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人鱼之诗知乎-人鱼之诗知乎在哪里看

人鱼之诗知乎

人鱼之诗知乎

作者:林朵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1-09-13 13:25:33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作品《人鱼之诗知乎》是一本文笔成熟,内容新颖的小说,该书的主人公是人鱼诗人,人鱼诗人该小说主要讲述了:沿着先前他抱人鱼走进来的路径,地板上散落着若干片从人鱼尾上脱落的鱼鳞。只需沾染从半地下室顶上唯一的窗户中落下的那点光,它们就能反射出柔和的光芒,光洁闪亮,璀璨如夜空星辰一般。
节选

年轻的诗人在海湾边上发现了一尾搁浅的人鱼。长长的鱼尾浸在反复上涌的潮水里,伤痕累累的身躯却伏在锋利的礁石间,失去了挣扎的余地。听见脚步声的她抬起头来,虚弱地望了诗人一眼。只一眼,诗人就从她的碧色双眸中看到了星辰大海。美得纯净无暇,摄人心魂。不远处的海平面上浮着几艘船,年轻人认得船帆上的标志,那是专门为了捕获人鱼而成立的船队,据说他们会在深海中对人鱼群落围追堵截,将落单的人鱼逼向岸边,再趁其搁浅之时予以捕获。活人鱼是上流社会近来最受宠的玩物,每一尾都能卖出好价钱。而眼下船队正在朝不远处的港口赶,或许很快就会有人循着痕迹来到这处海湾,发现这尾价值不菲的活猎物。人鱼还伏在岸边,艰难地仰头看向自己面前的年轻诗人。她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只有打湿的黑发如海藻一般粘住脸颊,随着微弱的呼吸上下拂动,沉静而哀婉。完全不像传说中会用歌声魅惑水手,然后将他们拖入水中吃掉的邪恶生物。在诗人意识到之前,身体已经先开始动作,脱下外套裹起人鱼,抱着她离开了海湾。诗人住在这座滨海小镇边缘处的一间半地下室里,这里阴暗而潮湿,环境糟糕得平时根本无人想要靠近,很适合藏起一尾人鱼。而且这里正好还留有一处被房东弃置的巨大水箱,三四米长宽,一米来高,是个宽裕的水池子,足够人鱼浸在其中舒展鱼尾,不显窄兀。就是往里面灌满水需要诗人提着铁桶来回跑上好多趟。在这个过程中,人鱼只是浮在水池里,纤细的指尖扣着水箱边缘,安静地盯着诗人来来回回。诗人发现她好像不会说话,就连在鱼尾不小心撞到池壁而震动伤口时,也只能发出轻微的嘶哑抽气声。这意味着她天生就和那些被捕获之后需要先毒哑再卖给显贵们的人鱼一样,唱不出妖媚的歌声,无法惑人心神,夺人性命。紧绷许久的诗人莫名松了口气。人鱼虽然是被写入传说的梦幻生物,但也需要治伤的药物与充饥的食物才能活下去。看着水中泛起的缕缕红丝,还有人鱼脸色里的苍白惨淡,诗人绞紧了双手,可在碰到自己干瘪的钱袋时,又只能窘迫地埋下头。一个自顾不暇的落魄诗人,要怎么救助一尾落难的人鱼?答案就摆在他面前。沿着先前他抱人鱼走进来的路径,地板上散落着若干片从人鱼尾上脱落的鱼鳞。只需沾染从半地下室顶上唯一的窗户中落下的那点光,它们就能反射出柔和的光芒,光洁闪亮,璀璨如夜空星辰一般。诗人不知不觉间被它们吸引了目光,凝视许久后,伸手将鱼鳞捡了起来。他看见,人鱼也正盯着那些鱼鳞,平淡的面容中融着懵懂。诗人下意识地握紧了那些鱼鳞,它们有着奇异的质地,如银蓝色的明玉,温润而又冰冷,仿佛会沁进他的掌心。诗人的直觉没错,这些鱼鳞确实值钱。不然镇上珠宝店的老板在见到它们时,肥脸上挤着的一双狭细笑眼中不会有贪婪的光在闪。诗人不确定这个老狐狸是否相信鱼鳞是自己从海滩捡来的说辞,也不知道这黑心商人究竟压了多少价,但最后成交的价格还算让他满意。至少充饥的食物和治疗的药物都有了着落,甚至还有余钱让他在回家路上给了卖花女童一个铜板,换回一朵火红的玫瑰花。他想,这和人鱼的黑发是很相衬的。

