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栎,韩德让大梦三生糊涂情在线看

大梦三生糊涂情

大梦三生糊涂情

作者:初雪
类型:悬疑灵异
时间:2021-09-13 14:04:25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1章 功高盖主 第2章 终究还是不信我 第3章 所谓宠爱,不过笑话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作品《大梦三生糊涂情》是已完结的热门小说,该书的主人公是萧燕燕韩德让芷兰郡主,大梦三生糊涂情小说主要讲述了:萧燕燕瘫软在地上,五脏六腑如同绞在一起似的,痛得她面色苍白,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你……”
节选

萧燕燕不由自主地张大眼睛,“不可能,我根本没在香囊里放什么麝香,这定是有人诬陷我!”“太医亲自看过,难不成还能有假?事到如今,你还在狡辩?”韩德让失望地道。“朕原以为你怀了孩子会有所收敛,没想到你反倒变本加厉,残害皇嗣,差点害得辰妃一尸两命,如今她的孩子没了,朕看你的孩子也不用留了!来人,给她喂药!”韩德让看着眼前这张脸,只觉得作呕。萧燕燕没想到他会想要打掉自己的孩子,惊恐地瞪大眼睛,蜷着腿想往后退,不住摇头,“我没有,我没有——!”站在韩德让身后的太监随即递上一碗红花药,萧燕燕瞪大眼睛,拼命挣扎起来,韩德让的手指仿若掐进她肉里,将药直接灌进她嘴巴里,旋即,犹如丢弃垃圾一样将她甩下。萧燕燕跪在地上,剧烈地咳嗽起来,手指探入喉咙中,想要吐出药汁。韩德让淡漠地看她一眼,转身就走。萧燕燕泪流满面,为什么韩德让就是不肯信她?她如今什么都没有了,只有这个孩子,他也要从自己身边夺走吗?萧燕燕捂着肚子,神色凄凉,眼神空洞地望着门口,随后猛然爬起身,抽下头上的发簪就对着韩德让刺过去。韩德让猛然回身,抓住她的手腕,眼神阴鸷,“你要杀我?”“是!韩德让,枉我一心一意为你征战沙场,你呢?你偏听偏信,灭我满门,如今更是杀了我的孩子,我恨不得扒你的皮喝你的血!”萧燕燕神情疯狂地嘶喊。韩德让脸色阴沉,“找死!”“那你就杀了我好了!”萧燕燕哈哈大笑,毫不在意地开口,如今这世上已没有她眷恋的人,活着还不如死了!韩德让额头青筋暴起,冷笑,“你想死,没那么容易,来人,将她关起来!”萧燕燕冷笑一声,任由侍卫将她锁进宫殿中,“韩德让,你现在不杀我,你定会后悔的!”然而韩德让连头都没有回,屋门从外面反锁起来,萧燕燕瘫在地上,不住地流泪,突然一阵翻滚,她趴在地上直接吐了出来,先前喝下去的药汁尽数呕了出来。萧燕燕闻着屋子里难闻的气味,慢慢地笑起来,手掌贴向自己的肚子,如今药都吐了出来,她的孩子,应当不会有事了吧。叶芷兰回去后,满脸憎恨,没想到萧燕燕做出杀害皇嗣这样的事情,韩哥哥都不肯杀了她,实在是太气人了!叶芷兰靠在软榻上气得半晌,猛然想起一个人来,当即招手让婢女过来,凑在她耳边嘀嘀咕咕起来。萧燕燕元气大伤,等了半晌,都不见腹痛,更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流出体外,这才舒了口气,昏昏沉沉地睡过去。只是她刚刚睡着,便被人喊醒,她转头看去,顿时面露惊喜,“沈哥,你怎么会到这儿来?”“我是来带你出宫的。”看她面容憔悴,沈栎一颗心仿佛被放在火上烘烤一样,疼痛难忍,“他如此对你,如何配得上你。”萧燕燕下意识地点头,随后迅速摇头,“这都是我自愿的,你快走吧,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我若是与你一道出宫,只会害了你。”“可是……”沈栎皱眉,下意识地捏紧拳头,“你现在这个样子,我怎么放心?萧燕燕仰头看她,“沈栎,谢谢你。”正在这时,殿门突然被人打开,叶芷兰的惊呼声随之响起:“你们在做什么?!”“沈栎,你好大的胆子!”沈栎刚要说话,韩德让便一脚踹了过来,“朕就说你今日为何在朕面前提起《大明志》,原来是想引起朕的兴趣,支开朕,好让你来行这苟且之事。”“皇上,臣相信娘娘是被冤枉的,还望皇上明察。”沈栎看着那一排排护卫,心底明白自己应该是中了计。

萧燕燕不由自主地张大眼睛,“不可能,我根本没在香囊里放什么麝香,这定是有人诬陷我!”

