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必庸人自扰by九创-九创的小说不必庸人自扰

不必庸人自扰

不必庸人自扰

作者:九创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1-09-13 13:06:01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1章 相亲 第2章 我叫白暖暖 第3章 为什么是她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作品白暖暖和明景燊的小说叫做《不必庸人自扰》,小说情节跌宕起伏,引人入胜,白暖暖明景燊该小说讲述了:在他吃痛松放的同时,白暖暖的身子往后摔,可明景燊眼捷手快的拉住她的脚,她已经无法思考了,另一条腿抬起,然后使力的往他那张俊美无俦的脸蛋踹下去!
节选

劳斯莱斯的防弹玻璃上倒映着一颀长身影,高级皮椅上斜椅着疲惫的高大身躯。“先生——您真的不回别墅吗?”四十几岁的司机,由后照镜看了下老板因为重感冒而显得苍白的脸。“公司的顶楼套房不是还没完全整理好?”飞扬的浓眉拢近,不耐的挥了挥手。司机见状也只得顺着他的意思,把车子开往公司大楼。老板刚搭乘私家直升机抵达,听同行的主管说老板这次感冒得很严重,刚才服了药,可能因为药的成份问题,他现在只想找个地方躺下来好好休息。别墅距离这里多了一个小时的车程,因此他才会选择到公司的套房吧。当明先生的司机多年了,他了解他的脾气,虽然担心他的状况,可他决定的事没人能改变得了他。待老板下车,目送他走入大楼直到看不见司机这才把车开走。明景燊原本想先回办公室看看,可他知道自己的状况不好,于是按了电梯直接上顶楼。一开了房门,把公文包放到门边,找了半天找不到开关,他只好摸黑脱下了身上的束缚,原本想换上行李箱里的睡衣,这才想到行李箱被司机带回别墅了。要叫司机回来吗?算了,他已经没力气。只怕连抬高一根指头都办不到!全身上下只剩一件**,天旋地转的晕眩感让他即使多坐着一分钟都觉得勉强。他在床缘躺了下来,弹簧床随着重量凹陷了一块,晕眩的感觉是好了一些,可仍觉得不适与困倦,顺手把棉被拉了过来,浑然不知在大床的另一边还躺了另一个人,而且对方也因为睡死了而不知道有人与她“共享”了百万名床。不要怀疑,普天之下也只有白暖暖这么粗线条的女人,才能在“私闯民宅”的情况下,还能安睡若此。两人各据一方,完全不知彼此的存在。明景燊一向不易入睡,可在感冒药中的安眠成份不断催眠下,不一会儿他已沉沉睡去。也不知睡了多久,他发现身上的被子被一点一滴的拉走了,未清醒的他,凭着直觉拽紧被子并觉得有什么不寻常。白暖暖的睡癖十分不良!她习惯抱着抱枕入睡,如果没有抱枕,她会把被子往怀里,吸妥后一把抱住,大腿一抬。翻身到被子上睡。此刻的她又习惯性的想抢被子,可被子的另一端被明景燊拽住了,而明景燊因为发烧而热烘烘的身子,在寒流夜里如同天然暖气般的令人格外眷恋。睡得迷迷糊糊的白暖暖,一寸寸的靠近一寸寸的将身子移向他温暖的怀里,靠近再靠近……达阵!她把明景燊光裸的胸口当成被子般的磨磨赠踏,然后摆出青蛙抱蛋的招牌姿势将他“吸”入怀里,大腿跨上他的腹部,翻身到他身上。沉睡的明景燊,因为身上突然多个“庞然大物”,呼吸困难,他再不醒来恐有断气之虞,这才勉强张开眼,发现真的有一“重物”压在他身上。鬼……鬼压床吗?他发现他抬不起身。听老一辈的说,生病时阳气虚,阿飘会找上身!一直到白暖暖的脸又在他胸口磨磨蹭蹭——“哇啊!”明景燊蓦地大叫坐起来,白暖暖由于他的大动作和叫声才吓醒。“什么事?什么事?地震吗?”一定是大地震,要不她怎么会整个人被“乔”了起来。明景燊忍住晕眩感,怒声说:“你是谁?为什么在我房里?”在他房里?他?!白暖暖在浑浑噩噩中捉住了关键词眼,也就是说,这男人是明景燊?!天啊!完蛋了、死定了!不是说这房间尚未有人入住吗?“你再不说,我报警喽!”该死的!这房间的开关线路是不是改过?方才进门他就找不到电灯的开关,只能摸黑换衣,现在,连个小偷的模样他也没法子看清楚!白暖暖吓得倒抽了一口气,捣住嘴。报、报警?因为一时贪逸的“鸠占鹊巢”而睡进警察局?呜~不要啦!她神经够大条,即使很丢脸,过一阵子她就能复活,可她保守而脸皮薄的父母不一样!要是她因为贪睡别人的床而上报,隔天同一社会版的新闻会出现她老爸上吊的消息啊!“你到底是谁?”该死,他的头好晕!一把捉住她的手,另一只手在床头摸索,终于让他摸到子床头艺术灯的开关!昏黄的艺术灯照明仍欠佳,但足够把白暖暖的模样看清楚。看到明景燊那张好看的脸时,白暖暖心中的悲鸣声四起。她知道她该惊慌、该吓破胆。可是她的视线却不受控的往下滑,怎么也无法“向上提升”,她果然也沉沦了吗?

