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香,梅家春生-言情小说阅读

春生

春生

作者:沈鱼藻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1-09-13 10:19:37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作品钟意和梅清溪的小说叫做《春生》,小说情节跌宕起伏,引人入胜,钟意梅清溪该小说讲述了:身在香港,梅家这大宅却通体还是老北京式样的建筑,不仅全无半点西化色彩,连广州建筑的气味也是不沾半点的。
节选

二、直到秋天桂花开花的时节,钟意才第一次见到大表哥梅清溪。八月桂花开,钟意小院里那株桂花树也凑热闹开了满枝丫的碎黄小花,一场微雨过后,花香气愈浓,黄昏时分,钟意走出屋子来,一眼就看见了坐在桂花树下石凳上的陌生男人。那男人穿着长衫,远看一副温文儒雅气质,手里正摊开一本书在看。钟意来投梅家前做过功课,略一想就知道这肯定就是大表哥清溪了。走近了,果然闻到一股若有似无的鸦片烟味,压下心头的不适,钟意落落大方地向他问好:「清溪表哥,今天怎么有空过来?」桂花树下的梅清溪抬起头来,他很年轻,戴着一副金丝边的眼睛,是一张旧中国才子的面孔,清秀文雅、眼神里有一点伶仃的清冷孤高,他甚至还穿着一件长衫呢!他冲钟意微微一笑:「闻见桂花香,循着花香来的。」一阵晚风吹过,他头顶的桂花树冠抖落满院香气,钟意眼睛一弯,笑着说:「是被桂花的香气引来的,还是被桂花糕的香气引来的?」她袖子高挽着,有甜丝丝热糯糯的糕点香气从小厨房里散发出来,火上蒸着的桂花糕要熟了,她转身朝小厨房走:「既然来了,一起吃块桂花糕吧。」她也算是公侯世家的小姐,没想到蒸的桂花糕倒也挺像模像样,两个人一起坐在桂花树下吃桂花糕,梅清溪拈着块糕点感叹:「这小院已经荒废了好多年,桂花树也好几年没开花了,原以为它早枯死了,没想到还可以吃到它开的花做的糕点。」钟意侧脸看他,嘴角翘翘的:「草木需要人气养,兴许是因为我来了,有了人气,枯树也就开花了。」她的鬓发上落着碎桂花,嘴角沾着桂花糕的碎屑,生动漂亮,在这傍晚的香风里像桂花树成了精。梅清溪不自觉地举起手里的书,遮挡住自己的面孔,也遮挡住望向她的视线:「这是本外国人写的小说?」可不是,那是英国作家狄更斯所著的《圣诞颂歌》,她千里迢迢从英国带回来的原文小说,下午她在桂花树下看这本书,心血来潮想做桂花糕,就把书往石凳上一扣。钟意挺惊奇:「清溪表哥看得懂?」这位清溪表哥她虽然是头次见面,但对他的名声早有耳闻,梅家祖籍安徽桐城,是桐城大族,梅家有先祖伯言公,是乾隆年间桐城古文派的大家,姚鼐门生,人称「姚门四杰」。梅清溪从小就是个小才子,三岁能文四岁会诗的,亲戚们都说他颇有先祖伯言公的风采。一个古文才子,竟然也懂得英文吗?梅清溪摇摇头,自嘲地笑:「我只懂写些无用过时的骈文,哪里懂什么英文……对了,你在港大书读的怎么样,吃力吗?」提起功课钟意志得意满:「最初是有些吃力,多是因为不懂广东话,这半年学会了广东话,听课和交流就容易多了。」提起广东话,她兴致勃勃起来:「广东话乍听饶舌,听多了倒觉得挺有意思。」梅清溪好奇:「怎么个有意思法?」钟意嘴角愈翘:「我听香港男同学向女同学表白,说我喜欢你,用的说法是,我钟意你。钟意钟意,可不就是我的名字!没想到我的名字在广东话里就是喜欢的意思!」她顾盼神飞,让人移不开眼睛,梅清溪不自觉地附和:「果然很有意思。」钟意像是突然想起什么来:「对了,现在功课赶上来了,我想去找份零工。」梅清溪眉头一拧:「你投在梅家,一应供给梅家自然会负责,何必辛苦自己?」钟意脸上难得露出羞赧来:「能自食其力总是好的,我又不是没做过事情,过去在国外,我还给人家送过报纸和牛奶呢,我爹也很鼓励我这样赚零用钱。」是啊,她从小随父母亲满世界奔跑,受的是西式教育,西式教育鼓励女性解放,鼓励女性走出家庭走向社会……提起在英国的旅居岁月,她越发地眉飞色舞:「有一年我们去约克镇过圣诞节,买圣诞树的钱就是用我平时打零工攒下的零用钱,我爹领着我去邻居家的庄园挑圣诞树,下过雪,翠绿的枞树顶着个白头,可爱极了,把挑中的枞树砍下来扛回家去,立在客厅壁炉旁边,装饰上各种闪亮的彩球和铃铛,我爹给家里包括佣人在内的每个人都准备了礼物,用彩色纸和缎带包装起来,堆在圣诞树下让我们自己选,选中哪个就是哪个,结果所有人都选错了,给我准备的洋娃娃被门房选到了,我挑到的却是送给管家先生的烟斗,这些错误让大家笑得前仰后合,那一晚上真是快乐极了……」回忆起那个圣诞节,钟意眼睛发亮,话像糖莲子一样地往外蹦,让听得人都觉得甜丝丝的,仿佛能感受到那雀跃的心情。梅清溪含笑望着她,直到她反应过来觉得自己失态:「这些英国人的玩意儿,你可能并不感兴趣吧。」

