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不雨此恨不需记穿进修仙文里-周上,秦时月小说无广告弹窗章节试读

此恨不需记穿进修仙文里

此恨不需记穿进修仙文里

作者:羊不雨
类型:悬疑灵异
时间:2021-09-02 08:17:46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作品熬夜必看小说《此恨不需记穿进修仙文里》是您的不二选择,该书主人公是秦时月周上,此恨不需记穿进修仙文里小说讲述了:他拨弄秦时月的手指,看到她手背上有一处烫伤,语气低沉:「……我总是做梦,梦见那人瞪着我,一边说要杀我,一边号啕大哭。师姐,我杀了那么多人,我……是不是个罪人?」
节选

「……什么?!」华落一下抓住了身旁的阑干,像是一时无法承受。而她对面的人伸手揽住她,让她站稳:「你不要太着急,也许事情还不至于太难。」华落只定定地看着他,似乎在怀疑自己听错了,颤抖着声音又问:「你再说一遍,我师兄……他怎么了?」与她说话的人面貌寻常,但双眼极其明亮,正是重青。重青没有答话,只是将她望着,辉煌明亮的双瞳里透出一点担忧。很多时候,不答亦是答了。华落向来温柔如水,这种温柔不是因美丽的外表而形成的浅薄,而是一种自知周全,万事有法的深沉。可现在,她的温柔像一面镜子被打碎,落在地上,四分五裂,亮晶晶的,再难复原。「师兄,他怎么可能……」她回身撑在阑干上,只感觉头重脚轻,脑袋发蒙,极度震惊之下是难以掩饰的恐慌,「他是觉离,是我的师兄啊,他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入魔……」她的话语破碎,最后两个字说得极其轻微,好像念着一个恶咒,说出来就会成真。重青站在背后,看着她如弱柳覆霜,一副生机委顿的样子,心下既酸楚又疼惜。于是,他上前一步,双手揽住她的肩膀,试图给她一点支撑:「华落,你镇定一点,觉离此时的情况未必如我们所想的那样糟糕,那日我看过了,他的长明灯仍完好。」华落想起觉离那晚莫名的拥抱,还有那句「小春山的梨花谢了」,心中便明白,重青没有骗她。她早察觉觉离的不对劲,但何尝想过,会是这样的不对劲!否则,否则……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已是暮春初夏。秦时月终究还是没能和周上一起回到小春山,华落已离开一个多月,也不知她到底找到觉离没有。不过,她始终抱着一点希望,那就是男女主虽然历经坎坷,但一定会修成正果。觉离和华落一定会找到办法除掉魔种,稳定道心,华落一定不会死。她按照华落告知的方法,暂时先将那缕灵气保存到一颗宝珠里,但一时无法脱身去往秘境,所以,也没有告诉周上关于孩子的事。她不想空欢喜一场。而且,周上的身体太差,时常一睡就是好几天,中间水米不进,整个人愈加消瘦。她即便有心带他回小春山,可他已成了没有丝毫灵气的普通人,连九天玄宗的大门都进不去,怎么回小春山?她也看过华落留下的办法,但是目前为止,没有一个可以实行的。只能用药温补着,不让他损耗得太厉害。事情仿佛就僵在这里了。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秦时月却总感觉哪里不对劲,好像头上悬着一把看不见的铡刀,随时有可能落下。「师姐,师姐?」周上醒来,午后初夏微醺,蒸腾出一片山林的气息。秦时月从门外走来:「我在。」她的手上又端着一碗药,周上见了忍不住低叹:「怎么又要喝药。」他睡了两天,好不容易醒过来,第一件事情就是喝药。秦时月把碗放下,伸手摸了摸他的背,果不其然,又是一片湿透的冰凉,这个时节不说炎热,但也不至于睡了起来浑身冷汗。

「……什么?!」

华落一下抓住了身旁的阑干,像是一时无法承受。

而她对面的人伸手揽住她,让她站稳:「你不要太着急,也许事情还不至于太难。」

华落只定定地看着他,似乎在怀疑自己听错了,颤抖着声音又问:「你再说一遍,我师兄……他怎么了?」

与她说话的人面貌寻常,但双眼极其明亮,正是重青。

重青没有答话,只是将她望着,辉煌明亮的双瞳里透出一点担忧。

很多时候,不答亦是答了。

华落向来温柔如水,这种温柔不是因美丽的外表而形成的浅薄,而是一种自知周全,万事有法的深沉。

可现在,她的温柔像一面镜子被打碎,落在地上,四分五裂,亮晶晶的,再难复原。

「师兄,他怎么可能……」她回身撑在阑干上,只感觉头重脚轻,脑袋发蒙,极度震惊之下是难以掩饰的恐慌,「他是觉离,是我的师兄啊,他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入魔……」

她的话语破碎,最后两个字说得极其轻微,好像念着一个恶咒,说出来就会成真。

重青站在背后,看着她如弱柳覆霜,一副生机委顿的样子,心下既酸楚又疼惜。

于是,他上前一步,双手揽住她的肩膀,试图给她一点支撑:「华落,你镇定一点,觉离此时的情况未必如我们所想的那样糟糕,那日我看过了,他的长明灯仍完好。」

华落想起觉离那晚莫名的拥抱,还有那句「小春山的梨花谢了」,心中便明白,重青没有骗她。

她早察觉觉离的不对劲,但何尝想过,会是这样的不对劲!

否则,否则……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已是暮春初夏。

秦时月终究还是没能和周上一起回到小春山,华落已离开一个多月,也不知她到底找到觉离没有。

不过,她始终抱着一点希望,那就是男女主虽然历经坎坷,但一定会修成正果。觉离和华落一定会找到办法除掉魔种,稳定道心,华落一定不会死。

她按照华落告知的方法,暂时先将那缕灵气保存到一颗宝珠里,但一时无法脱身去往秘境,所以,也没有告诉周上关于孩子的事。

她不想空欢喜一场。

而且,周上的身体太差,时常一睡就是好几天,中间水米不进,整个人愈加消瘦。

她即便有心带他回小春山,可他已成了没有丝毫灵气的普通人,连九天玄宗的大门都进不去,怎么回小春山?她也看过华落留下的办法,但是目前为止,没有一个可以实行的。只能用药温补着,不让他损耗得太厉害。

事情仿佛就僵在这里了。

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秦时月却总感觉哪里不对劲,好像头上悬着一把看不见的铡刀,随时有可能落下。

「师姐,师姐?」周上醒来,午后初夏微醺,蒸腾出一片山林的气息。

秦时月从门外走来:「我在。」

她的手上又端着一碗药,周上见了忍不住低叹:「怎么又要喝药。」

他睡了两天,好不容易醒过来,第一件事情就是喝药。

秦时月把碗放下,伸手摸了摸他的背,果不其然,又是一片湿透的冰凉,这个时节不说炎热,但也不至于睡了起来浑身冷汗。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