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那天风很柔我头上是奶娘精心盘起的发髻-那天风很柔我头上是奶娘精心盘起的发髻在哪里看

那天风很柔我头上是奶娘精心盘起的发髻

那天风很柔我头上是奶娘精心盘起的发髻

作者:都关月
类型:悬疑灵异
时间:2021-08-31 08:26:15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作品《那天风很柔我头上是奶娘精心盘起的发髻》是已完结的热门小说,该书的主人公是莲花护卫阮今酒,那天风很柔我头上是奶娘精心盘起的发髻小说主要讲述了:只是她们喜欢同我「借」莲华。莲华生得好看,她们无非是想让莲华陪她们逛个街、逛个铺子,跟着她们在后面拎拎东西。莲华总是在我回头看他,准备「借」他出去的时候说,老爷吩咐我保护小姐,不能离开。
节选

那天,风很柔,我头上是奶娘精心盘起的发髻,有桂花油的淡淡香气。那柔风吹得我舒服极了,舒服得我直在太阳下眯眼睛,不经意转头,我看见了一抹青衫。莲华告诉我,那个人本是我应该嫁的人,只不过父亲要我入宫,所以没了缘分。莲华是我的护卫,长我四岁。自从我有记忆开始,莲华就在我身边。小时候他只是在我出入的时候跟着我,在我玩的时候陪着我。后来大些了,他就总腰间挂着一把弯刀在我身边。莲华说,小姐本是应该嫁给景岳世子的。我点点头,并不在意,抬头告诉他,我觉得那景岳没有莲华好看。莲华一怔,不语,只是安稳地站在宫墙外,送一步三回头的我进宫。我冲他挥挥手,说:「你早些回家,我也很快会回家的。」毕竟,我不想选秀,我不想进宫。可是我想错了。我信誓旦旦自己不会进宫,觉得自己女红潦草,琴棋书画不精,又不擅歌舞,皇家森严,定然不会放我一个草包进去添乱。可是我忘了,我爹爹是极有本事的人。他是丞相啊,那天我出门前他便沉着脸看着我,叮嘱我进宫后要好好听他的话。那时我就该想到,这场选秀,对我来说不过是走一个过场,就算所有秀女都落选,我也一定会被他送进宫。我脑袋木木的,想了许久才明白其中的道理,只是我也知道自己明白得太晚了。大红衣服的公公已经念完了圣旨,圣旨里说我德才兼备,封我为德贵人。我有什么德?我什么都不会,剥个虾都能被虾壳咬到手。可我不敢问,我颤巍巍接了圣旨,成了新晋秀女里,位分最高的人。我的婢女只有一个是我认识的,叫莲花,是莲华的妹妹。除此之外所有的婢女嬷嬷,都是内务府送来的。其实莲花也是内务府送进来的。我想,她也是爹爹上下打点以后送到我身边的吧。我告诉莲花,我不想侍寝。从选秀的时候起,我就没想过侍寝,更没想过会进宫。莲花说,小主说什么傻话,莫要让人听了去嚼舌头。2皇宫很大,好吃的也多,就是日子过得过分规矩,让人觉得无聊。平日里规矩森严,我处处都要小心谨慎,只有在自己宫里,关上门才能松懈一下。我懒散地趴在桌子上,招呼莲花说,莲花我想喝水。却听见一个清冷的声音说,顺便给朕也带一杯。我茫然地从桌子上爬起来,看见那道明黄色的身影轻飘飘地坐在了我的贵妃榻上。又听见那个清冷的声音说,吓傻了么,见到朕都不行礼。

那天,风很柔,我头上是奶娘精心盘起的发髻,有桂花油的淡淡香气。

那柔风吹得我舒服极了,舒服得我直在太阳下眯眼睛,不经意转头,我看见了一抹青衫。

莲华告诉我,那个人本是我应该嫁的人,只不过父亲要我入宫,所以没了缘分。

莲华是我的护卫,长我四岁。自从我有记忆开始,莲华就在我身边。小时候他只是在我出入的时候跟着我,在我玩的时候陪着我。后来大些了,他就总腰间挂着一把弯刀在我身边。

莲华说,小姐本是应该嫁给景岳世子的。

我点点头,并不在意,抬头告诉他,我觉得那景岳没有莲华好看。

莲华一怔,不语,只是安稳地站在宫墙外,送一步三回头的我进宫。

我冲他挥挥手,说:「你早些回家,我也很快会回家的。」

毕竟,我不想选秀,我不想进宫。

可是我想错了。

我信誓旦旦自己不会进宫,觉得自己女红潦草,琴棋书画不精,又不擅歌舞,皇家森严,定然不会放我一个草包进去添乱。

可是我忘了,我爹爹是极有本事的人。

他是丞相啊,那天我出门前他便沉着脸看着我,叮嘱我进宫后要好好听他的话。

那时我就该想到,这场选秀,对我来说不过是走一个过场,就算所有秀女都落选,我也一定会被他送进宫。

我脑袋木木的,想了许久才明白其中的道理,只是我也知道自己明白得太晚了。

大红衣服的公公已经念完了圣旨,圣旨里说我德才兼备,封我为德贵人。

我有什么德?我什么都不会,剥个虾都能被虾壳咬到手。

可我不敢问,我颤巍巍接了圣旨,成了新晋秀女里,位分最高的人。

我的婢女只有一个是我认识的,叫莲花,是莲华的妹妹。除此之外所有的婢女嬷嬷,都是内务府送来的。

其实莲花也是内务府送进来的。我想,她也是爹爹上下打点以后送到我身边的吧。

我告诉莲花,我不想侍寝。

从选秀的时候起,我就没想过侍寝,更没想过会进宫。

莲花说,小主说什么傻话,莫要让人听了去嚼舌头。

2

皇宫很大,好吃的也多,就是日子过得过分规矩,让人觉得无聊。

平日里规矩森严,我处处都要小心谨慎,只有在自己宫里,关上门才能松懈一下。

我懒散地趴在桌子上,招呼莲花说,莲花我想喝水。

却听见一个清冷的声音说,顺便给朕也带一杯。

我茫然地从桌子上爬起来,看见那道明黄色的身影轻飘飘地坐在了我的贵妃榻上。

又听见那个清冷的声音说,吓傻了么,见到朕都不行礼。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