二、

直到秋天桂花开花的时节,钟意才第一次见到大表哥梅清溪。

八月桂花开,钟意小院里那株桂花树也凑热闹开了满枝丫的碎黄小花,一场微雨过后,花香气愈浓,黄昏时分,钟意走出屋子来,一眼就看见了坐在桂花树下石凳上的陌生男人。

那男人穿着长衫,远看一副温文儒雅气质,手里正摊开一本书在看。

钟意来投梅家前做过功课,略一想就知道这肯定就是大表哥清溪了。

走近了,果然闻到一股若有似无的鸦片烟味,压下心头的不适,钟意落落大方地向他问好:「清溪表哥,今天怎么有空过来?」

桂花树下的梅清溪抬起头来,他很年轻,戴着一副金丝边的眼睛,是一张旧中国才子的面孔,清秀文雅、眼神里有一点伶仃的清冷孤高,他甚至还穿着一件长衫呢!

他冲钟意微微一笑:「闻见桂花香,循着花香来的。」

一阵晚风吹过,他头顶的桂花树冠抖落满院香气,钟意眼睛一弯,笑着说:「是被桂花的香气引来的,还是被桂花糕的香气引来的?」

她袖子高挽着,有甜丝丝热糯糯的糕点香气从小厨房里散发出来,火上蒸着的桂花糕要熟了,她转身朝小厨房走:「既然来了,一起吃块桂花糕吧。」

她也算是公侯世家的小姐,没想到蒸的桂花糕倒也挺像模像样,两个人一起坐在桂花树下吃桂花糕,梅清溪拈着块糕点感叹:「这小院已经荒废了好多年,桂花树也好几年没开花了,原以为它早枯死了,没想到还可以吃到它开的花做的糕点。」

钟意侧脸看他,嘴角翘翘的:「草木需要人气养,兴许是因为我来了,有了人气,枯树也就开花了。」

她的鬓发上落着碎桂花,嘴角沾着桂花糕的碎屑,生动漂亮,在这傍晚的香风里像桂花树成了精。

梅清溪不自觉地举起手里的书,遮挡住自己的面孔,也遮挡住望向她的视线:「这是本外国人写的小说?」

可不是,那是英国作家狄更斯所著的《圣诞颂歌》,她千里迢迢从英国带回来的原文小说,下午她在桂花树下看这本书,心血来潮想做桂花糕,就把书往石凳上一扣。

钟意挺惊奇:「清溪表哥看得懂?」

这位清溪表哥她虽然是头次见面,但对他的名声早有耳闻,梅家祖籍安徽桐城,是桐城大族,梅家有先祖伯言公,是乾隆年间桐城古文派的大家,姚鼐门生,人称「姚门四杰」。梅清溪从小就是个小才子,三岁能文四岁会诗的,亲戚们都说他颇有先祖伯言公的风采。

一个古文才子,竟然也懂得英文吗?

梅清溪摇摇头,自嘲地笑:「我只懂写些无用过时的骈文,哪里懂什么英文……对了,你在港大书读的怎么样,吃力吗?」

提起功课钟意志得意满:「最初是有些吃力,多是因为不懂广东话,这半年学会了广东话,听课和交流就容易多了。」

提起广东话,她兴致勃勃起来:「广东话乍听饶舌,听多了倒觉得挺有意思。」

梅清溪好奇:「怎么个有意思法?」

钟意嘴角愈翘:「我听香港男同学向女同学表白,说我喜欢你,用的说法是,我钟意你。钟意钟意,可不就是我的名字!没想到我的名字在广东话里就是喜欢的意思!」

她顾盼神飞,让人移不开眼睛,梅清溪不自觉地附和:「果然很有意思。」

钟意像是突然想起什么来:「对了,现在功课赶上来了,我想去找份零工。」

梅清溪眉头一拧:「你投在梅家,一应供给梅家自然会负责,何必辛苦自己?」

钟意脸上难得露出羞赧来:「能自食其力总是好的,我又不是没做过事情,过去在国外,我还给人家送过报纸和牛奶呢,我爹也很鼓励我这样赚零用钱。」

是啊,她从小随父母亲满世界奔跑,受的是西式教育,西式教育鼓励女性解放,鼓励女性走出家庭走向社会……提起在英国的旅居岁月,她越发地眉飞色舞:「有一年我们去约克镇过圣诞节,买圣诞树的钱就是用我平时打零工攒下的零用钱,我爹领着我去邻居家的庄园挑圣诞树,下过雪,翠绿的枞树顶着个白头,可爱极了,把挑中的枞树砍下来扛回家去,立在客厅壁炉旁边,装饰上各种闪亮的彩球和铃铛,我爹给家里包括佣人在内的每个人都准备了礼物,用彩色纸和缎带包装起来,堆在圣诞树下让我们自己选,选中哪个就是哪个,结果所有人都选错了,给我准备的洋娃娃被门房选到了,我挑到的却是送给管家先生的烟斗,这些错误让大家笑得前仰后合,那一晚上真是快乐极了……」

回忆起那个圣诞节,钟意眼睛发亮,话像糖莲子一样地往外蹦,让听得人都觉得甜丝丝的,仿佛能感受到那雀跃的心情。梅清溪含笑望着她,直到她反应过来觉得自己失态:「这些英国人的玩意儿,你可能并不感兴趣吧。」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