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折叠的钟无艳小说-名字是张帅,方家

被折叠的钟无艳

被折叠的钟无艳

作者:万泉寺超人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1-09-13 13:17:34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作品《被折叠的钟无艳》为最近热门小说,该小说主角是齐宣钟艳艳,小说内容动人心魄。被折叠的钟无艳该小说讲述了:我爸说:就是这个理啊!你说,我们好不容易把你养到博士都要毕业了,咱老龙家祖坟上都冒青烟了!我跟你妈正是要借你大婚之机,风光一把呢。
节选

其实,本来我没打算「订婚」。我跟张帅谈了11年恋爱。我们大一就在一起了,他陪我走过了我的5年大学(我是学医的)、3年研究生、3年博士的学术制霸生涯;我也见证了他从毛躁的青涩大男孩,长成稳重成熟「都市青年」的历程。我们彼此参与了对方重塑人生观的最重要时段。毫不夸张地说,正是由于对方的存在,我们才变成了今天的我们。我们每一条笑纹和皱纹里,都有对方的参与。我们曾经像两头幼兽,在钢筋水泥组成的大森林里摸爬滚打,一起长大。——我们是兄弟,是手足,也是爱人。这样的我们,还需要「订婚」吗?我觉得,我们算是情比金坚了,完全不需要这样的仪式来锦上添花。别说「订婚」了,就连婚礼我都没想办——原本,我是打算等我博士毕业、拿到户口,就跟张帅到民政局领证。只有那个带着国徽的神圣大红戳,才配见证我们的爱情。奈何我妈我爸都不同意。我妈说:我就你这一个闺女,是比别人少根胳膊少条腿啊,还是少块脑子缺根筋啊?凭啥结婚都不能大宴宾朋、昭告天下,还得偷偷摸摸的?我爸说:就是这个理啊!你说,我们好不容易把你养到博士都要毕业了,咱老龙家祖坟上都冒青烟了!我跟你妈正是要借你大婚之机,风光一把呢。你这不大婚了,这不是让我们俩「衣锦夜行」吗?难受不难受啊?我说服不了二老,只好通知张帅。张帅表现得很为难:咱俩不是说好了不办仪式了嘛!我说:我爸妈说得也没错呀,他们就我这一个闺女,咱们就满足他们一下嘛,走个过场呀。张帅勉为其难表示,要去跟他爸妈商量商量。他爸妈倒是很痛快,立刻答应下来,还数落张帅不懂事:结婚是人生大事,最讲究吉日吉时,选好了日子能利你们一生,怎能不办?订婚当然也要订,订婚就是定日子嘛,马虎不得。张帅是本地人,所以订婚地点便定在了本地。对此,我家亲戚颇有微词,认为订婚原本应该去女方家提亲,哪有等着女方家上门的?这明摆着就是轻慢我是小地方来的。我妈跟亲戚们解释,是因为我们工作忙,为了免于奔波,才把地点定在本地的。我妈把这话当笑话说给我听,我心里却有点难受。我也是从那个时刻,才第一次意识到,我似乎从未在世俗意义上让父母感到过成功。我是「32岁的大龄未婚女博士」。好不容易要订婚了,竟然还要父母千里迢迢地赶去男方家里。我能想象到亲戚们如何在背后描述这些。我知道我父母不在乎,但我还是想做点什么,让他们稍微舒服一些。我跟张帅提议:要不还是去我家见面吧,省得他们在背后议论。张帅不以为然:你妈说得没错啊,咱们本来就工作忙。我说:坐高铁来回就3个小时。

其实,本来我没打算「订婚」。

我跟张帅谈了11年恋爱。

我们大一就在一起了,他陪我走过了我的5年大学(我是学医的)、3年研究生、3年博士的学术制霸生涯;我也见证了他从毛躁的青涩大男孩,长成稳重成熟「都市青年」的历程。

我们彼此参与了对方重塑人生观的最重要时段。

毫不夸张地说,正是由于对方的存在,我们才变成了今天的我们。

我们每一条笑纹和皱纹里,都有对方的参与。

我们曾经像两头幼兽,在钢筋水泥组成的大森林里摸爬滚打,一起长大。

——我们是兄弟,是手足,也是爱人。

这样的我们,还需要「订婚」吗?

我觉得,我们算是情比金坚了,完全不需要这样的仪式来锦上添花。别说「订婚」了,就连婚礼我都没想办——原本,我是打算等我博士毕业、拿到户口,就跟张帅到民政局领证。

只有那个带着国徽的神圣大红戳,才配见证我们的爱情。

奈何我妈我爸都不同意。

我妈说:我就你这一个闺女,是比别人少根胳膊少条腿啊,还是少块脑子缺根筋啊?凭啥结婚都不能大宴宾朋、昭告天下,还得偷偷摸摸的?

我爸说:就是这个理啊!你说,我们好不容易把你养到博士都要毕业了,咱老龙家祖坟上都冒青烟了!我跟你妈正是要借你大婚之机,风光一把呢。你这不大婚了,这不是让我们俩「衣锦夜行」吗?难受不难受啊?

我说服不了二老,只好通知张帅。

张帅表现得很为难:咱俩不是说好了不办仪式了嘛!

我说:我爸妈说得也没错呀,他们就我这一个闺女,咱们就满足他们一下嘛,走个过场呀。

张帅勉为其难表示,要去跟他爸妈商量商量。

他爸妈倒是很痛快,立刻答应下来,还数落张帅不懂事:结婚是人生大事,最讲究吉日吉时,选好了日子能利你们一生,怎能不办?订婚当然也要订,订婚就是定日子嘛,马虎不得。

张帅是本地人,所以订婚地点便定在了本地。

对此,我家亲戚颇有微词,认为订婚原本应该去女方家提亲,哪有等着女方家上门的?这明摆着就是轻慢我是小地方来的。

我妈跟亲戚们解释,是因为我们工作忙,为了免于奔波,才把地点定在本地的。

我妈把这话当笑话说给我听,我心里却有点难受。

我也是从那个时刻,才第一次意识到,我似乎从未在世俗意义上让父母感到过成功。

我是「32岁的大龄未婚女博士」。

好不容易要订婚了,竟然还要父母千里迢迢地赶去男方家里。

我能想象到亲戚们如何在背后描述这些。我知道我父母不在乎,但我还是想做点什么,让他们稍微舒服一些。

我跟张帅提议:要不还是去我家见面吧,省得他们在背后议论。

张帅不以为然:你妈说得没错啊,咱们本来就工作忙。

我说:坐高铁来回就3个小时。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