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炎,丁父租个追求者回家过年小说-赵炎,丁父小说叫什么名字

租个追求者回家过年

租个追求者回家过年

作者:任性火羊宝
类型:总裁豪门
时间:2021-08-30 09:58:46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丁凤佳赵炎是主角的小说是《租个追求者回家过年》,该小说讲述了丁凤佳赵炎之间的情感历程。租个追求者回家过年小说讲述了:想到这儿,他又轻轻地将丁凤佳随车摆动的脑袋搁到自己的肩膀上,小声道:「凤佳,你跟我说说叔叔阿姨的喜好,回头我才能好好表现表现。」
节选

丁凤佳赵炎是主角的小说是《租个追求者回家过年》,该小说讲述了丁凤佳赵炎之间的情感历程。租个追求者回家过年小说讲述了:想到这儿,他又轻轻地将丁凤佳随车摆动的脑袋搁到自己的肩膀上,小声道:「凤佳,你跟我说说叔叔阿姨的喜好,回头我才能好好表现表现。」

是想家了吧,他颇感同身受。以前总嫌父母聒噪,可真过年不回家,他到多了几分失落。他的家乡离公司所在的魔都并不远,一个月还总能回家一两趟,可丁凤佳一年只能回这么一次,自然是思乡情更切。

他怜惜之意顿起,伸手将对方拉入怀中。难得丁凤佳居然也顺从地倚了过来,他心花怒放,刚要说些什么,丁凤佳却已隔着围巾轻声道:「到了我家,你得得到我的允许后,才能把礼物拿出来。」

赵炎连连点头,跟着她跳下三轮车。丁凤佳将行李一一取下,竟主动握住他的手,整个人的表情柔和了不少,俨然有几分小鸟依人的意味。

赵炎微弯双眉,也摆出贴心男友的模样寸步不离她左右。两人步行了一刻钟到达丁家门前,赵炎浑身为之一震,将旅途的劳累驱散干净,又特意拉了拉被压褶的衣服,企图给岳父岳母一个好印象。

无人出门相迎,间或听见碰撞不绝的麻将声响。赵炎用目光相询,丁凤佳却见怪不怪地拉着他径直走进堂屋。

堂屋中济济一堂,坐在上首的丁父一抬眼便看到自家女儿,他老神在在地打出「一饼」,趁着空隙又看了眼女儿身后的男友,待确定对方的视线始终围绕着自家女儿打转时,干瘪的嘴唇终于扯出一丝笑意。

「爸。」丁凤佳恭恭敬敬地叫了一声。

丁父再次打出手中「一饼」,这才慢悠悠地嗯了嗯,又指了指后院的厨房。丁凤佳心领神会,麻利地换上围裙扎入后厨。赵炎看惯了她女强人的精致模样,还是头一回看她下得厨房,大呼惊奇的同时,也暗暗地蹙起眉头。

从进家门到现在,没有人对他们的到来表示欢迎。即使丁凤佳热情洋溢地打着招呼,周遭的长辈们也不过略略点了头。

这便是她心心念念的家么?完全没有久别重逢的喜悦,就连最简单的问候都吝啬说出。

将自家女儿赶去厨房,丁父总算能腾出空隙打量赵炎。他越看越皱眉头,眼中的不满愈盛。同桌的牌友也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不约而同地露出几分鄙夷的神色。

赵炎被他们看得丈二摸不着头脑,不过遵循着「拍好未来老丈人马屁」的原则,颠儿颠儿地站到丁父身后帮他掌眼。

赵炎是牌中人精,麻将手艺自不在话下。他指导得丁父连赢数盘,技艺之高超让一桌人刮目相看。丁父笑得合不拢嘴,神色终于缓和几分,可再一抬头看着他光秃秃的脖子和手腕,眼中的光彩又暗沉沉下来。

赵炎不明所以,抽了个空去厨房找丁凤佳询问缘由。可厨房俨然是几个女人的天下,四五个妇女将凤佳团团围在中央,边打理着手中的菜肉边闲聊着八卦。

「凤佳,你找的这个男朋友除了长得好看点儿,其余也不咋地,浑身连个金货都没有。你是没瞧见你爸那脸,都快绿了。」说话的是个正摘菜的妇人,她晃荡着腕间的金镯子笑得肆意。

丁凤佳并不言语,只仔细收拾着手中的鲫鱼。她手起刀落,利落地将鱼开膛破肚,不过片刻这条鱼便彻底没了生息。

帮着她洗鱼的妇人赶忙打着圆场:「这还没最终定下呢,我们凤丫头可是名牌大学的毕业生,追她的人多了去了。」

「那可不一定,」另一个摘菜的妇人吊起三角眼,「当初我就说别让她上大学,一个女娃子,大学出来都25,早就是黄花菜了,哪有人家十七八的小姑娘脸嫩。更何况她前两年还挑挑拣拣,如今30的人了,到哪里去找好人家……」

洗鱼的妇人顿时没了说词,只好悠悠地看了眼丁凤佳。丁凤佳依旧沉默着,不断加快着手中的杀鱼进程。洗鱼的妇人只好自说自话,将手中的鱼鳞一片一片刮下:「这就是个男朋友,还不一定就能成为老公呢。」

赵炎听得心惊肉跳,早将丁凤佳的嘱咐丢到九霄云外。他从自己的行李箱中掏出两条软中华朝堂屋走去。

这可是好不容易才争取来「拜见」岳父岳母的机会,可不能因为少戴了条金链子就给毁了。

等看到这两条软中华时,丁父的眼神立刻变了。他狐疑地看了眼赵炎,正要将中华烟放到自己眼前细瞧,旁边的牌友已经抢了过去,将烟盒仔仔细细地看了又看,惊叹道:「老丁,是真货,你这女婿大手笔啊。」

两条软中华总价两千多,就算是村长家的有钱女婿拜年时都舍不得孝敬,丁父激动地将烟抱在怀中,对他的态度拐了一百八十度的大弯。

一直到牌桌撤去酒席上桌,丁父仍用最炽热的目光打量着这位「新晋姑爷」,直把赵炎看得浑身发毛。饭桌上照例坐满了男人,女人们将饭菜端上后又挨个退去,包括丁凤佳,都摆出一份低眉顺眼的模样。

这样的丁凤佳与商场上所向披靡的强者判若两人,他倏地伸出手拉她,指着桌上的空位:「你怎么不上桌,还有座?」

「丫头一个,哪里有资格上桌,后头厨房里有小桌,女人们都在那儿。」丁父给自己满上一杯,不耐烦地将丁凤佳挥退,又兴奋地拉着赵炎喝酒。而那个空位,已被一个还未长牙的男娃娃占据。

赵炎只觉得脑袋嗡的一下,终于有些明白她所说的风俗习惯到底是什么。重男轻女的封建糟粕,在这个闭塞的小山村中体现得淋漓尽致。

丁凤佳抬眼看他,曾经光芒四溢的眸子中写满了苦涩的悲哀。她冲他摇了摇头,又拿着空盘默默地走回厨房。

只因为她是女孩,就只能围困在厨房里忙碌!只因为她是女孩,便要早早嫁人操劳一生!

这样的家,还回来干什么!这样的家,值得她千里奔波劳累?

最新书籍
更多