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儿秦国长公主-秦绾绾心,魏离陌小说无广告弹窗章节试读

秦国长公主

秦国长公主

作者:锦儿
类型:悬疑灵异
时间:2021-08-30 14:38:32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1章 欠了一条命 第2章 看清楚,我是谁? 第3章 烟花女子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作品想要在线观阅读锦儿著作的小说《秦国长公主》吗?已经为你准备好,该作者文笔行云流水,作品实属上乘,秦国长公主该小说讲述了:秦绾绾看着他的手,沉声道:“五年?”“是五个月!”空气忽然寂静,安静到可以听到窗外风吹动叶子沙沙声。
节选

一句话,将她推入万丈深渊。秦绾绾心如死灰,眼泪愈发地汹涌,晶莹的泪水不断夺眶而出。魏离陌心头一颤,上去粗鲁地擦她的眼泪,怒道:“我说了,不许哭,更不许流泪!”秦绾绾情绪崩溃,一把将他推开,怒吼:“哭不哭,流不流泪,都不是你说了算,是我说了算!这双眼如今在我的身上,我让它哭,它就哭,让它流泪,它就必须给我流泪,由不得你来决定!”这是她这十年来,首次不顾魏离陌的感受,反驳他的意愿。魏离陌扬手给了一巴掌。“啪——!”秦绾绾被打趴在地上,消瘦的脸颊赫然五个指印清晰可见,半张脸顷刻间又红又肿,跟原本雪白的肌肤对比之下,彼时看起来有些触目惊心。魏离陌怔住,懊恼自己下手狠了点,但怒意难挡:“自作孽不可活!”他转身离去,秦绾绾瞬间抓住他的衣摆,绝望道:“若你心疼阿玲,不想看见她的眼睛流泪,那就把我杀了吧!”魏离陌低头,看着昔日尊贵的公主,此刻竟做出此举,心头莫名地烦躁,沉声道:“若是要杀你,便不会让你活到今日,况且阿玲不能白死,你若敢寻死,我决不会善罢甘休!”他用力抽离衣摆,举步离开。秦绾绾闭上眼,手紧紧攥住,企图用指甲嵌入肉中的痛来减轻心底的痛。魏离陌走后,阿青便急匆匆回来,瞧见秦绾绾倒在地上,脸颊还有赫然的巴掌印,却顾不得惊诧,上前道:“公主,不好啦!老夫人带着一帮人在后门,把萧太医给拿下了,说要打死萧太医,此刻在祠堂那呢。”秦绾绾惊诧:“什么?”祠堂门前,萧何被五花大绑在长板凳上。阿青扶着秦绾绾赶到时,萧何都已经挨上了板子,臀部的布料都已经粘上了血迹。“住手!你们这是做什么?”不等魏老夫人出声,红梅就走出来说:“此人竟鬼鬼祟祟出现在魏家后院,被管家抓住,还在身上搜出不少的银两,显然是个盗贼!”秦绾绾心惊,想不到自己给的那些诊金,竟让萧何被当成盗贼,赶紧上前解释:“他不是盗贼,银两是我给的。”红梅当众拿出一条绣花手绢:“好,既然银子是姐姐给的,那这条手绢又当如何解释?”众人吃惊,一个男人鬼鬼祟祟出现在后院,身上不但有银子,还有秀花手绢,显而易见,这里面有奸-情。秦绾绾看着手绢面色铁青,因为手绢是她的,目光落在板凳上的萧何身上,只见他咬牙怒目,愤怒到了极致。彼时,魏离陌也闻声赶到,偌大的魏府几十口人几乎全在这看着。秦绾绾目光向萧何示意,祈求他不要将她身患隐疾之事暴露出来,这里几十口人看着,若是走漏了风声传到宫里,那魏家的人将一个都活不了!秦绾绾有口难言之态,使得魏老夫人认定煞有其事,站起来怒斥:“好一个胆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偷人啊!”“婆婆,不是这样的,我没有……”秦绾绾心都提了起来,下意识朝魏离陌看去,可他眼底除了冷漠以外,半点情绪都没有,风轻云淡之态。红梅走到秦绾绾面前,笑着问:“姐姐口口声声说没有偷人,可妹妹我却看得清清楚楚,这男人坐在姐姐的床榻上,与姐姐手拉着手!”秦绾绾脸上血色尽失,摇摇欲坠踉跄地倒退几步差点跌倒,阿青立即搀扶住。魏老夫人面色铁青,愤然地指着秦绾绾:“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一句话,将她推入万丈深渊。

秦绾绾心如死灰,眼泪愈发地汹涌,晶莹的泪水不断夺眶而出。

魏离陌心头一颤,上去粗鲁地擦她的眼泪,怒道:“我说了,不许哭,更不许流泪!”

