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象牙塔:小镇学霸们的悲喜人生-迷失象牙塔:小镇学霸们的悲喜人生小说阅读

迷失象牙塔:小镇学霸们的悲喜人生

迷失象牙塔:小镇学霸们的悲喜人生

作者:人间theLivings
类型:都市小说
时间:2021-09-02 18:18:46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作品《迷失象牙塔小镇学霸们的悲喜人生》是一本文笔成熟,内容新颖的小说,该书的主人公是六六叔祖父,六六叔祖父该小说主要讲述了:那时我还没出生,可在此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和村里的所有孩子一样,都活在六六叔的「阴影」下,无论我怎么奔跑,他仿佛永远站在前头。
节选

六六叔是我叔祖父的儿子,生于1966年,得名「六六」。1985年,村里一次考上了三名大学生:六六叔以全县第一名的成绩考入清华大学,一位本家堂哥上了湘潭师范学院(现湖南科技大学),还有一位田姓考生被中南工业大学(现为中南大学)录取。自解放后就没出过读书人的小山沟,一下扬眉吐气了起来。连着好多天,村里一直敲锣打鼓、热闹非凡,马路两旁的树上挂满了横幅,县领导、镇领导亲自前来道贺,还连着放了几天露天电影。村里人一个个说我们家背靠太阳山、头枕眺云峰、面朝蜿蜒大河,「这可是出大人物的风水」。一些人甚至专门跑去我们家祖坟前,装模作样地勘查一番,回来后故作高深地说,「那就是藏龙卧虎的地势」。所有人教育自家孩子,就一句话:「你以后要想穿草鞋还是皮鞋?要穿皮鞋就得有样看样儿,以后只要有六六一半的出息,咱家就烧高香了。」虽然六六叔的外形不尽如人意——身高只有一米六,小眼睛、头发稀疏,也不爱说话,迈着外八字走路时,肩膀还一高一低的——但在旁人看来,这一点也影响不到他的远大前程,「谁不知道小个子能量大?走外八有什么,他又不用挑粪砍柴」。六六叔去北京那天,送行人之众,据说比他爷爷当年赴任四川厘金局局长还要风光。后来家族重修族谱时,特意在他名字后的括号里加注了「清华」两个字。那时我还没出生,可在此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和村里的所有孩子一样,都活在六六叔的「阴影」下,无论我怎么奔跑,他仿佛永远站在前头。我也曾算是长辈们眼中最有可能「成为六六叔」的人。可我无论怎样努力,每次考试也只能勉强在班里排个第三,祖父看过成绩单后就摇头:「咱们这个家啊,像你六六叔那样的人才,是可遇不可求的了。从小学到高中,没有哪次不拿第一的!」每次学新课文,祖父只许我读两遍之后便要背诵,背不出来就打手板。他说六六叔同样是他教的,两遍就能背得滚瓜烂熟。每次拿了奖状回去,大人们都是瞟一眼后便随手丢一旁,半句表扬的话都没有。他们在饭桌上讨论的,永远是那个神一样存在的六六叔。村里的露天电影一直是我的最爱,每当我欢天喜地搬起凳子往外冲时,祖父都会唉声叹气:「哪有那么多热闹要凑?我就没见你六六叔看过一场电影,同样是个人,他怎么就坐得住冷板凳?」我只得放下凳子,悻悻然上楼打开书本神游。心里犯嘀咕:他都去北京了,干我什么事?去县城上学后,年纪稍长一点的老师只要一见我名字就会问:「你是哪里人?认识蔡XX吗?」一开始我还老老实实回答说「他是我叔叔」,然后,他们便无一例外地说起,当年六六叔读书有多厉害,「你可万不能丢他的脸啊!」后来,我干脆说不认识了。

六六叔是我叔祖父的儿子,生于1966年,得名「六六」。

1985年,村里一次考上了三名大学生:六六叔以全县第一名的成绩考入清华大学,一位本家堂哥上了湘潭师范学院(现湖南科技大学),还有一位田姓考生被中南工业大学(现为中南大学)录取。

自解放后就没出过读书人的小山沟,一下扬眉吐气了起来。连着好多天,村里一直敲锣打鼓、热闹非凡,马路两旁的树上挂满了横幅,县领导、镇领导亲自前来道贺,还连着放了几天露天电影。

村里人一个个说我们家背靠太阳山、头枕眺云峰、面朝蜿蜒大河,「这可是出大人物的风水」。一些人甚至专门跑去我们家祖坟前,装模作样地勘查一番,回来后故作高深地说,「那就是藏龙卧虎的地势」。

所有人教育自家孩子,就一句话:「你以后要想穿草鞋还是皮鞋?要穿皮鞋就得有样看样儿,以后只要有六六一半的出息,咱家就烧高香了。」

虽然六六叔的外形不尽如人意——身高只有一米六,小眼睛、头发稀疏,也不爱说话,迈着外八字走路时,肩膀还一高一低的——但在旁人看来,这一点也影响不到他的远大前程,「谁不知道小个子能量大?走外八有什么,他又不用挑粪砍柴」。

六六叔去北京那天,送行人之众,据说比他爷爷当年赴任四川厘金局局长还要风光。后来家族重修族谱时,特意在他名字后的括号里加注了「清华」两个字。

那时我还没出生,可在此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和村里的所有孩子一样,都活在六六叔的「阴影」下,无论我怎么奔跑,他仿佛永远站在前头。

我也曾算是长辈们眼中最有可能「成为六六叔」的人。可我无论怎样努力,每次考试也只能勉强在班里排个第三,祖父看过成绩单后就摇头:「咱们这个家啊,像你六六叔那样的人才,是可遇不可求的了。从小学到高中,没有哪次不拿第一的!」

每次学新课文,祖父只许我读两遍之后便要背诵,背不出来就打手板。他说六六叔同样是他教的,两遍就能背得滚瓜烂熟。每次拿了奖状回去,大人们都是瞟一眼后便随手丢一旁,半句表扬的话都没有。他们在饭桌上讨论的,永远是那个神一样存在的六六叔。

村里的露天电影一直是我的最爱,每当我欢天喜地搬起凳子往外冲时,祖父都会唉声叹气:「哪有那么多热闹要凑?我就没见你六六叔看过一场电影,同样是个人,他怎么就坐得住冷板凳?」我只得放下凳子,悻悻然上楼打开书本神游。心里犯嘀咕:他都去北京了,干我什么事?

去县城上学后,年纪稍长一点的老师只要一见我名字就会问:「你是哪里人?认识蔡XX吗?」一开始我还老老实实回答说「他是我叔叔」,然后,他们便无一例外地说起,当年六六叔读书有多厉害,「你可万不能丢他的脸啊!」

后来,我干脆说不认识了。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