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人,温鸢阅读-谁为画中人小说

谁为画中人

谁为画中人

作者:江怀刀
类型:悬疑灵异
时间:2021-08-31 07:46:08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作品《谁为画中人》作者是江怀刀,这里为您提供谁为画中人温鸢景鸢楚朝夕小说阅读,谁为画中人该小说讲述了:嘈杂声渐渐微弱,还有人不动声色地退后几步。见我扣下了这么大的帽子,喜娘连忙退后称不敢。我弯弯嘴角,重新盖上红盖头,扶着贴身服侍的丫鬟章儿进了高大的摄政王府。
节选

喜房里红烛长燃,我扯下盖头安然地坐着,等楚朝夕来与我喝一杯合卺酒。大婚宴席,红烛,交杯酒。一切都和五年前一样。我收回视线,抚上自己的脸。唯独人不一样了。景鸢不再是煊赫一时的大周丞相的独女,她变成了温鸢,当朝御史府的二小姐。我放下手,谁能预料呢?被摄政王珍而爱之的王妃,居然会死而复生,又一次穿上凤冠霞帔嫁给他。不过当初醒来的时候可真是吓坏了呢。我的眼里浮现委屈。陌生的房间,陌生的家人,陌生的嘘寒问暖,一切都透露着诡异。小小女子差点招架不住。我拾起床边玉雕团扇,微微摇动,眼神平静。真是可怕极了呢。红烛灯火摇曳,滴蜡凝凝。门外脚步声传来,我的嘴角弯弯,我的眼神亮亮。呀,我的夫君来了。抬眼望去。楚朝夕一身大红婚服,整个人面如冠玉,上位者森森威压亦不容忽视。我冲他一笑:“见过摄政王。”他看着我,唇畔似含春风:“原来温二小姐并不像传闻中对这门婚事很不乐意的样子,相反,倒像是很欣喜啊。”他唤了我一声,“温鸢,你姐姐不明不白死在摄政王府,你不记恨本王吗?”温鸢。我抿唇微微一笑。真是个动听的名字。我温声软语回道:“摄政王言重了,我姐姐是病重而死,是她福薄不能承受王爷怜惜,命数天定,温鸢怎会怨责您呢?”一番话合情合理,倒噎了他一下。片刻后楚朝夕看着我笑起来:“温二小姐真是个知情知趣的聪明人。”聪明人?我看着他摇摇头,“王爷言重了,小女子愚笨,只不过是实话实说而已。”我可不是个聪明人啊。聪明人怎么会死活闹着要嫁给狼子野心的摄政王,怎么会拱手让出显赫家族,又怎么会在付出百般情真之后寂寂而死?景鸢分明是个笨蛋,这世上不会有比她更愚蠢的人了。我的眼里怜悯一瞬。楚朝夕不再开口,只是移开视线,伸手拿起桌上斟得满满的合卺酒,递给我一杯。灯火摇曳下男子眉眼工笔描摹,像是画师笔下寸寸细致笔墨,山水洞明,浮云悠然。我接过他手中的合卺酒,一杯饮尽。离得近了,他的呼吸都和我交缠在一起,暧昧不已。就像从前一样。一样的亲近温和,一样的细致入微。我记得夏日热风滚滚时,楚朝夕曾经拉着我去湖中泛舟。莲叶田田,我摘下一片荷叶盖在脸上,睡去。小舟荡开水流,无声无息。等我醒来时发现他看着我,眼神愣怔。我那时就在想,他为何要一直看着我。是不是在计划着如何毁了我的家族如何悄然杀了我如何谋取自己的王图霸业?湖中水流泛开鲜血,莲叶卷刃寒光,平和景象顷刻碎裂。我回过神,抬手放下精致酒杯,笑意如春花浓浓:“王爷今夜可要留宿在这?”楚朝夕看着我,眼神渐渐嘲弄:“不。”

喜房里红烛长燃,我扯下盖头安然地坐着,等楚朝夕来与我喝一杯合卺酒。

大婚宴席,红烛,交杯酒。一切都和五年前一样。我收回视线,抚上自己的脸。唯独人不一样了。

景鸢不再是煊赫一时的大周丞相的独女,她变成了温鸢,当朝御史府的二小姐。

我放下手,谁能预料呢?被摄政王珍而爱之的王妃,居然会死而复生,又一次穿上凤冠霞帔嫁给他。

不过当初醒来的时候可真是吓坏了呢。我的眼里浮现委屈。陌生的房间,陌生的家人,陌生的嘘寒问暖,一切都透露着诡异。小小女子差点招架不住。

我拾起床边玉雕团扇,微微摇动,眼神平静。

真是可怕极了呢。

红烛灯火摇曳,滴蜡凝凝。门外脚步声传来,我的嘴角弯弯,我的眼神亮亮。呀,我的夫君来了。

抬眼望去。

楚朝夕一身大红婚服,整个人面如冠玉,上位者森森威压亦不容忽视。

我冲他一笑:“见过摄政王。”

他看着我,唇畔似含春风:“原来温二小姐并不像传闻中对这门婚事很不乐意的样子,相反,倒像是很欣喜啊。”

他唤了我一声,“温鸢,你姐姐不明不白死在摄政王府,你不记恨本王吗?”

温鸢。我抿唇微微一笑。真是个动听的名字。

我温声软语回道:“摄政王言重了,我姐姐是病重而死,是她福薄不能承受王爷怜惜,命数天定,温鸢怎会怨责您呢?”

一番话合情合理,倒噎了他一下。片刻后楚朝夕看着我笑起来:“温二小姐真是个知情知趣的聪明人。”

聪明人?我看着他摇摇头,“王爷言重了,小女子愚笨,只不过是实话实说而已。”

我可不是个聪明人啊。聪明人怎么会死活闹着要嫁给狼子野心的摄政王,怎么会拱手让出显赫家族,又怎么会在付出百般情真之后寂寂而死?

景鸢分明是个笨蛋,这世上不会有比她更愚蠢的人了。我的眼里怜悯一瞬。

楚朝夕不再开口,只是移开视线,伸手拿起桌上斟得满满的合卺酒,递给我一杯。

灯火摇曳下男子眉眼工笔描摹,像是画师笔下寸寸细致笔墨,山水洞明,浮云悠然。

我接过他手中的合卺酒,一杯饮尽。离得近了,他的呼吸都和我交缠在一起,暧昧不已。

就像从前一样。一样的亲近温和,一样的细致入微。

我记得夏日热风滚滚时,楚朝夕曾经拉着我去湖中泛舟。莲叶田田,我摘下一片荷叶盖在脸上,睡去。小舟荡开水流,无声无息。

等我醒来时发现他看着我,眼神愣怔。

我那时就在想,他为何要一直看着我。

是不是在计划着如何毁了我的家族如何悄然杀了我如何谋取自己的王图霸业?

湖中水流泛开鲜血,莲叶卷刃寒光,平和景象顷刻碎裂。

我回过神,抬手放下精致酒杯,笑意如春花浓浓:“王爷今夜可要留宿在这?”

楚朝夕看着我,眼神渐渐嘲弄:“不。”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