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深深宠小说-名字是叶芸初,易霈祈

豪门深深宠

豪门深深宠

作者:佚名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1-09-29 08:27:04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1章 七年 第2章 妖精 第3章 红颜祸水 第4章 身份不一般 第5章 望之生畏 第6章 恨得牙痒痒的女人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豪门深深宠》由小编为大家带来,小说主要讲述主角叶芸初易霈祈的故事,内容情节十分精彩,推荐大家阅读。他后面还说了些什么叶芸初不知道,叶芸初只知道再拉开那厚重的门之后,整个人像是煮熟的虾子一般,一颗心扑通扑通的乱跳,跳到她再也没有心情去想叶开订婚了的事儿……
节选

叶芸初是个懒人,懒的记人,懒的想人。所以在她的意识里,这环球顶楼千金难求的的总统套房不过是萧南给她用来歇歇脚的休息室,他给,她就接着,只因他曾经说过“只要我有,只要她要。”只是她从来都不要罢了!

眼看这电梯即将到达顶楼,叶芸初站直了,拉了拉有些皱起的裙摆,猛然抬头,惊见这电梯里居然还有一个人,只一眼便引起了她的好奇。

叶芸初从没有见到这样的一个人,无声无息的蜷缩在角落里,却没有一丝弱者乞求的姿态,他就像是一只孤独而寂寞的狼,匍匐着,等待着,带着致命的诱惑。

叶芸初这些年来,在“调情”各色各样的男子也见了,而这个男人却在第一眼吸引了她的目光。不为其他,只因着胸腔那颗支离破碎的心竟然奇迹般的跳动了。

叶芸初听着心口突突突紧张的跳动着,一种茫然无知的力量促使她角落里面的男人走去,而就在这时,身子突来的一个震荡,脚下一个不稳,整个人不受控制的朝那人相反的地方撞去。

砰地一声,身子重重的撞在银色的电梯壁上,眼前一片黑暗,急速下落的感觉让她明白她居然狗血的被困到电梯里面,死亡阴影陡然降临,叶芸初想到的却是今天出门真该好好看看黄历。

电梯停止了下落的趋势,他们被悬在半空之中,现在能做的估计只有等了。叶芸初倒是无所谓,甚至还在想,为什么突然停了,就这样一路向下,然后砰地一声,时间停止了,世界毁灭了,那些肮脏龌龊的过去就这么在鲜血的润色下慢慢远去……

想到这儿,叶芸初不由的轻嗤一声,摇了摇头,看来她心里真的有问题,难怪萧南总是催着她去看心理医生。

“喂,那个谁,你还好吧!不会晕过去了吧!”叶芸初无聊至极,突然想到这电梯里面还有一个人,难得将她残存了的一点点良心放出来。

突来的黑暗,急速的坠落,那一刻易霈祈竟然一点都不害怕,甚至有些疯狂的想着这就样和她一起坠入深渊那该有多好,可惜的是这老天爷总是忽略他的心声,这不,电梯停了,他们还是没死掉,只是被困住了。

这会儿听到叶芸初那没心没肺的声音只觉一阵烦躁,索性不理她,可是他显然忘了,叶芸初这个妖孽,标准的女王架势,你敢不理睬她,她就算用口水也能把你淹死。

黑暗中,叶芸初那如同猫眼宝石一般璀璨的眸子陡然发亮,见那人不理睬她,喷涌而出的口水都到嘴边了,却被她压下去了,一抹惆怅染上心底,叶芸初啊叶芸初,这世界上再也没有第二个易霈祈,还有谁情愿被你口水淹死呢?

周围的静谧让易霈祈很是烦躁,忍不住伸手拉着颈间的领带,有些烦躁的抓了抓头发,他看着黑暗中无声无息的女子,心口没有来的升起窜窜怒火,于是,大步向前,整个人压在叶芸初的身上,一如记忆中那般娇小,掌下的肌肤滑腻柔润,弹性十足,尤甚当年!

他的身子像是烙铁一般,瞬间驱散叶芸初身上的寒意,那温暖的感觉让叶芸初浑身颤抖,然而理智回到脑海,她没忘了眼前的人不过是一陌生人。

“你……唔!”叶芸初刚欲出声,却被唇上突如其来的柔软阻止,脑海中瞬间炸开了灿烂的烟花。

易霈祈近乎蹂躏的啃咬着她的唇瓣,将她的所有话语都变成痴迷的呜咽声,身下的她一如记忆中的甜美,就连接吻时的情动也跟记忆中的一模一样,刹那间他仿佛回到阳光灿烂的夏日。

那年的叶芸初高傲霸道,如女王一般强势,称霸整个T大,那年的他年少气盛,血气方刚,是S市四大害虫之首,与汪麟华灿陆城,整日嬉戏玩乐,无事生产。因为作弄学校的教授严松而被家里人流放到T城,满腹郁结的他逃课到顶楼,一不小心撞上偷偷吸烟的叶芸初。

