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然一封家书在线看

一封家书

一封家书

作者:小僧
类型:都市小说
时间:2021-09-13 20:28:40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作品想要在线观阅读小僧著作的小说《一封家书》吗?已经为你准备好,该作者文笔行云流水,作品实属上乘,一封家书该小说讲述了:又是“嘭”的一声,我们猛然回头,却什么也没有看到。后窗外面一片空旷,只有雨水和黑暗的路。只见尾灯将后面的景物都映得血红。
节选

前面一棵大树横在路中央,道路到此完全中断,无法再往往前走。但我依然可以看见路在树的身下笔直地向前延伸,倾斜向下,似乎永远没有尽头。越过这棵树道路的两边依然还是一排排的大树。但我们已经不能再向前了。我感到一把毛刷子慢慢地刷在我的心里。“往回走!”磊用带有命令的口气说,“原路返回。”我早就没了主意,就按他的话做。但我心中隐隐有种预感,今天我们要走出这个地方是千难万难了。果然,走了不到十分钟,预感灵验了。前面有一棵同样的大树挡住了去路,不,是来路。问“我们来时为什么没有”这种蠢话已经没有任何意义。“走岔路吧?”我提议道。磊却忽然“哧”的笑了出来,接着又铁青着脸不啃声。“怎么了?”我奇怪他居然还笑得出来。他指了指我面前的仪表盘,油灯亮了。“怎么办?下车吗?”我问道,他却摇摇头:“不要,下车步行,只怕……”又是“嘭”的一声,我们猛然回头,却什么也没有看到。后窗外面一片空旷,只有雨水和黑暗的路。只见尾灯将后面的景物都映得血红。我心有余悸地侧过头看看磊,他也慢慢地回过头来,张嘴想说什么,然而我却只听见他发出一声凄厉的大叫:“喵嗷——”不是他,是猫!黑猫赫然出现在前面的挡风玻璃上!正张牙舞爪地趴在玻璃上面。我感到全身汗毛都竖立起来。一阵寒意直从脚尖直透上来。呃,这一个自然段发不上来只好从下面接着发了我尽力了这恐怖的念头彻底将我吓呆了。我口中不停地大喊大叫“别让它进来”,手在车内小小的空间里抓狂地乱舞。磊也好不到哪里去。混乱中不知谁的手碰到雨刮器,雨刮器坚定有力地划出两道弧型,将黑猫扫了个跟斗。黑猫在引擎盖上滚了两圈,翻身下车,就此消失了。一切都发生得太快了,黑猫的来无影去无综让我不敢相信这这一切。只有依然不紧不慢左右摇摆的两只雨刮器可以证明刚才的事情。我惊魂未定,两手扶着方向盘直喘粗气。直到磊说:“快走!走岔路!”又是一阵狂冲,我丝毫不理会油箱里面还有多少油,也不理会下雨路滑容易出事,磊居然也任由我乱冲乱闯。“他大概是已经放弃了吧?还是想最后赌一把?丽在干什么?怎么路两边的树和刚才一模一样?我们在哪里?为什么路旁没有房子?前面还有树拦路怎么办?油还有多少?要不要在车里过一夜等天亮了在走?这条路为什么是往上走的爬坡路……”我脑海里闪过无数个念头,但我丝毫没有减慢速度,毫不犹豫地左冲右转,见弯就拐,左转、右转再左转——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我发现自己竟然已经到了家门口的路上!我长舒一口气,抹一把脸,脸上手上全是汗水。在车库停好车,我欲赶快下车冲回温暖舒适的家里,一直没有吭声的磊却把我按住了:“今天的事千万不要跟两个女人讲。”我表示同意,他又道:“刚才你开车回来的时候,我发现了一件极为恐怖的事情!”我吓了一跳,瞪大眼睛看着他,他眼睛里全是血丝。“你一定奇怪我为什么一路上没有话吧,”他沙哑着声音说,“告诉你吧,那是因为我被吓得根本就不敢说话了。”“什、什么事?”我被他的样子吓住了,下意识地看看后窗,没有猫,什么也没有。“不是猫!”他知道我在看什么,“是刚才,那条一直往下走的路,你说会通向哪里?”“我……不知道。”我拒绝自己去想。“那两棵倒了的树是怎么回事?”“不知道。算啦,别去想了。我们不是好好回来了嘛?”

