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医秦明之遗忘者那些消失的女孩孙法医,王杰小说阅读

法医秦明之遗忘者那些消失的女孩

法医秦明之遗忘者那些消失的女孩

作者:秦明
类型:都市小说
时间:2021-08-30 14:46:35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作品高分好评小说《法医秦明之遗忘者那些消失的女孩》的主角是秦明林涛,这里为您提供法医秦明之遗忘者那些消失的女孩小说阅读。法医秦明之遗忘者那些消失的女孩该小说讲述了:秦明点点头,说:「我们痕迹部门也看到了,明确肇事车辆是灰色的。只不过,监控条件实在是不好。」「有监控?」程子砚发话了。
节选

「有监控?」程子砚发话了。「现场周围是没有监控的,不过……」孙法医拿出一张纸,开始画示意图。现场的道路,是两条平行县道之间的连通道路,全长有二十公里,而这条道路的入口和出口都是县道。虽然这条道路上并没有一个摄像头,但是进入这条道路的汽车,都必须要从两条县道中的一条进入。而行驶在县道之上,就有可能给县道上的摄像头拍摄到。「不过,我说的这种情况,仅限于汽车。」孙法医说,「现场道路两旁有很多小土路纵横,连通周围的村庄。这些小土路虽然不能行驶汽车,但是摩托车、电动车、三轮车都是可以行驶的。死者就是从隔壁村的老师家里上土路,再上现场道路从而回家的。从这些小土路上进入现场道路的话,就无从查起了。」「肇事车辆肯定是汽车。」林涛说,「这种撞击,造成这么大面积的电动车车体外壳损坏,肯定是有一个大的接触面的,你说的车辆,都不具备。」孙法医点头认可,说:「不过,即便肇事车辆肯定是汽车,也不好查。」「好查呀。」程子砚翻着笔记本说,「死者离开老师家的时间明确,那么就可以推断出她行驶到这里的大概时间。这个时间区域范围是很小的。再根据大概的车速,判断这辆肇事车辆可能在两条县道摄像头下经过的大概时间,再找灰色车辆,这不难啊。本来灰色的车就不多,时间范围又这么小。」「问题是,两条县道上的监控,年代久远了,夜间拍摄,有非常严重的色差。」孙法医说,「我们根本看不出来哪辆车才是灰色的。」「这个不难。」程子砚微微一笑,说,「可以调色,也可以做侦查实验。没关系,交给我吧。」我信任地看了程子砚一眼。此时,王杰副局长走到我们身边,低声对我说:「家属又在公安局闹,局党委的意见,请你们和他们见一面,安抚一下情绪。毕竟,明天学校恢复上课,领导怕有什么闪失。」作为一名刑事技术人员,现在要做接待上访的事情,自然有些不甘。但这同样是维护稳定工作的一部分,我们也是责无旁贷的。半个小时之后,我们在市公安局会议室里,接待了前来公安局上访的死者亲属代表。一名秃头、三角眼、下巴上有几根胡须的瘦弱中年男人最先跨进了会议室。一进门,就毫不客气地往中间一坐,指着我们说:「说,你们什么时候给我们结果。」「我是公安厅来的法医。」我干咳了两声,说道。「别搁我这儿装,公安部来的也得好好和我说,我是纳税人,你们是公仆。」「三角眼」扬着下巴,说,「交警说要等你们结论出来才告知我们,你们又不出结论,你们这叫踢皮球!说吧,那个交警什么时候处分?」「交警说的没问题啊,案件没定性,怎么告知你?」林涛愤愤地说,「但不是说工作不在做啊,我们一直在工作,怎么就踢皮球了?」「三角眼」一拍桌子,说:「这都两天了!你们做什么工作了?给我汇报看看?」「你!」林涛腾的一下站起,被我按住。我说:「这样,我们这次来,就是要查清案件的,我们也是想在尸检之前听听你们的诉求。」「三角眼」旁边的一个老实巴交的中年人正欲说话,被「三角眼」挥手挡住。「三角眼」说:「尸检不尸检什么的,我们不关心,你们协调学校赔我们一百万。孩子养这么大不容易,这点钱对学校不算钱。」「赔钱不赔钱的,你们要找法院,我们说了不算。但是,我们会对死者负责。」我说。「死了要你负什么责?」「三角眼」瞪大了他的眼睛,说,「你这不是踢皮球是什么?」「这样吧,一切等到尸检结束后,我们再商量,行不行?」我强压着怒气,使出了缓兵之计。「几天?」「三角眼」摸着下巴上的几撮毛,用眼角瞥着我说。「给我三天时间。」我伸出了三根手指。「行,三天后不赔钱,我投诉你。」「三角眼」起身,挥了挥手,带走了其他家属,留下了会议室里的警察们愤愤不平。「谢谢你的缓兵之计。」王杰局长苦笑着说。「警威是最重要的,是社会长治久安的基础。」林涛上纲上线地说,「你们太软了。」「等结论出来了,他再要闹,我们就要拘留他了。」王杰局长说,「现在还没有结论,肇事司机还没找到,我们还是理亏的。」

