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商女:首富太难当-周家,周少爷农门商女:首富太难当在线阅读

农门商女:首富太难当

农门商女:首富太难当

作者:瑛霞之盼
类型:悬疑灵异
时间:2021-08-30 18:29:59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作品女主是苏清欢小说《农门商女首富太难当》,这里提供主角是苏清欢周元鼎的小说阅读。农门商女首富太难当小说主要讲述了:撞入温暖的怀抱中,苏清清先是一怔,转而胸口泛上一阵浓烈的酸楚,热泪盈眶,声音哽咽至极,“姐姐······”安抚的拍了拍她的背,苏清欢声音尽量温柔下来,“清清,别怕,姐姐在。”
节选

苏清欢眸色清冷的落在苏陶氏身上,只觉得庸俗至极。“祖母是生怕旁人不知您见钱眼开?当真是拉低了苏家的脸面。”她毫不畏惧的讽刺。苏陶氏颇有些震惊,但想起周家的银钱,愣是挤出几分笑意,“乖孙女,你这是说什么?祖母不过是怕你过得不好,那周少爷都没给你些钱财回来么?”她轻笑一声,眸中讽刺之意不减,“让祖母失望了,我可不是周少爷的妾室,如今不过是个丫鬟······”“丫鬟?”苏陶氏话都没听完就震惊的吼声打断,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无踪,“不中用的东西,我老婆子把你嫁过去可不是让你给别人当牛做马的,这么些年你吃我苏家的、喝我苏家的,必须给我还回来!”话音落下,苏清欢冷嗤一声,不屑道:“祖母说这话还要脸么?我曾经对您那般尊敬,您却让我做牛做马,从不将我当做人看,如今将我卖到周家知道伸手讨钱了,祖母,您好意思么?”苏陶氏震惊的望着她,一向懦弱不敢言的小贱种竟敢以下犯上,当真是活腻了!她还从未被这般挑衅过,顿时火冒三丈,手里的拐杖都在发抖,“我将你辛辛苦苦拉扯大,你这个败家玩意儿,我就是养条狗都比你这个白眼狼听话!”闻言,她轻嗤一声,冷着眸子走过去,因为身量比苏陶氏高出半个头,因此目光是睥睨的姿态。“白眼狼?祖母还真是会说笑。”她唇角微勾,勾出几分讥讽之色,“您为了那一点薄薄的聘礼硬将我送上花轿,难道我还因该感谢你?”原主因为青梅竹马撞柱而死也该感谢你?苏清欢黑色的瞳眸中三分冰冷七分死寂。苏陶氏被她的目光摄住一瞬,转眼将拐杖重重敲在地上,“小贱种,自古就没有祖宗治不了贱孙的,我老婆子绝不怕你!”见状,苏清欢眉头微挑,懒得理会,“祖母请便。”说着,径直擦身而过进了屋。相比起富豪家里的屋子,这间屋子实在穷酸的很,土筑的墙壁里还渗着干枯的稻草,屋顶是层层茅草铺就的,家徒四壁。听到几声细弱的咳嗽声,苏清欢当即加快脚步往声源处走去。赶到狭小的厨房里,脸色病态苍白的妹妹苏清清正在灶口不熟练的杵着柴火,飘出来的浓烟呛得她捂着鼻子都忍不住咳嗽,眼眶泛红。“清清,别做了。”她一个箭步走过去,蹲下来抬袖擦掉苏清清脸上的烟灰,直接将瘦弱的身子揽入怀中,“清清,姐姐对不起你。”虽然她对这个世界十分陌生,可她毕竟占用了原主的身子,但凡原主在意关心的人,她都会拼尽全力守护好。撞入温暖的怀抱中,苏清清先是一怔,转而胸口泛上一阵浓烈的酸楚,热泪盈眶,声音哽咽至极,“姐姐······”安抚的拍了拍她的背,苏清欢声音尽量温柔下来,“清清,别怕,姐姐在。”这一句径直叫苏清清顿时由低低的呜咽声转为愈发强烈的哭泣。小小的厨房内,她面色凝重,黑眸中酝酿着几分不为人知的想法。另一边,愤愤不平的苏陶氏拄着拐杖,一脸阴沉铁青的疾步赶往周家。刚到庭院门口就被家丁拦住,苏陶氏顿时眉头一皱,“你们敢拦我?我可是苏清欢的亲祖母,你们少爷的亲家!”家丁见状,当即狐疑的看着她,并没有要放她进去的意思。苏陶氏看着,险些一口气提不上来,面色阴沉的厉害,刚要破口大骂,一道温沉的声音便传来:“让她进来。”苏陶氏立时昂起头颅,不屑地睨了眼门口的家丁,趾高气扬的拄着拐杖走进去。见到富豪周元鼎,她满脸的褶子都带着讨好的笑,“周少爷,清欢嫁给您,我这个老婆子心疼的很,可也是从小养到大的。老婆子我也没什么人照顾,家中也没个值钱的东西,我若是如何倒没所谓,可若是清欢的弟弟妹妹有个三长两短……”话说到这里,苏陶氏总算缓缓停下,可剩下的,明摆着不言而喻。