前面一棵大树横在路中央,道路到此完全中断,无法再往往前走。但我依然可

以看见路在树的身下笔直地向前延伸,倾斜向下,似乎永远没有尽头。越过这棵树

道路的两边依然还是一排排的大树。但我们已经不能再向前了。我感到一把毛刷子

慢慢地刷在我的心里。

“往回走!”磊用带有命令的口气说,“原路返回。”我早就没了主意,就按

他的话做。但我心中隐隐有种预感,今天我们要走出这个地方是千难万难了。

果然,走了不到十分钟,预感灵验了。前面有一棵同样的大树挡住了去路,不,

是来路。问“我们来时为什么没有”这种蠢话已经没有任何意义。“走岔路吧?”

我提议道。磊却忽然“哧”的笑了出来,接着又铁青着脸不啃声。

“怎么了?”我奇怪他居然还笑得出来。他指了指我面前的仪表盘,油灯亮了。

“怎么办?下车吗?”我问道,他却摇摇头:“不要,下车步行,只怕……”

又是“嘭”的一声,我们猛然回头,却什么也没有看到。后窗外面一片空旷,

只有雨水和黑暗的路。只见尾灯将后面的景物都映得血红。

我心有余悸地侧过头看看磊,他也慢慢地回过头来,张嘴想说什么,然而我却

只听见他发出一声凄厉的大叫:“喵嗷——”

不是他,是猫!黑猫赫然出现在前面的挡风玻璃上!正张牙舞爪地趴在玻璃上

面。我感到全身汗毛都竖立起来。一阵寒意直从脚尖直透上来。

呃,这一个自然段发不上来

只好从下面接着发了

我尽力了

这恐怖的念头彻底将我吓呆了。我口中不停地大喊大叫“别让它进来”,手在车内小小的空间里抓狂地乱舞。磊也好不到哪里去。混乱中不知谁的手碰到雨刮器,雨刮器坚定有力地划出两道弧型,将黑猫扫了个跟斗。黑猫在引擎盖上滚了两圈,翻身下车,就此消失了。

一切都发生得太快了,黑猫的来无影去无综让我不敢相信这这一切。只有依然不紧不慢左右摇摆的两只雨刮器可以证明刚才的事情。我惊魂未定,两手扶着方向盘直喘粗气。直到磊说:“快走!走岔路!”

又是一阵狂冲,我丝毫不理会油箱里面还有多少油,也不理会下雨路滑容易出事,磊居然也任由我乱冲乱闯。“他大概是已经放弃了吧?还是想最后赌一把?丽在干什么?怎么路两边的树和刚才一模一样?我们在哪里?为什么路旁没有房子?前面还有树拦路怎么办?油还有多少?要不要在车里过一夜等天亮了在走?这条路为什么是往上走的爬坡路……”我脑海里闪过无数个念头,但我丝毫没有减慢速度,毫不犹豫地左冲右转,见弯就拐,左转、右转再左转——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我发现自己竟然已经到了家门口的路上!我长舒一口气,抹一把脸,脸上手上全是汗水。

在车库停好车,我欲赶快下车冲回温暖舒适的家里,一直没有吭声的磊却把我按住了:“今天的事千万不要跟两个女人讲。”我表示同意,他又道:“刚才你开车回来的时候,我发现了一件极为恐怖的事情!”我吓了一跳,瞪大眼睛看着他,他眼睛里全是血丝。

“你一定奇怪我为什么一路上没有话吧,”他沙哑着声音说,“告诉你吧,那是因为我被吓得根本就不敢说话了。”

“什、什么事?”我被他的样子吓住了,下意识地看看后窗,没有猫,什么也没有。

“不是猫!”他知道我在看什么,“是刚才,那条一直往下走的路,你说会通向哪里?”

“我……不知道。”我拒绝自己去想。

“那两棵倒了的树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算啦,别去想了。我们不是好好回来了嘛?”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