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弟弟知乎文by烟渚来秋-烟渚来秋的小说我的弟弟知乎文

我的弟弟知乎文

我的弟弟知乎文

作者:烟渚来秋
类型:总裁豪门
时间:2021-08-31 15:41:40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作者烟渚来秋写的林旌羽林旗羽为主角的小说是《我的弟弟知乎文》,一起来看看他们之间的爱情故事吧。我的弟弟知乎文小说讲述了:突然起风,风从脖子上灌来,我发出寒颤,不小心松开了他的手。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我终于鼓起勇气准备转身安慰弟弟,但他突然俯身把头埋在了我的肩膀上,不哭了,也不说话。在逐渐开始呼啸的寒风中,我知道我弟弟想短暂地逃避突如其来的噩梦。
节选

作者烟渚来秋写的林旌羽林旗羽为主角的小说是《我的弟弟知乎文》,一起来看看他们之间的爱情故事吧。我的弟弟知乎文小说讲述了:突然起风,风从脖子上灌来,我发出寒颤,不小心松开了他的手。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我终于鼓起勇气准备转身安慰弟弟,但他突然俯身把头埋在了我的肩膀上,不哭了,也不说话。在逐渐开始呼啸的寒风中,我知道我弟弟想短暂地逃避突如其来的噩梦。

我每次回家第一顿一定会吃荞面饸饹。弟弟知道这个,但我是第一次吃他做的荞面饸饹。我忍不住想去厨房看他做,不过还是没好意思,就在餐桌前安静地等着了。毕竟十几年来,我和弟弟从来没有好好相处过。

七岁时,爷爷奶奶硬把两岁的他塞进我的家庭,说如果妈妈不愿意就离婚,把我一起带走,让爸再找愿意再生孩子的人生个儿子。

后来我不懂妈妈为什么还是接受了,但小时候的我却把弟弟当成了仇人,不止一次想过怎么让他不知不觉的消失,心情不好就找个理由的打他,看着那个两岁的孩子哭得嗓子嘶哑,一只小手拼命向空中抓握,却什么都握不到,眼泪急速地从那漂亮却绝望的眼睛里汹涌出来......有心疼,有慌乱,但还是努力装作复仇成功的骄傲样子。

突然从心底里翻出来的记忆让我打了个寒颤。弟弟什么都不知道,他不知道自己是被领养的。

他从厨房里出来,把荞面饸饹端在我面前。醋香味已经迫不及待地钻进我的鼻子里,一定很好吃。

我没跟他说谢谢,但他说了:“姐姐,谢谢你给我送书。”

我本来想问他为什么被罚站,但我知道他本来就觉得尴尬,我就没有再问,但可能是昨天对他比较温柔的原因,他看着我吃了一会儿,突然跟我搭话:“姐姐,我们班同学说你长得很漂亮。”

我抬头看他:“我没去你们班。”

“你从教室外面走过去的时候他们看见了。”他回答我。

如果是别的学弟这么奉承我,我一定臭不要脸地说那可不是嘛。可我跟弟弟却连话都很少说,我一时间不知道怎么接下去。

“姐姐,你下次能来我们班讲学习经验吗?”他突然问。

我疑惑的看着他,他突然紧张起来:“算了算了,我就随便说一下的,你就当没听......”

“好。”我打断他。

他也开始疑惑的看着我,只一瞬间后,低下头有些羞涩的笑了。

虽然认识他们班主任,但主动要去别人班上讲学习经验还是件蛮羞耻的事情,所以我只好临时跟大学申请了一个寒假宣讲的社会实践项目,然后去义正言辞地宣传我的大学。

刚进他们班的教室就是一阵“哇哦”的起哄声,等他班主任介绍完我,我就常规讲了各科备考办法,和心态调整之类的鸡汤,又介绍了一下我的大学。最后,自由提问,我答疑。

期间弟弟一直目不转睛地看着我讲,但脸上也没什么表情,让提问时也没有举手,只是当有个男孩问我:“学姐,我可以加你QQ吗?”他转头看向了那个男孩子。

正准备说可以,我听见了一个很清澈的少年嗓音在说:“她是我姐姐,你有什么问题可以跟我说,我帮你问她。”

教室里瞬间炸开了锅,连班主任都惊讶了,问我:“林旗羽是你弟弟?我还说这孩子名字跟你像呢。”

弟弟的家长会都是爸爸开的,弟弟从来没跟同学说我也是正常的,毕竟我们以前关系都冷冰冰的。至于他们班同学为什么知道我,大概是因为我上高中时在学校挺知名,老师们常拿我的逆袭案例激励后来的同学吧。只是我第一次听见弟弟那么大声说话,那音色像是风吹着风筝,干净又温柔,但还是有些脆弱。

但总之他很高兴,放学都没有跟朋友们一起打球,屁颠屁颠地跟我一起回家了。我走在前面,他安静地走在不远不近地后面,冬天的太阳,说暖不暖,却晒的人心里痒痒的。

③看他打篮球

昨天弟弟放寒假了。奶奶生病了,爸爸妈妈这段时间为了照顾她都不在家,只有我跟弟弟两个人。那天看弟弟做的荞面饸络那么好吃,今天早上我也不甘示弱地做了一盘炒鸡蛋,虽然弟弟似乎并没有看出那是盘炒鸡蛋,不过好歹不难吃,只是炒的太碎,而且没放盐罢了。

下午他敲了敲我的卧室门说要去打篮球,我在家闲的无聊,就轰地一声把门拉开,吓了他一跳。

“我能去看吗?”我问。

弟弟从学校超市里给我买水去了,我低着头在球场拍他的篮球,突然一蹦一跳地凑过来一个穿着黑色羽绒服的男孩,张口就说:“旌羽学姐,会打球吗?要不要单挑啊?”

我一下子愣住了,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他一番。跟弟弟柔和的五官不同,这是个浓颜系帅哥,脸上很有少年的稚嫩,个子比我高一点,大约一米八吧,再加上他既调皮又欠揍的语气,给我一种莫名的熟悉感,好像那个谁......对,王者荣耀里的曜。我一下感了兴趣,说:“你防还是我防?”

他回答:“我防。”

这会话的功夫又来了几个男孩,弟弟也回来了,看着我们的表情有些欲言又止,好像要阻止,但我挥挥手示意没关系,他就又恢复面无表情地站在一边。

这男孩没有真的防,几个回合我就过掉他上篮了。我打蓝球该是上大学以后学的,动作算不上熟练,也就会个基本。旁边的一个男孩看我进球带头鼓掌,其他人也都笑着闹了起来。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