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澄,江山已临晚知乎小说-齐澄,江山小说叫什么名字

已临晚知乎

已临晚知乎

作者:孟愔
类型:悬疑灵异
时间:2021-08-31 18:40:57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作品《已临晚知乎》是一部当下热门小说,为您提供临晚齐澄齐然小说已临晚知乎阅读。已临晚知乎该小说讲述了:「这江山就这么好,好到姐姐非要抛下我……」齐澄突然起了脾气,口齿蓦地用力,凶狠的两枚牙印留在了我的耳垂。
节选

然后齐澄开始说有多久,说他第一次在宫里瞧见我娘牵着我,说我们儿时的青梅竹马说十四岁那年不得已的离别。我不想听,多听一个字都恶心得想挖出自己的心。「你杀了我。」我忍不了,我开始冲他吼叫,「你这么对我,不就是因为恨我,恨我杀了你大哥么?既然如此,你杀了我,杀了我为他报仇!」「大哥大哥,姐姐,你眼里只有大哥,无论什么时候,都只有他。」齐澄扭过我的头,逼我正视着他,「可是,大哥死了,从今往后,你只能看着朕,看一辈子朕。」他恫吓似的复述道:「听到了么姐姐,以后你眼里只能有朕,不然,朕再不舍得也不惜挖了你这双好看的眸子。」齐澄冷笑着,「如此,你更逃不出这儿。」齐澄想有个孩子,虽然我眼中,他自己还是个孩子。他说:「姐姐,以后北渚的皇位,给我们的孩子坐。等再攻下了南浦,这天下都给他坐。」我死死盯着他:「齐澄,你说过的,三年内不起战火。」「朕答应姐姐的,自然不会食言,可是来日方长,总有北渚一统天下的那日。」城墙之上,他从背后搂住我,凭栏处外是无限江山,「何况姐姐,你说过,你喜欢这江山。」言罢,齐澄将脑袋埋进我的右肩,静默地撕咬着我的颈脖直至耳根。是,我是说过,在我离开北渚的那一日,甩开他拉扯着我衣袖的那一刻。「这江山就这么好,好到姐姐非要抛下我……」齐澄突然起了脾气,口齿蓦地用力,凶狠的两枚牙印留在了我的耳垂。不待我回答,他自行冷哼一声:「那我把它攻下来,给你便是。」「疯子。」我骂道。我们不会有孩子。我喝避子汤的事情被他发现的那晚,齐澄砸了我手中的汤药,随后杀得太医院血流成河。我提着灯笼站在他身后,冷漠地注视着他吩咐手下的御林军又杀又砍。他不像一位君主,反倒像亡命的匪徒,满目之间皆是草芥,任他践踏,随他毁灭他不怕怨魂,也不怕野鬼,因为他比这些死去的亡灵还不像人。刀子抹到年近古稀的老院判时,我终于开了口:「齐澄,他们都是北渚人是你的自己人。避子汤而已,你犯不着。」齐澄渗着令人齿冷的笑意,扭过头盯着我看,在我灯笼的红光下,他果然更像一道索命的鬼魂。我心里咯噔一下,他的意思是,他以前也下过手,也为我夺了人性命?我幼年与齐澄是相处过六年,可那时他那么小,这宫里也从未听说闹出过什么人命。

然后齐澄开始说有多久,说他第一次在宫里瞧见我娘牵着我,说我们儿时的青梅竹马说十四岁那年不得已的离别。

我不想听,多听一个字都恶心得想挖出自己的心。

「你杀了我。」我忍不了,我开始冲他吼叫,「你这么对我,不就是因为恨我,恨我杀了你大哥么?既然如此,你杀了我,杀了我为他报仇!」

「大哥大哥,姐姐,你眼里只有大哥,无论什么时候,都只有他。」齐澄扭过我的头,逼我正视着他,「可是,大哥死了,从今往后,你只能看着朕,看一辈子朕。」

他恫吓似的复述道:「听到了么姐姐,以后你眼里只能有朕,不然,朕再不舍得也不惜挖了你这双好看的眸子。」齐澄冷笑着,「如此,你更逃不出这儿。」

齐澄想有个孩子,虽然我眼中,他自己还是个孩子。

他说:「姐姐,以后北渚的皇位,给我们的孩子坐。等再攻下了南浦,这天下都给他坐。」

我死死盯着他:「齐澄,你说过的,三年内不起战火。」

「朕答应姐姐的,自然不会食言,可是来日方长,总有北渚一统天下的那日。」城墙之上,他从背后搂住我,凭栏处外是无限江山,「何况姐姐,你说过,你喜欢这江山。」

言罢,齐澄将脑袋埋进我的右肩,静默地撕咬着我的颈脖直至耳根。

是,我是说过,在我离开北渚的那一日,甩开他拉扯着我衣袖的那一刻。

「这江山就这么好,好到姐姐非要抛下我……」齐澄突然起了脾气,口齿蓦地用力,凶狠的两枚牙印留在了我的耳垂。

不待我回答,他自行冷哼一声:「那我把它攻下来,给你便是。」

「疯子。」我骂道。

我们不会有孩子。

我喝避子汤的事情被他发现的那晚,齐澄砸了我手中的汤药,随后杀得太医院血流成河。

我提着灯笼站在他身后,冷漠地注视着他吩咐手下的御林军又杀又砍。

他不像一位君主,反倒像亡命的匪徒,满目之间皆是草芥,任他践踏,随他毁灭他不怕怨魂,也不怕野鬼,因为他比这些死去的亡灵还不像人。

刀子抹到年近古稀的老院判时,我终于开了口:「齐澄,他们都是北渚人是你的自己人。避子汤而已,你犯不着。」

齐澄渗着令人齿冷的笑意,扭过头盯着我看,在我灯笼的红光下,他果然更像一道索命的鬼魂。

我心里咯噔一下,他的意思是,他以前也下过手,也为我夺了人性命?

我幼年与齐澄是相处过六年,可那时他那么小,这宫里也从未听说闹出过什么人命。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