“太医亲自看过,难不成还能有假?事到如今,你还在狡辩?”韩德让失望地道。

“朕原以为你怀了孩子会有所收敛,没想到你反倒变本加厉,残害皇嗣,差点害得辰妃一尸两命,如今她的孩子没了,朕看你的孩子也不用留了!来人,给她喂药!”

韩德让看着眼前这张脸,只觉得作呕。

萧燕燕没想到他会想要打掉自己的孩子,惊恐地瞪大眼睛,蜷着腿想往后退,不住摇头,“我没有,我没有——!”

站在韩德让身后的太监随即递上一碗红花药,萧燕燕瞪大眼睛,拼命挣扎起来,韩德让的手指仿若掐进她肉里,将药直接灌进她嘴巴里,旋即,犹如丢弃垃圾一样将她甩下。

萧燕燕跪在地上,剧烈地咳嗽起来,手指探入喉咙中,想要吐出药汁。

韩德让淡漠地看她一眼,转身就走。

萧燕燕泪流满面,为什么韩德让就是不肯信她?她如今什么都没有了,只有这个孩子,他也要从自己身边夺走吗?

萧燕燕捂着肚子,神色凄凉,眼神空洞地望着门口,随后猛然爬起身,抽下头上的发簪就对着韩德让刺过去。

韩德让猛然回身,抓住她的手腕,眼神阴鸷,“你要杀我?”

“是!韩德让,枉我一心一意为你征战沙场,你呢?你偏听偏信,灭我满门,如今更是杀了我的孩子,我恨不得扒你的皮喝你的血!”萧燕燕神情疯狂地嘶喊。

韩德让脸色阴沉,“找死!”

“那你就杀了我好了!”萧燕燕哈哈大笑,毫不在意地开口,如今这世上已没有她眷恋的人,活着还不如死了!

韩德让额头青筋暴起,冷笑,“你想死,没那么容易,来人,将她关起来!”

萧燕燕冷笑一声,任由侍卫将她锁进宫殿中,“韩德让,你现在不杀我,你定会后悔的!”

然而韩德让连头都没有回,屋门从外面反锁起来,萧燕燕瘫在地上,不住地流泪,突然一阵翻滚,她趴在地上直接吐了出来,先前喝下去的药汁尽数呕了出来。

萧燕燕闻着屋子里难闻的气味,慢慢地笑起来,手掌贴向自己的肚子,如今药都吐了出来,她的孩子,应当不会有事了吧。

叶芷兰回去后,满脸憎恨,没想到萧燕燕做出杀害皇嗣这样的事情,韩哥哥都不肯杀了她,实在是太气人了!

叶芷兰靠在软榻上气得半晌,猛然想起一个人来,当即招手让婢女过来,凑在她耳边嘀嘀咕咕起来。

萧燕燕元气大伤,等了半晌,都不见腹痛,更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流出体外,这才舒了口气,昏昏沉沉地睡过去。

只是她刚刚睡着,便被人喊醒,她转头看去,顿时面露惊喜,“沈哥,你怎么会到这儿来?”

“我是来带你出宫的。”看她面容憔悴,沈栎一颗心仿佛被放在火上烘烤一样,疼痛难忍,“他如此对你,如何配得上你。”

萧燕燕下意识地点头,随后迅速摇头,“这都是我自愿的,你快走吧,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我若是与你一道出宫,只会害了你。”

“可是……”沈栎皱眉,下意识地捏紧拳头,“你现在这个样子,我怎么放心?

萧燕燕仰头看她,“沈栎,谢谢你。”

正在这时,殿门突然被人打开,叶芷兰的惊呼声随之响起:“你们在做什么?!”

“沈栎,你好大的胆子!”

沈栎刚要说话,韩德让便一脚踹了过来,“朕就说你今日为何在朕面前提起《大明志》,原来是想引起朕的兴趣,支开朕,好让你来行这苟且之事。”

“皇上,臣相信娘娘是被冤枉的,还望皇上明察。”沈栎看着那一排排护卫,心底明白自己应该是中了计。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