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桐-(清栀-阅读-幼帝不是幼弟宸妃知乎(布桐)

幼帝不是幼弟宸妃知乎

幼帝不是幼弟宸妃知乎

作者:布桐
类型:悬疑灵异
时间:2021-09-13 08:52:16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作品清栀和皇上的小说叫做《幼帝不是幼弟宸妃知乎》,小说情节跌宕起伏,引人入胜,清栀皇上该小说讲述了:我听到这,就知道她一定是误会了。她突然压低了声音。「你和皇上……呃,已经那个了吧,不瞒你说,我知道他赐你避子汤,但你不要因此多想。」
节选

宫里的事情一刻都闲不下来,午膳有皇上的八十一道菜,每一道都是精品。这些菜做好了还得保温,从御膳房拿过来的时候还不能凉了,又得一一用银针试毒,得有专门的太监来试吃。看起来多,但其实每道也就三五口,这些我都得一一过目。我虽只是个宫女,但阖宫的人都明白,我是皇上最信任的人。每天午膳前都有得忙,皇上从御书房过来的时候,菜品刚好备齐。我扶他坐下,就听他说:「清栀,陪朕一起用膳吧。」我一边给他夹几样御膳房刚研究出来的新菜色,一边在他耳边柔声说:「皇上,这不合礼法。奴婢看着您用就好了。」他俊朗的眉头染上了一丝不快,便放下了手中金箸。小皇帝朗声道:「除清栀外,所有人都退下。」下首一众人行礼默默走了出去,整个大殿里就剩我二人。他冲我笑了笑,「吃吧,清栀,这会没人看见了。」我一时觉得有些受宠若惊,连忙道:「奴婢不饿,还要给皇上布菜呢。」他只当没有听见,拉着我的手,坐在他左边。「尝尝这道翡翠虾,宫里的厨子做的还是很不错的。」他说罢夹起一块,放在我面前的碟子里。「你也累了,宫里好多事情都得你操心,早就饿了吧。」见我没有动筷,他就把自己的筷子塞在我手里,看着我吃。我脸一红,赶忙吃了一小口,胡乱咽了下去,整个人都在走神,完全没注意他说好吃的这道虾是什么味道。他看我动筷了,心满意足地拿了一双筷子,同我一起继续吃起来。「清栀在朕面前不要拘束,之前朕吃到好吃的,都少吃几口,好赏给你让你也尝尝。」他轻轻笑一下,眼睛里有了十四岁少年应有的欢愉。「但朕想着,这些菜放凉了再吃就没有味道了,以后不如你陪我一起吃,你就能都尝一尝了。」我不敢说话,只好埋头吃菜。又不敢伸手去夹其他地方的菜,就盯着眼前那盏西湖醋鱼吃个不停。皇上好像看到了我的窘态,就问我:「怎么,爱吃这道吗?那以后朕让厨子顿顿都做。」「呃……」我冲他眨眨眼睛,不知道他能不能理解我的难处。不过他好像没有正确地领会到。他把那盘被我吃空的碟子拿开,又开始往我碗里夹起其他菜来。不一会儿,我的碗里叠起一摞高高的菜山,他才心满意足地冲我笑了笑,开始吃饭。得,今天这顿午膳,倒是大半进了我的肚子。吃完饭后,皇上小憩了一会。我从殿里出来,打了大大一个嗝。最近皇上对我的态度是越发难以捉摸,好得有点过分了。还是他当太子那会儿好,他在东宫住,没人管他,七八岁的时候,要我给他做风筝,还要我给他养小狗。风筝挂在树上,他爬上去取,摔下来磕破了额头,我被先皇后娘娘罚跪,他就带着小狗来给跪着的我讲故事。

宫里的事情一刻都闲不下来,午膳有皇上的八十一道菜,每一道都是精品。

这些菜做好了还得保温,从御膳房拿过来的时候还不能凉了,又得一一用银针试毒,得有专门的太监来试吃。

看起来多,但其实每道也就三五口,这些我都得一一过目。

我虽只是个宫女,但阖宫的人都明白,我是皇上最信任的人。

每天午膳前都有得忙,皇上从御书房过来的时候,菜品刚好备齐。

我扶他坐下,就听他说:「清栀,陪朕一起用膳吧。」

我一边给他夹几样御膳房刚研究出来的新菜色,一边在他耳边柔声说:「皇上,这不合礼法。奴婢看着您用就好了。」

他俊朗的眉头染上了一丝不快,便放下了手中金箸。

小皇帝朗声道:「除清栀外,所有人都退下。」

下首一众人行礼默默走了出去,整个大殿里就剩我二人。

他冲我笑了笑,「吃吧,清栀,这会没人看见了。」

我一时觉得有些受宠若惊,连忙道:「奴婢不饿,还要给皇上布菜呢。」

他只当没有听见,拉着我的手,坐在他左边。

「尝尝这道翡翠虾,宫里的厨子做的还是很不错的。」

他说罢夹起一块,放在我面前的碟子里。

「你也累了,宫里好多事情都得你操心,早就饿了吧。」

见我没有动筷,他就把自己的筷子塞在我手里,看着我吃。

我脸一红,赶忙吃了一小口,胡乱咽了下去,整个人都在走神,完全没注意他说好吃的这道虾是什么味道。

他看我动筷了,心满意足地拿了一双筷子,同我一起继续吃起来。

「清栀在朕面前不要拘束,之前朕吃到好吃的,都少吃几口,好赏给你让你也尝尝。」

他轻轻笑一下,眼睛里有了十四岁少年应有的欢愉。

「但朕想着,这些菜放凉了再吃就没有味道了,以后不如你陪我一起吃,你就能都尝一尝了。」

我不敢说话,只好埋头吃菜。又不敢伸手去夹其他地方的菜,就盯着眼前那盏西湖醋鱼吃个不停。

皇上好像看到了我的窘态,就问我:「怎么,爱吃这道吗?那以后朕让厨子顿顿都做。」

「呃……」我冲他眨眨眼睛,不知道他能不能理解我的难处。

不过他好像没有正确地领会到。他把那盘被我吃空的碟子拿开,又开始往我碗里夹起其他菜来。

不一会儿,我的碗里叠起一摞高高的菜山,他才心满意足地冲我笑了笑,开始吃饭。

得,今天这顿午膳,倒是大半进了我的肚子。

吃完饭后,皇上小憩了一会。我从殿里出来,打了大大一个嗝。

最近皇上对我的态度是越发难以捉摸,好得有点过分了。还是他当太子那会儿好,他在东宫住,没人管他,七八岁的时候,要我给他做风筝,还要我给他养小狗。风筝挂在树上,他爬上去取,摔下来磕破了额头,我被先皇后娘娘罚跪,他就带着小狗来给跪着的我讲故事。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