秦绾绾情绪崩溃,一把将他推开,怒吼:“哭不哭,流不流泪,都不是你说了算,是我说了算!这双眼如今在我的身上,我让它哭,它就哭,让它流泪,它就必须给我流泪,由不得你来决定!”

这是她这十年来,首次不顾魏离陌的感受,反驳他的意愿。

魏离陌扬手给了一巴掌。

“啪——!”

秦绾绾被打趴在地上,消瘦的脸颊赫然五个指印清晰可见,半张脸顷刻间又红又肿,跟原本雪白的肌肤对比之下,彼时看起来有些触目惊心。

魏离陌怔住,懊恼自己下手狠了点,但怒意难挡:“自作孽不可活!”

他转身离去,秦绾绾瞬间抓住他的衣摆,绝望道:“若你心疼阿玲,不想看见她的眼睛流泪,那就把我杀了吧!”

魏离陌低头,看着昔日尊贵的公主,此刻竟做出此举,心头莫名地烦躁,沉声道:“若是要杀你,便不会让你活到今日,况且阿玲不能白死,你若敢寻死,我决不会善罢甘休!”

他用力抽离衣摆,举步离开。

秦绾绾闭上眼,手紧紧攥住,企图用指甲嵌入肉中的痛来减轻心底的痛。

魏离陌走后,阿青便急匆匆回来,瞧见秦绾绾倒在地上,脸颊还有赫然的巴掌印,却顾不得惊诧,上前道:“公主,不好啦!老夫人带着一帮人在后门,把萧太医给拿下了,说要打死萧太医,此刻在祠堂那呢。”

秦绾绾惊诧:“什么?”

祠堂门前,萧何被五花大绑在长板凳上。

阿青扶着秦绾绾赶到时,萧何都已经挨上了板子,臀部的布料都已经粘上了血迹。

“住手!你们这是做什么?”

不等魏老夫人出声,红梅就走出来说:“此人竟鬼鬼祟祟出现在魏家后院,被管家抓住,还在身上搜出不少的银两,显然是个盗贼!”

秦绾绾心惊,想不到自己给的那些诊金,竟让萧何被当成盗贼,赶紧上前解释:“他不是盗贼,银两是我给的。”

红梅当众拿出一条绣花手绢:“好,既然银子是姐姐给的,那这条手绢又当如何解释?”

众人吃惊,一个男人鬼鬼祟祟出现在后院,身上不但有银子,还有秀花手绢,显而易见,这里面有奸-情。

秦绾绾看着手绢面色铁青,因为手绢是她的,目光落在板凳上的萧何身上,只见他咬牙怒目,愤怒到了极致。

彼时,魏离陌也闻声赶到,偌大的魏府几十口人几乎全在这看着。

秦绾绾目光向萧何示意,祈求他不要将她身患隐疾之事暴露出来,这里几十口人看着,若是走漏了风声传到宫里,那魏家的人将一个都活不了!

秦绾绾有口难言之态,使得魏老夫人认定煞有其事,站起来怒斥:“好一个胆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偷人啊!”

“婆婆,不是这样的,我没有……”秦绾绾心都提了起来,下意识朝魏离陌看去,可他眼底除了冷漠以外,半点情绪都没有,风轻云淡之态。

红梅走到秦绾绾面前,笑着问:“姐姐口口声声说没有偷人,可妹妹我却看得清清楚楚,这男人坐在姐姐的床榻上,与姐姐手拉着手!”

秦绾绾脸上血色尽失,摇摇欲坠踉跄地倒退几步差点跌倒,阿青立即搀扶住。

魏老夫人面色铁青,愤然地指着秦绾绾:“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