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若对上沈毅南那双寒眸小说-名字是沈毅南,明觉哥哥

梦若对上沈毅南那双寒眸

梦若对上沈毅南那双寒眸

作者:佚名
类型:悬疑灵异
时间:2021-08-31 12:45:53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作品抖音热文《梦若对上沈毅南那双寒眸》的男女主是梦若沈毅南沈鸢,在这里提供梦若对上沈毅南那双寒眸阅读,内容高潮迭起,值得一看。梦若对上沈毅南那双寒眸该小说讲述了:梦若只是想要一点点温暖而已,这也算得她奢望过多了吗?她倒退两步,像个逃兵一般狼狈地离开了梧桐宫。拖着疲惫的身体绝望的走在雨中,梦若像只找不着路的灰白老鼠。
节选

梦若急忙上前扶起母亲,惊慌的问:“娘,你怎么了?”林氏勉力睁开眼睛,看见了慌乱无措的女儿。她强咽下口里的咸腥,挤出一个笑容:“若儿别怕,娘没事。”梦若咬着牙,吃力的将林氏扶到床上躺下,她紧紧抓着林氏的手,因为害怕而全身发抖。梦若颤抖着用袖子擦净林氏唇边的猩红:“娘,你等我,我去找嬷嬷要些药。”林氏脸上满是疲惫,轻轻摇了摇头,不肯让她去。她怎么能忍心女儿为了她再去自取其辱。梦若含着泪没有说话,等林氏闭上眼睛睡过去后,她才小心地替林氏掖好被子,毫不犹豫地转身出了门。她一瘸一拐的背影在这深宫红墙之中,像是一棵杂草,风一吹便能压倒她的脊梁。梦若敲开管事嬷嬷的房门,跪倒在她跟前。她抓着嬷嬷的裤脚哀求:“嬷嬷,我求您了,我娘病的很严重,求您给她找个大夫吧,我以后一定当牛做马报答您!”管事嬷嬷却轻蔑冷笑一声,一脚踢开她:“这宫里一年到头要死多少人,你娘算个什么东西?死了不就死了,别来找我晦气!”说完,门就被狠狠关上。梦若趴在地上,绝望像一张大网笼罩在她头顶,让她几乎喘不过气,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这无底的深宫,除了母亲,她没有任何的亲人朋友。管事嬷嬷不理会她,这偌大的皇宫还有谁能帮她一把?忽然,梦若想到了那一纸婚约,明觉哥哥那么聪明,说不定能帮帮她……她手脚并用地从地上艰难地爬起来,顶着大雨,瘸着腿,一步一步往梧桐殿赶。来到梧桐殿门口,梦若的脚步却迟疑了,低头看了一眼往下渗水的衣裳,停在了走廊边上。沈毅南听见殿外的动静,抬头看了一眼。四目相对之时,梦若看见沈毅南眉头微蹙了一下,她的心也刺痛了一下。她抓着衣角,犹豫着要不要开口,就听见沈毅南语气凉薄的问:“你来做什么?”梦若死死地咬着唇,往前挪动了一小步,低声问:“明觉哥哥,我娘病了,你能不能帮帮我?”沈毅南的脸色霎时结冰,他冷嗤了一声:“我们没什么关系,你来求我做什么?”闻言,梦若脸上血色尽褪,整张脸瞬间煞白。他们不是……未婚夫妻吗?梦若心口发疼,颤抖着开口:“明觉哥哥,我好冷啊,你……可以抱抱我吗?”她实在是太冷了,不是身体,而是心。沈毅南心底忽然升起一股戾气:“男女授受不亲,你可知自重为何物!”梦若身子一僵,对上沈毅南那双盛满了厌弃的眼眸,忽然觉得无地自容。

梦若急忙上前扶起母亲,惊慌的问:“娘,你怎么了?”

林氏勉力睁开眼睛,看见了慌乱无措的女儿。

她强咽下口里的咸腥,挤出一个笑容:“若儿别怕,娘没事。”

梦若咬着牙,吃力的将林氏扶到床上躺下,她紧紧抓着林氏的手,因为害怕而全身发抖。

梦若颤抖着用袖子擦净林氏唇边的猩红:“娘,你等我,我去找嬷嬷要些药。”

林氏脸上满是疲惫,轻轻摇了摇头,不肯让她去。

她怎么能忍心女儿为了她再去自取其辱。

梦若含着泪没有说话,等林氏闭上眼睛睡过去后,她才小心地替林氏掖好被子,毫不犹豫地转身出了门。

她一瘸一拐的背影在这深宫红墙之中,像是一棵杂草,风一吹便能压倒她的脊梁。

梦若敲开管事嬷嬷的房门,跪倒在她跟前。

她抓着嬷嬷的裤脚哀求:“嬷嬷,我求您了,我娘病的很严重,求您给她找个大夫吧,我以后一定当牛做马报答您!”

管事嬷嬷却轻蔑冷笑一声,一脚踢开她:“这宫里一年到头要死多少人,你娘算个什么东西?死了不就死了,别来找我晦气!”

说完,门就被狠狠关上。

梦若趴在地上,绝望像一张大网笼罩在她头顶,让她几乎喘不过气,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这无底的深宫,除了母亲,她没有任何的亲人朋友。

管事嬷嬷不理会她,这偌大的皇宫还有谁能帮她一把?

忽然,梦若想到了那一纸婚约,明觉哥哥那么聪明,说不定能帮帮她……

她手脚并用地从地上艰难地爬起来,顶着大雨,瘸着腿,一步一步往梧桐殿赶。

来到梧桐殿门口,梦若的脚步却迟疑了,低头看了一眼往下渗水的衣裳,停在了走廊边上。

沈毅南听见殿外的动静,抬头看了一眼。

四目相对之时,梦若看见沈毅南眉头微蹙了一下,她的心也刺痛了一下。

她抓着衣角,犹豫着要不要开口,就听见沈毅南语气凉薄的问:“你来做什么?”

梦若死死地咬着唇,往前挪动了一小步,低声问:“明觉哥哥,我娘病了,你能不能帮帮我?”

沈毅南的脸色霎时结冰,他冷嗤了一声:“我们没什么关系,你来求我做什么?”

闻言,梦若脸上血色尽褪,整张脸瞬间煞白。

他们不是……未婚夫妻吗?

梦若心口发疼,颤抖着开口:“明觉哥哥,我好冷啊,你……可以抱抱我吗?”

她实在是太冷了,不是身体,而是心。

沈毅南心底忽然升起一股戾气:“男女授受不亲,你可知自重为何物!”

梦若身子一僵,对上沈毅南那双盛满了厌弃的眼眸,忽然觉得无地自容。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