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生,长孙晏玉人歌漩涡中心的美人戏在线看

玉人歌漩涡中心的美人戏

玉人歌漩涡中心的美人戏

作者:小乔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1-08-30 10:11:47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作品《玉人歌漩涡中心的美人戏》是一部当下热门小说,为您提供杜燕归长孙晏小说玉人歌漩涡中心的美人戏阅读。玉人歌漩涡中心的美人戏该小说讲述了:真是搞不懂,杜家的女儿是量产的么,功效是叠加的么?我一个人通风报信不够,何苦把年方十八的宛宛也折腾来呢?
节选

这回宛宛终于安生了,与我回归了细作双雌姊妹情深的剧本。有一次我请宛宛吃我新烤的鸽子,宛宛还对我耳提面命:「爹爹说了,世子晏申时三刻喝了一盏普洱茶这种破事儿,你以后不用特意传消息给他。」「那我传啥?」宛宛不无得意道:「比如我这条,世子今日午时要在瑞安茶楼,见江南道来的府尹周大人。」「可你现在回杜府报信,也太明显了吧?」「放心吧阿姐,我有……」宛宛耳语一番。我咽了口唾沫。小丫头片子,你有什么?有鸽子传信了不起么?宛宛走后,我又和灵鹊确认了一遍:「你把这鸽子打下来的时候,真没人看见吧?鸽子腿上的纸,也烧了没?」我打了个嗝,「啊,不过,宛宛的鸽子可真香。」长孙晏也安生了。安生到根本不理我。打从高公子那事儿起,长孙晏再不与我郎情妾意,也再没踏过宛宛的闺阁。仿佛就在一瞬间,我们都不像他梦里的女子了。我俩偶尔擦肩,面对我谄媚的招呼,长孙晏也只视若罔闻地加快步履。直到小皇帝组织了一场冬猎,邀请文武百官携妻儿共往。我是小皇帝亲自指给他的夫人,他不敢不带我。宛宛亮出拿手的一哭二闹三上吊,扰得长孙晏只好也一同带上她。冰天雪地里,小皇帝将来人分了两支队。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心,偏偏一队全是我爹为首的旧臣,一队长孙晏为首,尽数是原本拥立五皇子的官员。冬猎规则很简单,谁带回来的猎物贵重谁赢,奖励是兵符。不是赐兵符,是还兵符,输的一方将五成兵马归还朝廷,赢的一方只需归还两成。我爹没兵,依旧吓出了一额汗。小皇帝虽然年幼,不想却有着如此的摄人铁腕与深沉心机。这才登基多久啊,就为了自己的权势,丝毫不顾捧他上位的旧情,甚至以百官妻小做要挟。何况这还是猎场,弓箭无眼,谁知道猎物到底是野畜,还是人呢?我心跳得厉害,似曾相识的场景,似曾相识的胆战心惊。号角一响,人群四散入林。长孙晏尚未走远,小皇帝主动出现在我身侧:「你是世子晏新纳的世子妃,京城里大名鼎鼎的杜家大小姐?」「确定是大名鼎鼎,不是臭名昭著?」小皇帝心眼虽重,说话倒不难听。「朕该恭贺你心想事成,五年了,终于与他成了亲。」「是啊。」我难得得体地笑着,「燕恒走了五年。」小皇帝盯着我,像一柄箭对着我一般。许久,他哈哈大笑,指着不远处长孙晏若隐若现的身影:「那给你复仇的机会,杀了他,朕赐你无罪。」他凑近我低声补了一句:「你是杜家的女儿,该和你爹一样忠心。你知道的,你这位夫君,可是朕的心头大患。」说罢,他将弓箭塞进我手里,顺便摸了一把我手心的汗。

这回宛宛终于安生了,与我回归了细作双雌姊妹情深的剧本。

有一次我请宛宛吃我新烤的鸽子,宛宛还对我耳提面命:「爹爹说了,世子晏申时三刻喝了一盏普洱茶这种破事儿,你以后不用特意传消息给他。」

「那我传啥?」

宛宛不无得意道:「比如我这条,世子今日午时要在瑞安茶楼,见江南道来的府尹周大人。」

「可你现在回杜府报信,也太明显了吧?」

「放心吧阿姐,我有……」宛宛耳语一番。

我咽了口唾沫。

小丫头片子,你有什么?有鸽子传信了不起么?

宛宛走后,我又和灵鹊确认了一遍:「你把这鸽子打下来的时候,真没人看见吧?鸽子腿上的纸,也烧了没?」我打了个嗝,「啊,不过,宛宛的鸽子可真香。」

长孙晏也安生了。

安生到根本不理我。

打从高公子那事儿起,长孙晏再不与我郎情妾意,也再没踏过宛宛的闺阁。仿佛就在一瞬间,我们都不像他梦里的女子了。

我俩偶尔擦肩,面对我谄媚的招呼,长孙晏也只视若罔闻地加快步履。

直到小皇帝组织了一场冬猎,邀请文武百官携妻儿共往。

我是小皇帝亲自指给他的夫人,他不敢不带我。宛宛亮出拿手的一哭二闹三上吊,扰得长孙晏只好也一同带上她。

冰天雪地里,小皇帝将来人分了两支队。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心,偏偏一队全是我爹为首的旧臣,一队长孙晏为首,尽数是原本拥立五皇子的官员。

冬猎规则很简单,谁带回来的猎物贵重谁赢,奖励是兵符。

不是赐兵符,是还兵符,输的一方将五成兵马归还朝廷,赢的一方只需归还两成。

我爹没兵,依旧吓出了一额汗。小皇帝虽然年幼,不想却有着如此的摄人铁腕与深沉心机。

这才登基多久啊,就为了自己的权势,丝毫不顾捧他上位的旧情,甚至以百官妻小做要挟。何况这还是猎场,弓箭无眼,谁知道猎物到底是野畜,还是人呢?

我心跳得厉害,似曾相识的场景,似曾相识的胆战心惊。

号角一响,人群四散入林。

长孙晏尚未走远,小皇帝主动出现在我身侧:「你是世子晏新纳的世子妃,京城里大名鼎鼎的杜家大小姐?」

「确定是大名鼎鼎,不是臭名昭著?」小皇帝心眼虽重,说话倒不难听。

「朕该恭贺你心想事成,五年了,终于与他成了亲。」

「是啊。」我难得得体地笑着,「燕恒走了五年。」

小皇帝盯着我,像一柄箭对着我一般。

许久,他哈哈大笑,指着不远处长孙晏若隐若现的身影:「那给你复仇的机会,杀了他,朕赐你无罪。」

他凑近我低声补了一句:「你是杜家的女儿,该和你爹一样忠心。你知道的,你这位夫君,可是朕的心头大患。」

说罢,他将弓箭塞进我手里,顺便摸了一把我手心的汗。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