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去和亲了萧衍,宋清盏小说阅读

我要去和亲了

我要去和亲了

作者:晚安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1-08-30 17:45:52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作品热门佳作《我要去和亲了》是主角为萧乐阳宋清盏萧衍的古代言情小说,这里为您提供我要去和亲了小说的精彩试读。我要去和亲了该小说讲述了:我的意识逐渐恍惚,崴了一脚,栽进宋清盏的怀里。我感觉到我腰上的手,紧了又紧,紧了又紧,似乎要将我的腰生生捏碎,我对上宋清盏的眸子,企图从他那深邃的眼睛里察觉出一点点的不同,可我,却感觉到了他的失望。
节选

我也不知道此刻这样做是对是错,因为走的太快,身后跟着的卓娅喘气声越来越重,我抬脚跨过门槛,一屋的喧嚣停了下来。上座的宋清盏明显没想到我会自找没趣走进这明显不欢迎我的地方,他握着酒杯的手良久没有动作,一旁的妃子们看着眼色,也不敢说什么。良久,我看到面前的宋清盏放下手中的酒杯,好整以暇地看着我,“乐阳公主来这里作甚?”我端着笑行礼,“听闻陛下在这里,臣妾便想着为陛下助助兴。”“哦?”“臣妾在端国时习得一身舞艺,想在这里为陛下舞一曲。”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面前的宋清盏虽然表情没什么变化,可我觉得他生气了,连带着我的声音也越来越小。“好,乐师奏乐。”我解开身上厚重的披风,穿着单薄的纱衣,弯腰,合眸。和记忆里的舞步重叠,一步一步,我曾伴着萧衍的笑声跳过这舞,后来就再未跳过,萧衍说这舞只准他看,我往后也只准他看,当时的我笑弯了腰,萧衍意气风发,正是我们最好的时候。我的意识逐渐恍惚,崴了一脚,栽进宋清盏的怀里。我感觉到我腰上的手,紧了又紧,紧了又紧,似乎要将我的腰生生捏碎,我对上宋清盏的眸子,企图从他那深邃的眼睛里察觉出一点点的不同,可我,却感觉到了他的失望。奇怪,怎么是失望呢?我被宋清盏打横抱了起来,他身后的阿涟娜慌张地跟过来,“清盏哥哥,清盏哥哥……”宫门外轿辇早已准备就绪,不知是不是没穿披风,还是害怕,我全身颤抖起来,紧紧抓着宋清盏的衣袖。我看到他身后,灯火通明的朝明宫——阿涟娜的寝宫,一众人神色迥异,站在门口,远远地看着我们离去。到了明和殿,宋清盏一路抱着我走进内殿,他平常休憩的地方,我瞪大眼睛抓着他的衣服。我觉得此刻在别人眼里看来,我就像被宋清盏捏住后脖颈的猫,瞪着眼睛垂着手脚,瘫软无力。宋清盏一把将我扔到床上。我身体抖得厉害,颤巍巍得像个老太婆,缓缓往后靠在他的枕头上,瞪大眼睛看着他。视死如归。良久,我就和宋清盏对峙着,门外守着的内侍探了探头,又探了探头,我听到宋清盏甚是烦闷地骂到,“滚出去!”内殿就剩我们两个人,我能清晰地听到我和他的呼吸声,我扯了扯笑脸,“陛下……臣妾准备好了。”谁知面前的宋清盏脸又黑了一度,他缓缓解开披风,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谁知下一刻那披风恶狠狠地甩到我脸上,一股清淡的药味。“今日你就呆在这里,我去外面睡。”我看着宋清盏走出去,只觉得莫名其妙,坐起来抱着他的披风,呆了许久。夜半,我仍旧睡不着,披着宋清盏的披风,踮起脚尖走出内殿,只见宋清盏还在那边看着奏书,我只能看到他的侧脸,在灯光下投下一片阴影。今日,本该是我和萧衍大婚的日子。

我也不知道此刻这样做是对是错,因为走的太快,身后跟着的卓娅喘气声越来越重,我抬脚跨过门槛,一屋的喧嚣停了下来。

上座的宋清盏明显没想到我会自找没趣走进这明显不欢迎我的地方,他握着酒杯的手良久没有动作,一旁的妃子们看着眼色,也不敢说什么。

良久,我看到面前的宋清盏放下手中的酒杯,好整以暇地看着我,“乐阳公主来这里作甚?”我端着笑行礼,“听闻陛下在这里,臣妾便想着为陛下助助兴。”“哦?”

“臣妾在端国时习得一身舞艺,想在这里为陛下舞一曲。”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面前的宋清盏虽然表情没什么变化,可我觉得他生气了,连带着我的声音也越来越小。“好,乐师奏乐。”

我解开身上厚重的披风,穿着单薄的纱衣,弯腰,合眸。和记忆里的舞步重叠,一步一步,我曾伴着萧衍的笑声跳过这舞,后来就再未跳过,萧衍说这舞只准他看,我往后也只准他看,当时的我笑弯了腰,萧衍意气风发,正是我们最好的时候。

我的意识逐渐恍惚,崴了一脚,栽进宋清盏的怀里。我感觉到我腰上的手,紧了又紧,紧了又紧,似乎要将我的腰生生捏碎,我对上宋清盏的眸子,企图从他那深邃的眼睛里察觉出一点点的不同,可我,却感觉到了他的失望。

奇怪,怎么是失望呢?我被宋清盏打横抱了起来,他身后的阿涟娜慌张地跟过来,“清盏哥哥,清盏哥哥……”宫门外轿辇早已准备就绪,不知是不是没穿披风,还是害怕,我全身颤抖起来,紧紧抓着宋清盏的衣袖。

我看到他身后,灯火通明的朝明宫——阿涟娜的寝宫,一众人神色迥异,站在门口,远远地看着我们离去。到了明和殿,宋清盏一路抱着我走进内殿,他平常休憩的地方,我瞪大眼睛抓着他的衣服。

我觉得此刻在别人眼里看来,我就像被宋清盏捏住后脖颈的猫,瞪着眼睛垂着手脚,瘫软无力。宋清盏一把将我扔到床上。我身体抖得厉害,颤巍巍得像个老太婆,缓缓往后靠在他的枕头上,瞪大眼睛看着他。

视死如归。良久,我就和宋清盏对峙着,门外守着的内侍探了探头,又探了探头,我听到宋清盏甚是烦闷地骂到,“滚出去!”内殿就剩我们两个人,我能清晰地听到我和他的呼吸声,我扯了扯笑脸,“陛下……臣妾准备好了。”

谁知面前的宋清盏脸又黑了一度,他缓缓解开披风,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谁知下一刻那披风恶狠狠地甩到我脸上,一股清淡的药味。“今日你就呆在这里,我去外面睡。”

我看着宋清盏走出去,只觉得莫名其妙,坐起来抱着他的披风,呆了许久。夜半,我仍旧睡不着,披着宋清盏的披风,踮起脚尖走出内殿,只见宋清盏还在那边看着奏书,我只能看到他的侧脸,在灯光下投下一片阴影。

今日,本该是我和萧衍大婚的日子。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