劳斯莱斯的防弹玻璃上倒映着一颀长身影,高级皮椅上斜椅着疲惫的高大身躯。

“先生——您真的不回别墅吗?”四十几岁的司机,由后照镜看了下老板因为重感冒而显得苍白的脸。“公司的顶楼套房不是还没完全整理好?”飞扬的浓眉拢近,不耐的挥了挥手。

司机见状也只得顺着他的意思,把车子开往公司大楼。

老板刚搭乘私家直升机抵达,听同行的主管说老板这次感冒得很严重,刚才服了药,可能因为药的成份问题,他现在只想找个地方躺下来好好休息。别墅距离这里多了一个小时的车程,因此他才会选择到公司的套房吧。

当明先生的司机多年了,他了解他的脾气,虽然担心他的状况,可他决定的事没人能改变得了他。

待老板下车,目送他走入大楼直到看不见司机这才把车开走。

明景燊原本想先回办公室看看,可他知道自己的状况不好,于是按了电梯直接上顶楼。

一开了房门,把公文包放到门边,找了半天找不到开关,他只好摸黑脱下了身上的束缚,原本想换上行李箱里的睡衣,这才想到行李箱被司机带回别墅了。要叫司机回来吗?算了,他已经没力气。只怕连抬高一根指头都办不到!

全身上下只剩一件**,天旋地转的晕眩感让他即使多坐着一分钟都觉得勉强。

他在床缘躺了下来,弹簧床随着重量凹陷了一块,晕眩的感觉是好了一些,可仍觉得不适与困倦,顺手把棉被拉了过来,浑然不知在大床的另一边还躺了另一个人,而且对方也因为睡死了而不知道有人与她“共享”了百万名床。

不要怀疑,普天之下也只有白暖暖这么粗线条的女人,才能在“私闯民宅”的情况下,还能安睡若此。

两人各据一方,完全不知彼此的存在。

明景燊一向不易入睡,可在感冒药中的安眠成份不断催眠下,不一会儿他已沉沉睡去。

也不知睡了多久,他发现身上的被子被一点一滴的拉走了,未清醒的他,凭着直觉拽紧被子并觉得有什么不寻常。

白暖暖的睡癖十分不良!她习惯抱着抱枕入睡,如果没有抱枕,她会把被子往怀里,吸妥后一把抱住,大腿一抬。翻身到被子上睡。

此刻的她又习惯性的想抢被子,可被子的另一端被明景燊拽住了,而明景燊因为发烧而热烘烘的身子,在寒流夜里如同天然暖气般的令人格外眷恋。睡得迷迷糊糊的白暖暖,一寸寸的靠近一寸寸的将身子移向他温暖的怀里,靠近再靠近……达阵!

她把明景燊光裸的胸口当成被子般的磨磨赠踏,然后摆出青蛙抱蛋的招牌姿势将他“吸”入怀里,大腿跨上他的腹部,翻身到他身上。

沉睡的明景燊,因为身上突然多个“庞然大物”,呼吸困难,他再不醒来恐有断气之虞,这才勉强张开眼,发现真的有一“重物”压在他身上。

鬼……鬼压床吗?他发现他抬不起身。听老一辈的说,生病时阳气虚,阿飘会找上身!

一直到白暖暖的脸又在他胸口磨磨蹭蹭——“哇啊!”明景燊蓦地大叫坐起来,白暖暖由于他的大动作和叫声才吓醒。

“什么事?什么事?地震吗?”一定是大地震,要不她怎么会整个人被“乔”了起来。

明景燊忍住晕眩感,怒声说:“你是谁?为什么在我房里?”在他房里?他?!白暖暖在浑浑噩噩中捉住了关键词眼,也就是说,这男人是明景燊?!

天啊!完蛋了、死定了!不是说这房间尚未有人入住吗?

“你再不说,我报警喽!”该死的!这房间的开关线路是不是改过?方才进门他就找不到电灯的开关,只能摸黑换衣,现在,连个小偷的模样他也没法子看清楚!

白暖暖吓得倒抽了一口气,捣住嘴。

报、报警?因为一时贪逸的“鸠占鹊巢”而睡进警察局?呜~不要啦!她神经够大条,即使很丢脸,过一阵子她就能复活,可她保守而脸皮薄的父母不一样!

要是她因为贪睡别人的床而上报,隔天同一社会版的新闻会出现她老爸上吊的消息啊!

“你到底是谁?”该死,他的头好晕!一把捉住她的手,另一只手在床头摸索,终于让他摸到子床头艺术灯的开关!

昏黄的艺术灯照明仍欠佳,但足够把白暖暖的模样看清楚。

看到明景燊那张好看的脸时,白暖暖心中的悲鸣声四起。她知道她该惊慌、该吓破胆。可是她的视线却不受控的往下滑,怎么也无法“向上提升”,她果然也沉沦了吗?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