「有监控?」程子砚发话了。

「现场周围是没有监控的,不过……」孙法医拿出一张纸,开始画示意图。

现场的道路,是两条平行县道之间的连通道路,全长有二十公里,而这条道路的入口和出口都是县道。虽然这条道路上并没有一个摄像头,但是进入这条道路的汽车,都必须要从两条县道中的一条进入。而行驶在县道之上,就有可能给县道上的摄像头拍摄到。

「不过,我说的这种情况,仅限于汽车。」孙法医说,「现场道路两旁有很多小土路纵横,连通周围的村庄。这些小土路虽然不能行驶汽车,但是摩托车、电动车、三轮车都是可以行驶的。死者就是从隔壁村的老师家里上土路,再上现场道路从而回家的。从这些小土路上进入现场道路的话,就无从查起了。」

「肇事车辆肯定是汽车。」林涛说,「这种撞击,造成这么大面积的电动车车体外壳损坏,肯定是有一个大的接触面的,你说的车辆,都不具备。」

孙法医点头认可,说:「不过,即便肇事车辆肯定是汽车,也不好查。」

「好查呀。」程子砚翻着笔记本说,「死者离开老师家的时间明确,那么就可以推断出她行驶到这里的大概时间。这个时间区域范围是很小的。再根据大概的车速,判断这辆肇事车辆可能在两条县道摄像头下经过的大概时间,再找灰色车辆,这不难啊。本来灰色的车就不多,时间范围又这么小。」

「问题是,两条县道上的监控,年代久远了,夜间拍摄,有非常严重的色差。」孙法医说,「我们根本看不出来哪辆车才是灰色的。」

「这个不难。」程子砚微微一笑,说,「可以调色,也可以做侦查实验。没关系,交给我吧。」

我信任地看了程子砚一眼。

此时,王杰副局长走到我们身边,低声对我说:「家属又在公安局闹,局党委的意见,请你们和他们见一面,安抚一下情绪。毕竟,明天学校恢复上课,领导怕有什么闪失。」

作为一名刑事技术人员,现在要做接待上访的事情,自然有些不甘。但这同样是维护稳定工作的一部分,我们也是责无旁贷的。

半个小时之后,我们在市公安局会议室里,接待了前来公安局上访的死者亲属代表。

一名秃头、三角眼、下巴上有几根胡须的瘦弱中年男人最先跨进了会议室。一进门,就毫不客气地往中间一坐,指着我们说:「说,你们什么时候给我们结果。」

「我是公安厅来的法医。」我干咳了两声,说道。

「别搁我这儿装,公安部来的也得好好和我说,我是纳税人,你们是公仆。」「三角眼」扬着下巴,说,「交警说要等你们结论出来才告知我们,你们又不出结论,你们这叫踢皮球!说吧,那个交警什么时候处分?」

「交警说的没问题啊,案件没定性,怎么告知你?」林涛愤愤地说,「但不是说工作不在做啊,我们一直在工作,怎么就踢皮球了?」

「三角眼」一拍桌子,说:「这都两天了!你们做什么工作了?给我汇报看看?」

「你!」林涛腾的一下站起,被我按住。

我说:「这样,我们这次来,就是要查清案件的,我们也是想在尸检之前听听你们的诉求。」

「三角眼」旁边的一个老实巴交的中年人正欲说话,被「三角眼」挥手挡住。「三角眼」说:「尸检不尸检什么的,我们不关心,你们协调学校赔我们一百万。孩子养这么大不容易,这点钱对学校不算钱。」

「赔钱不赔钱的,你们要找法院,我们说了不算。但是,我们会对死者负责。」我说。

「死了要你负什么责?」「三角眼」瞪大了他的眼睛,说,「你这不是踢皮球是什么?」

「这样吧,一切等到尸检结束后,我们再商量,行不行?」我强压着怒气,使出了缓兵之计。

「几天?」「三角眼」摸着下巴上的几撮毛,用眼角瞥着我说。

「给我三天时间。」我伸出了三根手指。

「行,三天后不赔钱,我投诉你。」「三角眼」起身,挥了挥手,带走了其他家属,留下了会议室里的警察们愤愤不平。

「谢谢你的缓兵之计。」王杰局长苦笑着说。

「警威是最重要的,是社会长治久安的基础。」林涛上纲上线地说,「你们太软了。」

「等结论出来了,他再要闹,我们就要拘留他了。」王杰局长说,「现在还没有结论,肇事司机还没找到,我们还是理亏的。」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