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父,顾攸宁顾攸宁拭去血渍小说-顾父,顾攸宁小说叫什么名字

顾攸宁拭去血渍

顾攸宁拭去血渍

作者:佚名
类型:悬疑灵异
时间:2021-09-02 13:30:50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作品热门佳作《顾攸宁拭去血渍》是主角为顾攸宁姬朝宗王爷的古代虐恋小说,这里为您提供顾攸宁拭去血渍小说的精彩试读。顾攸宁拭去血渍该小说讲述了:她愣愣的看着火盆,大悲之后心力交瘁。无论怎样……师兄的事情,总是要跟爹爹说的。顾攸宁强撑起身子,手书一封,交给银杏,嘱咐她亲手交给爹爹。
节选

可他再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张开嘴,鲜血就从嘴里涌出。“儿……啊……儿……”活下去啊……顾父的眼睛渐失光彩,他的手紧紧握住顾攸宁的手,死不瞑目。“不——!”一口黑血吐出来,顾攸宁终于承受不住,晕厥过去。醒来的时候,已在屋内。顾父的尸体已经不见了,只有姬朝宗站在床边。顾攸宁一动不动,呆愣愣地看着床顶。姬朝宗的声音响起:“我已将岳父尸身装殓,请来大法师为他念经超度。”她没有给姬朝宗一个眼神,仿佛是个没了生气的木偶一样。外头侍卫禀报:“……王爷,宫里来的人已经等候多时了。”姬朝宗眉峰紧皱,走了出去。宫里来是姬朝宗请来给顾攸宁看病的老御医。他叹着:“王爷,王妃娘娘身中奇毒一年之久,现下已经沁入心脉,药石无医,只怕将不久于人世……”姬朝宗如被雷击。直到现在,顾攸宁还记得师兄躺在她怀里,一点点冷却下去的感觉。寒冷从脚底蔓延上来,仿佛抽走了她浑身的血液,让顾攸宁整个人都动弹不了,也说不出话。顾父见她这模样,那一瞬间,仿佛老了十几岁一般。他不再问了。可顾攸宁的眼泪却刹那落了下来。“先把这个孩子的尸首收敛了吧,总不能放在这里让她受冻,也太可怜了。”闻言,顾攸宁看着地上银杏的尸体。心口又如刀割般疼起来。她掏出帕子,替银杏一点点擦净脸上的血迹,哽咽道:“她生前最喜欢装扮了,我得替她换身衣服,打扮得漂漂亮亮的。”黄泉路上,也要漂亮离开的。替银杏收敛完。她仰头半晌,道:“爹,我带你去看看师兄吧。”凉山上,一座矮矮的坟茔前。

可他再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张开嘴,鲜血就从嘴里涌出。

“儿……啊……儿……”

活下去啊……

顾父的眼睛渐失光彩,他的手紧紧握住顾攸宁的手,死不瞑目。

“不——!”

一口黑血吐出来,顾攸宁终于承受不住,晕厥过去。

醒来的时候,已在屋内。

顾父的尸体已经不见了,只有姬朝宗站在床边。

顾攸宁一动不动,呆愣愣地看着床顶。

姬朝宗的声音响起:“我已将岳父尸身装殓,请来大法师为他念经超度。”

她没有给姬朝宗一个眼神,仿佛是个没了生气的木偶一样。

外头侍卫禀报:“……王爷,宫里来的人已经等候多时了。”

姬朝宗眉峰紧皱,走了出去。

宫里来是姬朝宗请来给顾攸宁看病的老御医。

他叹着:“王爷,王妃娘娘身中奇毒一年之久,现下已经沁入心脉,药石无医,只怕将不久于人世……”

姬朝宗如被雷击。

直到现在,顾攸宁还记得师兄躺在她怀里,一点点冷却下去的感觉。

寒冷从脚底蔓延上来,仿佛抽走了她浑身的血液,让顾攸宁整个人都动弹不了,也说不出话。

顾父见她这模样,那一瞬间,仿佛老了十几岁一般。

他不再问了。

可顾攸宁的眼泪却刹那落了下来。

“先把这个孩子的尸首收敛了吧,总不能放在这里让她受冻,也太可怜了。”

闻言,顾攸宁看着地上银杏的尸体。

心口又如刀割般疼起来。

她掏出帕子,替银杏一点点擦净脸上的血迹,哽咽道:“她生前最喜欢装扮了,我得替她换身衣服,打扮得漂漂亮亮的。”

黄泉路上,也要漂亮离开的。

替银杏收敛完。

她仰头半晌,道:“爹,我带你去看看师兄吧。”

凉山上,一座矮矮的坟茔前。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