那日阳光正好,藏在角落里补眠的他被一阵踢踏的脚步声惊醒,本是非常烦闷,但是当他看到雾色流风中那一抹淡白飘逸的身影时,一双眼从此定格在她的身上。

他看着她玉白青葱的手指夹着那纤细的烟草,那有些笨拙的姿势让他忍不住发笑,他看着她明明不会抽烟,却执拗的要将那氤氲的烟气吸进肺部,他看着她明明咳得眼泪都留下来了,却一根又一根的将整包烟点燃吸进,吐出,她的动作渐渐流畅,神情因为这飘然欲仙的感觉而变得痴迷,躲在暗处的他不自觉的皱紧了眉头,他知道这不干自己的事儿,但是他却管不住自己的脚步,走了出去,如果知道,这一步,要用自己二十几年的好运人生来陪葬,他想打死他,他也不会接近叶芸初那颗毒药……

“喂,可以给我一根烟吗?”天知道唯我独尊的易大少什么时候如此委屈的用询问的语气说过话了,但是在对上那双冷漠倔强的星子时,语气竟然不自觉的柔软了起来。

叶芸初皱了皱眉头,似乎对这个突如其来的入侵者很是讶异,但她也知道顶楼也不是自己私有的,无权阻止别人也来此处。可一向独来独往的叶芸初,师生眼中的好学生叶芸初竟然在顶楼像个不良少女似的偷偷抽烟,这样子还被别人撞见,着实让她一阵恼火,尤其这人一看便是油腔滑调,浑身透着一股匪气,轻浮搭讪的举动更让她作呕,索性不搭理他,手里捏着最后一个香烟,袅袅烟云在两人之间缭绕,雾野朦胧,瞬间迷幻了易霈祈的眼。

最后一根香烟燃尽,叶芸初两指一松,带着火星的烟头像是坠落的残叶一般,在地上滚动了几下,最后被一双雪白的球鞋踩在脚底上蹂躏。烦躁的心情并没有因为吸烟而有所减轻,反而因为这突如其来的苍蝇更加烦闷,叶芸初皱紧一双眉头,拍了拍身上似有若无的灰尘,作势要离开。

易霈祈剑眉轻挑,脸上的笑意如桃花般绽放,看着她冷凝着的一张脸,只觉得可爱无比,大腿一伸,几个流星大步,便走到叶芸初的身后,铁臂一揽,两人相拥着几个旋转,雪色裙摆随风飘扬,朵朵栀子花于流风中灿烂花开。

他将她按在刷着浅蓝色油漆的栏杆上,叶芸初的半个身子悬于半空之中,墨色的长发笔直的垂落在空气中,她的脸上再也挂不住冰冷的面具,嫉恨之色染上眉梢,那带着星星之火的眸瞪视着易霈祈,瞬间在易霈祈的心中燃起了灿烂的火焰,她的美丽触手可及,吻,那般自然的落下,美好的感觉让他好似漫步云端,怀中的女人像是猫咪一样温顺的伏在他的胸口,淡淡的烟草味在两人的齿间流转,易霈祈从来没有这般沉迷,以至于忘了怀中的这只就算是一只猫咪,也是一只有着锋利爪印的野猫!

嘶!易霈祈忍不住倒吸一声,唇上的痛意将他的思绪从遥远的记忆拉回现实,他睁开清醒无比的眼,恰巧对上叶芸初那双隐藏在层层睫毛下盛满怒火的眸,唇瓣相贴,一瞬间停止了动作,却在下一秒少了沉迷,多一分恨意与清醒,四目相对,原来吻也可以这般绝望!

亲吻,从来都是男人驯服女人的手段,紧紧是四片唇瓣相贴,却是像是火山爆发一般,炙热的岩浆迸发着,这样的温度饶是冰雪铸就的女人也会被融化,但是叶芸初却不是。

她睁大清醒的眸瞪着眼前沉迷在自己唇齿之间的男人,脸上的寒意一如先前,身体被桎梏,但是她不会那般容易屈服的,静静的等待着时机,然后猛地一口咬下去,鲜红的血液点缀着两人饥渴的唇瓣,叶芸初难得的伸出小舌轻舔,咸咸的味道很解渴。

她看着黑暗中散发着幽蓝光晕的眸,没有情欲光芒的点缀却依旧灿烂非凡,与他对视,她清晰的看见那双眸中流露出的憎恨与鄙夷,叶芸初不禁想笑,貌似被强吻的人是她吧,该憎恨鄙夷的人也该是她才对吧!

易霈祈恨死了眼前的这个女人,摆着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在这人来人往的电梯中也不忘勾引别人,先前那些个进进出出上演限制级画面的男人,哪个不是在激情的余韵中,视线却胶在这个女人的身上,那些个如狼似虎的眼神投射而来,她却还笑着回应,怎么着,多年不见,她要在他面前展示着,这些年被男人调教的多么妩媚吗?既然如此,他也就不客气,按着她的后脑,霸道十足的吻便落了下去。

越吻越是悲哀,越吻心中的恨意越要喷薄而出,还记得他在顶楼强吻她的那日,他清晰记得她在他的唇上留下的印记,这样的女人,连接吻都清醒无比的女人着实勾引了初到T大,正感到生活乏味的易大少。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