雪晴却噗通一下跪在地上:“皇后娘娘,求您救救阿满吧。”

苏邈邈眼神一变,连忙扶起雪晴:“嫂嫂别慌,发生了什么事?”

“阿满童言无忌冲撞了慧贵妃,陛下竟不问缘由就要打他板子!阿满才五岁啊!求您救救他吧……“

苏邈邈袖中的手握紧,面上却是镇定,宽慰雪晴:“嫂嫂莫要担心,且在这里等我,我去去就回。”

离开大殿,苏邈邈便有些支撑不住,她轻唤阿碧:“将那药拿来。”

阿碧为难不已:“娘娘,不可啊。”

苏邈邈面色冷静:“拿来。”

阿碧只得应允,服下药后,苏邈邈便恢复了些血色,重新站直了身体。

刚踏进坤眠宫,便听见徐慧哭哭啼啼的自怨自艾:“臣妾知道,苏家满门忠烈,确实不是我区区一个后宫妃子可比。但我腹中毕竟有着龙子,臣妾斗胆,请陛下还臣妾一个公道。”

龙子?

苏邈邈心情复杂至极。

目光触及下首跪的笔直的孩童,小小年纪已有苏家铮铮铁骨的意味。

却见苏阿满却磕了个响头,声音洪亮的说道:“皇上,小子没有冲撞贵妃。”

商彦脸色沉了沉,扬声道:“来人,将此子拉出去,仗责二十。”

“住手!”苏邈邈拦下要带走苏阿满的侍卫,目光灼灼的看着商彦,“陛下,孰是孰非尚且未可定论,为何你只听慧贵妃一面之词,阿满年幼,这二十大板下去,他可还有命活?”

“放肆!”商彦站起身来,搂着徐慧居高临下的喝道:“皇后,为了一个外臣之子,你竟然枉顾朕的血脉?简直居心恶毒,看来是朕平日待你太好了。”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