苏清欢眸色清冷的落在苏陶氏身上,只觉得庸俗至极。

“祖母是生怕旁人不知您见钱眼开?当真是拉低了苏家的脸面。”她毫不畏惧的讽刺。

苏陶氏颇有些震惊,但想起周家的银钱,愣是挤出几分笑意,“乖孙女,你这是说什么?祖母不过是怕你过得不好,那周少爷都没给你些钱财回来么?”

她轻笑一声,眸中讽刺之意不减,“让祖母失望了,我可不是周少爷的妾室,如今不过是个丫鬟······”

“丫鬟?”苏陶氏话都没听完就震惊的吼声打断,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无踪,“不中用的东西,我老婆子把你嫁过去可不是让你给别人当牛做马的,这么些年你吃我苏家的、喝我苏家的,必须给我还回来!”

话音落下,苏清欢冷嗤一声,不屑道:“祖母说这话还要脸么?我曾经对您那般尊敬,您却让我做牛做马,从不将我当做人看,如今将我卖到周家知道伸手讨钱了,祖母,您好意思么?”

苏陶氏震惊的望着她,一向懦弱不敢言的小贱种竟敢以下犯上,当真是活腻了!

她还从未被这般挑衅过,顿时火冒三丈,手里的拐杖都在发抖,“我将你辛辛苦苦拉扯大,你这个败家玩意儿,我就是养条狗都比你这个白眼狼听话!”

闻言,她轻嗤一声,冷着眸子走过去,因为身量比苏陶氏高出半个头,因此目光是睥睨的姿态。

“白眼狼?祖母还真是会说笑。”她唇角微勾,勾出几分讥讽之色,“您为了那一点薄薄的聘礼硬将我送上花轿,难道我还因该感谢你?”原主因为青梅竹马撞柱而死也该感谢你?

苏清欢黑色的瞳眸中三分冰冷七分死寂。

苏陶氏被她的目光摄住一瞬,转眼将拐杖重重敲在地上,“小贱种,自古就没有祖宗治不了贱孙的,我老婆子绝不怕你!”

见状,苏清欢眉头微挑,懒得理会,“祖母请便。”

说着,径直擦身而过进了屋。

相比起富豪家里的屋子,这间屋子实在穷酸的很,土筑的墙壁里还渗着干枯的稻草,屋顶是层层茅草铺就的,家徒四壁。

听到几声细弱的咳嗽声,苏清欢当即加快脚步往声源处走去。

赶到狭小的厨房里,脸色病态苍白的妹妹苏清清正在灶口不熟练的杵着柴火,飘出来的浓烟呛得她捂着鼻子都忍不住咳嗽,眼眶泛红。

“清清,别做了。”她一个箭步走过去,蹲下来抬袖擦掉苏清清脸上的烟灰,直接将瘦弱的身子揽入怀中,“清清,姐姐对不起你。”

虽然她对这个世界十分陌生,可她毕竟占用了原主的身子,但凡原主在意关心的人,她都会拼尽全力守护好。

撞入温暖的怀抱中,苏清清先是一怔,转而胸口泛上一阵浓烈的酸楚,热泪盈眶,声音哽咽至极,“姐姐······”

安抚的拍了拍她的背,苏清欢声音尽量温柔下来,“清清,别怕,姐姐在。”

这一句径直叫苏清清顿时由低低的呜咽声转为愈发强烈的哭泣。

小小的厨房内,她面色凝重,黑眸中酝酿着几分不为人知的想法。

另一边,愤愤不平的苏陶氏拄着拐杖,一脸阴沉铁青的疾步赶往周家。

刚到庭院门口就被家丁拦住,苏陶氏顿时眉头一皱,“你们敢拦我?我可是苏清欢的亲祖母,你们少爷的亲家!”

家丁见状,当即狐疑的看着她,并没有要放她进去的意思。

苏陶氏看着,险些一口气提不上来,面色阴沉的厉害,刚要破口大骂,一道温沉的声音便传来:“让她进来。”

苏陶氏立时昂起头颅,不屑地睨了眼门口的家丁,趾高气扬的拄着拐杖走进去。

见到富豪周元鼎,她满脸的褶子都带着讨好的笑,“周少爷,清欢嫁给您,我这个老婆子心疼的很,可也是从小养到大的。老婆子我也没什么人照顾,家中也没个值钱的东西,我若是如何倒没所谓,可若是清欢的弟弟妹妹有个三长两短……”

话说到这里,苏陶氏总算缓缓停下,可剩下的,明摆着不言而喻。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