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碰到过一个案子没错就是我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我碰到过一个案子

我碰到过一个案子

作者:没错就是我
类型:都市小说
时间:2021-09-02 20:14:42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作品想要在线观阅读没错就是我著作的小说《我碰到过一个案子》吗?已经为你准备好,该作者文笔行云流水,作品实属上乘,我碰到过一个案子该小说讲述了:大徐严肃起来,扭头带着一个助手进去了。不一会儿,助手出来冲我挥挥手。我跟着进了房间,看到大徐正慢慢从冰箱里拿什么东西。
节选

这说明,这里的居户走之前,把整个房间里的东西都擦了一遍,包括平时很少有人注意的电视机后部。这个租户,讲究。我想起大叔说房子租给了一个女生,问,「这租户是个女孩?」大叔眼睛滴溜溜转,一直在吸溜着味道的方向,随口说:「二十多岁一个姑娘,做平面设计的。」我指指厨房,别闻了,就那里。我们几步就走到厨房,推门进去,不由猛地后退一步。味道太冲了。厨房门一打开,对面像是迎面扑来一个臭气弹,熏得我整个人头都大了,瞬间竟然有些恍惚。我回头看大叔,他还好,就是捂着嘴巴,皱着眉头使劲挥手。味道来自冰箱。我慢慢将手伸过去,把冰箱门挑开一条边,然后往旁边推开。停电了。里面是黑的,靠近一看,我脸色马上变了。一只手。斜冲着朝外被塞到冰箱的下面一格里。骨节宽大,一看就是男人。有几个手指头还被折断了,白森森的骨头茬子露出来,尖利地像是一个巨大的惊叹号。大叔大叫一声,从厨房跑出去,在客厅里大口喘着气。我用衣服下摆捂着半边脸,凑近看了看,发现不只是一只手,那格里还放了很多零碎东西,太黑也看不清楚。我又腾不出手拿手机照明,所以只好退回到客厅。关门,打电话叫技术人员,然后我看着大叔说:「你走不了了,等着吧。」「我知道。」大叔咳嗽了一声,嗓子里好像塞了只袜子,「我配合。」「看这样子,像是先放到冰箱里冷冻着,后来没交电费冰箱停电了,所以才有味道。」我对大叔说,「不然你还闻不到。不过我挺佩服你的鼻子,隔着两层门都能闻到是尸体的味道。」「见得多了。」大叔哭丧着脸说,「我也不想。不过我没见过这么碎的,太他妈恐怖了。」在门外等人的工夫,我一直盯着眼前的大叔看。他被我看得发毛,咂咂嘴问,「你看我干什么?」「你在殡仪馆具体是做什么的?」我点上一根烟,问。「给死者整容的。」大叔说,「人死了之后相貌都有点变形,我就是给上上妆、扑扑粉,画得有点人气,这样看上去生动一些。不然那些家属看到尸体的样子,受不了。」「见过很多死人吧?」我看着他问。「那还用说。」大叔一听乐了,「说出来不怕你笑话,我见过的死人比活人都多。」「这就是你判断里面有尸体的原因?」我也笑笑,问。「算是吧。」大叔犹豫着说,「见多了死人,有种奇怪的感觉,房间里是不是有尸体,我心里有预感。」「这事有点邪乎,说出来你也未必信。」他搓搓手说,「我也来一根?」我递过去一根烟,他点上抽了一口,大团的烟雾升起,他的面目模糊起来。「我碰过的死人多了,对那种气息很熟悉。」他说,「说不清楚,就是能感觉到。来这个房子的时候,我就觉得不对,转头就去找你们了。」「我当时不敢说,不过心里猜到了。」大叔看着我,「里面多半是有死人。」

这说明,这里的居户走之前,把整个房间里的东西都擦了一遍,包括平时很少有人注意的电视机后部。

这个租户,讲究。

我想起大叔说房子租给了一个女生,问,「这租户是个女孩?」

大叔眼睛滴溜溜转,一直在吸溜着味道的方向,随口说:「二十多岁一个姑娘,做平面设计的。」

我指指厨房,别闻了,就那里。

我们几步就走到厨房,推门进去,不由猛地后退一步。

味道太冲了。厨房门一打开,对面像是迎面扑来一个臭气弹,熏得我整个人头都大了,瞬间竟然有些恍惚。

我回头看大叔,他还好,就是捂着嘴巴,皱着眉头使劲挥手。

味道来自冰箱。

我慢慢将手伸过去,把冰箱门挑开一条边,然后往旁边推开。

停电了。里面是黑的,靠近一看,我脸色马上变了。

一只手。斜冲着朝外被塞到冰箱的下面一格里。骨节宽大,一看就是男人。

有几个手指头还被折断了,白森森的骨头茬子露出来,尖利地像是一个巨大的惊叹号。

大叔大叫一声,从厨房跑出去,在客厅里大口喘着气。

我用衣服下摆捂着半边脸,凑近看了看,发现不只是一只手,那格里还放了很多零碎东西,太黑也看不清楚。我又腾不出手拿手机照明,所以只好退回到客厅。

关门,打电话叫技术人员,然后我看着大叔说:「你走不了了,等着吧。」

「我知道。」大叔咳嗽了一声,嗓子里好像塞了只袜子,「我配合。」

「看这样子,像是先放到冰箱里冷冻着,后来没交电费冰箱停电了,所以才有味道。」我对大叔说,「不然你还闻不到。不过我挺佩服你的鼻子,隔着两层门都能闻到是尸体的味道。」

「见得多了。」大叔哭丧着脸说,「我也不想。不过我没见过这么碎的,太他妈恐怖了。」

在门外等人的工夫,我一直盯着眼前的大叔看。他被我看得发毛,咂咂嘴问,「你看我干什么?」

「你在殡仪馆具体是做什么的?」我点上一根烟,问。

「给死者整容的。」大叔说,「人死了之后相貌都有点变形,我就是给上上妆、扑扑粉,画得有点人气,这样看上去生动一些。不然那些家属看到尸体的样子,受不了。」

「见过很多死人吧?」我看着他问。

「那还用说。」大叔一听乐了,「说出来不怕你笑话,我见过的死人比活人都多。」

「这就是你判断里面有尸体的原因?」我也笑笑,问。

「算是吧。」大叔犹豫着说,「见多了死人,有种奇怪的感觉,房间里是不是有尸体,我心里有预感。」

「这事有点邪乎,说出来你也未必信。」他搓搓手说,「我也来一根?」

我递过去一根烟,他点上抽了一口,大团的烟雾升起,他的面目模糊起来。

「我碰过的死人多了,对那种气息很熟悉。」他说,「说不清楚,就是能感觉到。来这个房子的时候,我就觉得不对,转头就去找你们了。」

「我当时不敢说,不过心里猜到了。」大叔看着我,「里面多半是有死人。」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