年轻的诗人在海湾边上发现了一尾搁浅的人鱼。

长长的鱼尾浸在反复上涌的潮水里,伤痕累累的身躯却伏在锋利的礁石间,失去了挣扎的余地。听见脚步声的她抬起头来,虚弱地望了诗人一眼。

只一眼,诗人就从她的碧色双眸中看到了星辰大海。

美得纯净无暇,摄人心魂。

不远处的海平面上浮着几艘船,年轻人认得船帆上的标志,那是专门为了捕获人鱼而成立的船队,据说他们会在深海中对人鱼群落围追堵截,将落单的人鱼逼向岸边,再趁其搁浅之时予以捕获。

活人鱼是上流社会近来最受宠的玩物,每一尾都能卖出好价钱。

而眼下船队正在朝不远处的港口赶,或许很快就会有人循着痕迹来到这处海湾,发现这尾价值不菲的活猎物。

人鱼还伏在岸边,艰难地仰头看向自己面前的年轻诗人。她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只有打湿的黑发如海藻一般粘住脸颊,随着微弱的呼吸上下拂动,沉静而哀婉。

完全不像传说中会用歌声魅惑水手,然后将他们拖入水中吃掉的邪恶生物。

在诗人意识到之前,身体已经先开始动作,脱下外套裹起人鱼,抱着她离开了海湾。

诗人住在这座滨海小镇边缘处的一间半地下室里,这里阴暗而潮湿,环境糟糕得平时根本无人想要靠近,很适合藏起一尾人鱼。

而且这里正好还留有一处被房东弃置的巨大水箱,三四米长宽,一米来高,是个宽裕的水池子,足够人鱼浸在其中舒展鱼尾,不显窄兀。

就是往里面灌满水需要诗人提着铁桶来回跑上好多趟。

在这个过程中,人鱼只是浮在水池里,纤细的指尖扣着水箱边缘,安静地盯着诗人来来回回。

诗人发现她好像不会说话,就连在鱼尾不小心撞到池壁而震动伤口时,也只能发出轻微的嘶哑抽气声。

这意味着她天生就和那些被捕获之后需要先毒哑再卖给显贵们的人鱼一样,唱不出妖媚的歌声,无法惑人心神,夺人性命。

紧绷许久的诗人莫名松了口气。

人鱼虽然是被写入传说的梦幻生物,但也需要治伤的药物与充饥的食物才能活下去。

看着水中泛起的缕缕红丝,还有人鱼脸色里的苍白惨淡,诗人绞紧了双手,可在碰到自己干瘪的钱袋时,又只能窘迫地埋下头。

一个自顾不暇的落魄诗人,要怎么救助一尾落难的人鱼?

答案就摆在他面前。

沿着先前他抱人鱼走进来的路径,地板上散落着若干片从人鱼尾上脱落的鱼鳞。只需沾染从半地下室顶上唯一的窗户中落下的那点光,它们就能反射出柔和的光芒,光洁闪亮,璀璨如夜空星辰一般。

诗人不知不觉间被它们吸引了目光,凝视许久后,伸手将鱼鳞捡了起来。

他看见,人鱼也正盯着那些鱼鳞,平淡的面容中融着懵懂。

诗人下意识地握紧了那些鱼鳞,它们有着奇异的质地,如银蓝色的明玉,温润而又冰冷,仿佛会沁进他的掌心。

诗人的直觉没错,这些鱼鳞确实值钱。

不然镇上珠宝店的老板在见到它们时,肥脸上挤着的一双狭细笑眼中不会有贪婪的光在闪。

诗人不确定这个老狐狸是否相信鱼鳞是自己从海滩捡来的说辞,也不知道这黑心商人究竟压了多少价,但最后成交的价格还算让他满意。

至少充饥的食物和治疗的药物都有了着落,甚至还有余钱让他在回家路上给了卖花女童一个铜板,换回一朵火红的玫瑰花。

他想,这和人鱼的黑发是很相衬的。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